“楚风……”

听到这个名字。

柳冰儿目光不断闪烁着,眼中闪烁着异色。

“对了,姐姐,我觉得这个楚风和副组长关系不简单啊。”

“他几次三番的都让我出手帮那家伙解决一些问题。”

“你说他会不会是副组长的私生子啊?”

这霜儿脑洞大开的说着。

下一秒,这柳冰儿就直接离开了。

秦海办公室,柳冰儿走了进来。

“冰儿你出关了?”

“看来你已经成功突破了!!!”

“不错,不错,不愧是我凤队队长,天赋果然不凡!!!”

秦海看着柳冰儿笑着说道。

“江州楚少是不是就是他?”

柳冰儿看着秦海直接说道。

听到柳冰儿的话,秦海目光闪烁着,吐道:

“没错,的确是他!!!”

唰!!!

柳冰儿眼中闪过一抹冷芒。

发布任务【林小兮之危】!

任务奖励视任务完成度而定。

一瞬间,顾九江失神了。

林小兮之危?

什么意思?

顾九江询问系统,想知道答案。强歼电影

系统并未明说。

这可把他急得。

“小兮,和哥哥说一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林小兮没有回答,就一直抱着顾九江。

一滴滴泪珠将顾九江衣襟打湿。

许是被窝里很温暖,林小兮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像是累坏了一样。

顾九江神色森然,眼神阴翳。

他家小妹这么可爱,竟然也有人想要欺负!

要是被他家老头子知道,绝对会上去把人撕了!

林小兮从小就怕给顾鹤群添麻烦,所以遇到任何事情都是一个人扛下来的。

有些时候实在撑不住了,就会告诉顾九江。

因此,顾九江也知道,他家小妹的个性如何。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清澈的虎目柔和地看着冰糕舔方野的手掌,慢悠悠地走过来,脑袋也凑到了栏杆前,前爪撑着上身,后半身卧了下来。

看样子阴郁的天气并没有影响她的心情,反而在后舍睡得很惬意。

“好女孩,看你睡得很香嘛。”

方野转过视线,用手指轻轻挠了挠娇娇的大鼻子。

娇娇脑袋伸过来看上去姿态娇憨,让他忍不住想要逗一逗,“呼”对着娇娇的眼睛吹了口气。

娇娇显然没想到会被突然袭击,眼睛下意识地闭上,脑袋往后一缩,耳朵也由放松的状态往下压。

这是老虎的自我保护模式,耳朵紧绷贴在脑袋上,干架的时候耳朵就不容易受到伤害。

其实不光是老虎,很多食肉动物,当的老公的面被耍了包括灵长动物打架的时候都是这样。

有些不知所措地歪了歪脑袋,疑惑地看着方野,头顶似乎冒出来几个问号。

园长你这是在干啥?

小包对方野过来干啥也挺好奇,趁着打扫卫生,偷偷摸摸往这边瞅。

看到方野对着老虎突然吹口气,把他也给吓了一跳。

他平时照顾老虎可是很小心的,每次都要反复检查笼舍锁没锁好,喊名字的时候都非常恭敬。

说是年会,还不如说是临时组织起来的公司内部的家庭式聚会准确.

“我呢先说下明年的工作安排.“乔峰压下众人的私语声,拿出一张纸来.

噗嗤.

从乔峰进来就一直绷着脸的钟楚虹这时候绷不住了,直接低声笑了出来.

然后在钟楚虹笑出声之后又是几声压抑不住的笑声从四面传来,一个两个笑半声憋住,然后看一看乔峰手里的那张纸,再次憋不住再次笑半声,然后又憋住.

初始还是几个人,后来大家被传染的都看到了乔峰手里的纸,然后就全崩溃了.

只见乔峰手里的那张纸,和一般的a4纸不一样,有一边的边缘是不平的,应该是从某个本子上随手撕下来的还带着缺一块凸一块的毛边.

然后又在兜里装着,跌的一个辙,一个辙的.

本来嘛这也没什么,谁还没有随手撕下张写个东西的经历呢,强盗当丈夫面把妻子不但有还很多.

但是这放在乔峰身上就会让人搞笑了因为乔峰的身份,那是大老板,影坛大亨,有钱人,香港数得上的亿万富豪.这样的人用了这么一张从本子上随手撕下来的纸本就很怪异,更别说这种纸上还记得是整个公司艺人的明年的工作安排.

