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李教官一个一个房间地走,一个一个地分配,王小花他们分配到了第二个宿舍,他们三个还是在相邻的床位上休息。

高世琼在最边上一张床铺的上铺,王小花看了一下就开始想着自己这边要配备些什么物品。

看了一下宿舍的情况,王小花觉的自己应该再去买一个塑料盆,洗脸用就说道:“菲芳,咱们明天去买一个塑料盆吧。”

“好,一个够吗?还得洗脚,买两个吧?”

“不用,这边每天都固定时间洗澡。”

大家开始将带来常用的东西往外拿,将其他东西放进柜子里。

“你怎么回事?怎么可以穿着鞋,踩床上。”听到边上一个女生高喊声。

大家都顺着声音看了过去,竟然是高世琼穿着鞋在床梯上站着。

只见她不满地低下头说道:“有什么大惊小怪地,我随即就下来了。”

“你这样,让我踩踩你的床试试!”短发女生不满地说道。

“这不是你在下铺吗?你又不在上铺睡?”高世琼边说边往下下,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地,两只脚都踩在了下铺同学的被褥上。

天花板上布满了光线之后,一道阶梯凭空出现,连接到上面一个光线形成的平台,知否应是绿肥红瘦演员表林逸的神识可以轻易扫上去,看到平台上有什么东西。

其实上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有两道光线组成的小门,林逸估计应该是用来接收传承的所在。

“林逸,我们上去吧!”立早忆对林逸嫣然一笑,等他上前才并肩踏上阶梯。

“这两道光线小门,是让我们两个一人进一个的意思吗?遗迹主人有没有说你要进那一扇门?”林逸微笑问道,他倒是不介意自己会得到什么东西,反正在丹道上面,有韩静静在,根本不需要什么远古传承。

如果立早忆能够同时进入两道门,林逸多半会放弃自己进入其中的机会的。

“就是这个意思了,而且一个人只能进一道门,至于进哪边都无所谓,最后会到什么地方都是注定的,门不是关键,人才是关键。”立早忆也没有隐瞒,大大方方的说道。

林逸恍然,遗迹主人果然是早已安排好一切,立早忆无论进那一道门,最后得到的都是真正的传承,而他没有完美通过幻境考验,进入光门估计也就是得到一些奖励补偿罢了。

金锋点着烟轻声说道:“暂时不清楚。回去看了再说。”

说着,金锋将手里的台灯递给张思龙。漫步往前走。

张思龙拿过台灯嫌麻烦又想扔掉,金锋冷冷说道:“给老子拿稳。全世界就三只。三百万刀郎一只。”

“呲了哪戳你哪。知否知否元若扮演者”

噗!

张思龙脸都白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赶紧将那台灯抱得紧紧的,就跟在抱着刚出生送出产房的小孩一般小心了又小心。

张思龙的身子骨都在哆嗦。脑子都不够用了。

呆呆懵懵的看着手里的这个多彩斑斓的莲花瓣的台灯,怎么都不敢相信,这玩意会值三百万刀。

这他妈就是一个玻璃罩子配铁杆子,外加一个八瓣形的底座啊。

这就值三百万刀?不是三百万的草纸?

我的那身亮瞎眼的黄金圣战套装加起来也不过三百万刀呐。

老外白皮的东西有那么贵?

心里虽然这样想,但张思龙还是非常非常的小心牢牢的将这个台灯好好的保护着。

因为,这股气息,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

这就是先前他对付那些萧文山的时候,对方所释放出来的气息。

看来,他们幕后的强者,都是同样的啊!

本来楚风还在为对方这么长时间销声匿迹而感到惊讶呢。

却没有想到,对方终于还是现身了!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楚风当然也没有必要跟他客气。

所以说,他一出手,就是最强的招数打出。

他落井下石,说:“榴~小花?你想起了自己是谁了吗?你是小花呀~~~”

“蛤?”榴榴吃惊地张大嘴巴?她怎么成小花了?她不是榴榴吗?

“石榴花?”她问。

“不是石榴花,是喇叭花。”

榴榴震惊,自我认识有点点动摇了。知否知否四姑娘扮演者

好在这时候,小白说话了。

小白认真地对张叹说:“啥子嘛,我才是小花噻。”

她在白家村的村民中?小名就叫小花、椿花、花花,小白叫不得?因为到处都是小白,人人都是小白?那些老白没有老之前也是小白。

“小白你是小白,你不是小花!”榴榴纠正道?小白这个瓜娃子好坏哟?跟她抢名字呢。

小白嘲笑榴榴是个瓜娃子、憨憨儿?说她不是榴榴她就真的认为自己不是榴榴。

“我不是小花?”榴榴问。

小白鹅鹅鹅大笑,没见过这么蠢的瓜娃子,比喜儿还傻。

张叹要再递一把刀过去,是苏澜制止了他,因为她发现榴榴真的被带偏了。

小白认出了苏澜,女胖友嘛,见过好多次了。

喜儿昂着小脑袋一个劲打量,但眼神懵懵的,估计是想不起来了。

小米?她看了一眼就不敢看了,低着头,羞怯呢,但这也说明她很可能也没认出苏澜,熟人她不会这么羞怯的。

至于程程,她压根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变化,依然沉浸在绘画中,专心挥笔。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小邹氏

听到有好吃的分,榴榴率先跑了过来,但旋即被张叹挡住,让她到一边去,别挡路。

榴榴震惊不已,张老板怎么能这么干呢,怎么能把小朋友推开呢?

她发出呜呜的小狗子似的呜咽声:“张老板,我是你的榴榴鸭~~”

张叹给女朋友报仇,说:“我不认识你呀。”

榴榴跳起脚来,嚷嚷:“是我鸭,你的榴榴鸭,榴榴~~~坚强的小石榴鸭~~~~”

“坚强的小石榴?”张叹问。

榴榴连忙点头:“嗯嗯嗯嗯~~~”

张叹琢磨了一下,似乎快要想起来了:“不认识。”

她招手把榴榴喊过来分零食。

这几个小孩子中,她最喜欢的除了小白,就是榴榴,其中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原因。

一到分零食环节,这些小孩子都不约而同地喊道:“排排坐、分果果,你一个我一个,小白一个,喜儿一个,小米一个,程程一个……程程?程程你快来~~~程程——”

榴榴急啊,程程分完了才有她。

她哒哒哒跑去把依然在画画的程程喊来。

苏澜见她呆萌呆萌的,手痒捏了捏她的小脸蛋。

她的手仿佛会魔法,瞬间把程程的小脸蛋染红了,变的红扑扑的,像小苹果,果柄都红了。

苏澜大乐,没想到轻轻捏了一下程程的脸蛋,知否应是绿肥红瘦原著小说她竟然连耳朵根都红透了。

小姑娘被她弄的害羞的不得了,低着头,一点不敢反抗,即便羊入虎口也不跑,等被吃完了剩下点什么再跑。

小白打抱不平,绷着小脸蛋说:“莫要欺负程程噻,程程是个好娃娃,她只是像根榆木棒棒。”

苏澜好笑地说不欺负,她把零食分给程程,放她怀里,放过她。

哪位女生一看,更生气了,等高世琼脚一落地,她就穿着鞋子蹭蹭地爬了上去,用脚在被褥上蹭了蹭才开始下床。

高世琼瞪着眼睛说道:“你这欺人太甚,你这分明就是故意的!”

“我就是故意的,你怎么着!”那女生双手抱胸看着她。

高世琼弯腰将下铺的被褥一下子都拉在地上,还用双脚用力地在上边蹦了蹦。

女生她这样,准备再次爬上床去。

“你们干什么?”李教官推门进来,看着屋内的人。

屋内没人说话,李教官走到高世琼面前问道:“你这是怎么回事?不打算睡觉对吗?”

高世琼指着那个女生说道:“是她,先踩我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