员工A:申请年假,理由亲姐姐出嫁——于娴娴审批:通过。

员工B:申请调休。——于娴娴审批:通过。

员工C:申请新增六部对讲机,这是正常报损替换——于娴娴审批:通过。

员工D:催办水管检修流程——于娴娴审批:通过。

……

员工L:申请跟于经理共进晚餐——于娴娴审批:通过。

……

等等!

啥玩意儿?

于娴娴把内容重新划回去,又看了看那条流程,以确保自己没有看错。

员工L:申请跟于经理共进晚餐??

这个员工L是谁?新入职的吗?名字就写了一个英文字母L,头像竟然也没放工作照,《她》电影未删减明显不符合珠朗酒店的标准。入职部门也没显示,让于娴娴想找人都找不到。

她想把这个人的流程撤回,但以自己这么高的权限竟然都无法撤回。

不会是遇上黑客或者恶作剧了吧?于娴娴只好把对方的ID截图举报给行政部,继续往下审批流程。

但是顾九江的笑点可并没有提高,即使这儿的娱乐产业发展的相对落后一些,但是看到好笑的,他还是乐的不行。

林小兮足足洗了一个小时澡,这才香喷喷的出来。

顾九江看了一眼就无视了。

不过,他也有点好奇之心。

为什么女孩子洗澡要花那么长的时间?

这恐怕是个世纪难题。

“哥,你怎么把东西收拾啦,留给我就行了!”

林小兮看着厨房干干净净的样子,好似有点不开心,略带点委屈的模样,小嘴撅的老高。

顾九江的注意力可都在综艺上,没关注到林小兮的表情。

“你刚刚不是在洗澡嘛,我正好有空,就随便收拾了一下。”

林小兮闻言,眸中闪过些许难过。

她自小被寄养在顾鹤群的家中,唯一能做的,就是替顾九江他们收拾收拾房间,打扫打扫卫生这类的。为丈夫晋升的妻子的秘密

毕竟两个大老爷们生活在一起,绝对是邋遢的要死。

这回突如其然的来他家,绝对是碰上了什么事!

顾九江拿出手机,给陈秘书拨去一个电话。

没几声,电话便通了。

“陈秘书,帮我调查一件事。”

顾九江说道。

电话那头的陈秘书依旧在工作,接到电话后立马应道。

“什么事?我立马去办。”

陈秘书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反而是认真对待。

毕竟是公司唯一的继承人了,容不得他敷衍了事。

“查查小兮最近怎么了。”顾九江语气中透露着冰冷。

即使林小兮说过,她是放了三天的假才来的,但顾九江现在不相信了。

绝对是出了什么事情!

不然林小兮这么坚强的姑娘,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哭出来。

电话那头的陈秘书立马答应。

“明白了……对了,那个大卫经理我已经妥善处理了。”

他向顾九江汇报情况。

顾九江应了一声,也没再多说,将电话挂了。

看着林小兮恬静的睡颜上,挂着泪珠。

顾九江心疼极了。

别说公司这些艺人,导演都是大牌一线,参与的电影动则上千万投资,哥哥身价也是几十万几百万的,就说乔峰亲自安排的工作那肯定都是他编剧的啊,最后的票房都是几千万上亿的票房,要是对准欧美的更是以美元计算.

涉及如此重要的项目事情,结果却是随手写在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的纸上,这反差实在是太大了,草头公司也没这么干的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乔峰这大富豪有多抠呢!!!

本来就很好笑,让发现的人憋得很难受,结果还有一个笑点低的钟楚虹带头,直接形成了连锁反应,大家都笑了.

“咳咳.严肃一点.“乔峰干咳两声故作威严的绷起了脸,这能吓住其他人变得正襟危坐,但是对于钟楚虹几个女人一点威慑力没有,不过林清霞作为几人里边年纪最大的还是挺知道维护自己男人的威严的,所以在钟楚虹还故意作对的笑的时候,她眼睛轻轻瞪了钟楚虹一下,顺手在胳膊上拧了一把,钟楚虹一下就老实了.

乔峰冲林清霞投去感激的一个眼神,然后清了清嗓子扫了一眼纸上写的说道:“先说下华仔,佳慧,赛风你们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