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大姐,来三个煎饼果子。小白早啊,怎么了?小脸黑黑的。”

张叹跑步过来,买煎饼果子当早餐。

自从小白摆煎饼果子摊后,他的早餐就变成了煎饼果子。

刚挨了骂的小白一看来的是张老板,立刻阴转晴,热情地挥手:“张老板,张老板,快来噻,给你看嗷。”

给他看脖子上挂着的巴斯光年。

这是张叹前几天送她的,她系了一根绳子,挂在脖子上。

昨晚,她做梦了,梦见她和巴斯光年抓到了一个坏蛋。

“哦?什么样的坏蛋?”

小白偷偷瞄了一眼舅妈,没敢说出口。

“莓莓姐~~~”

看到杨东旭进来周义仁没放下手中的信,而是对着旁边的报纸努了努嘴。一沓最新的报纸就放在旁边,是和信件一起拿回来的。

现在周义仁不再是前两年住在牛棚差点死掉的劳改分子,而是让杨家村尊敬的大知识分子。当然如果通过他和区里的专员能拉上一点关系那就更好了。

对于这些周义仁自然看在眼里,对人一如既往的和善,对于过分的要求只是微笑不语,那些提要求的人只能脸红的低下头不再说话,现在的人可比以后的人要脸多了。

在拒接几个拎着礼物上门拜师的家长之后,周义仁这边慢慢的也安静了下来。时不时有村民送来的鸡鱼肉蛋,他也会有选择性的接受一些,然后给些回礼,水至清则无鱼嘛,他虽然是个大知识分子,但并不是一个老古板这点道理还是懂的。

把报纸浏览了一遍,也没有什么太出奇的地方。虽然从报纸上一些政策报告上来看,国家开始鼓励小商、小贩、小手工业者,行李箱上的膜要撕掉么甚至WLMQ和香港、RB合资经营毛纺厂的合同已经批准签订。

可混乱年代那席卷整个社会的大批斗,还是让人民心有余悸,即便是国家鼓励,人民依然害怕会不会再来一次混乱,所以都在观望,近一两年全面发展经济的大浪潮还掀不起来。

“谁合适?”刘少全忙问道。

王平与李华对视一眼,同时说出了答案。

“庄先生!”

……

南洋商业银行总部。

南洋商业银行董事长庄思平热情接待了王平等一行人。

在听了王平的讲述之后,庄思平毫不犹豫地说道:“国宝现世之事我也听说了,既然故宫博物院需要,我自然义不容辞!”

“《永乐大典》绝对不会在香江这片土地上被外国人夺走!”

刘少全喜出望外,连连感激地说道:“谢谢庄先生!”

庄思平面含淡笑,神色平静地说道:“都是为了祖国,何谈谢字?”

“虽然我的身家无法在香江名列前茅,但是参与《永乐大典》的竞拍还是够格的。”

听庄思平是想要一力承担,王平皱着眉说道:“庄先生,您是打算独自出资参与竞拍?”

庄思平微微颔首说道:“嗯,王社长不必担心,我不是冲动的人,不会做超出我能力期限的事。”

这是赌场历来的规矩,有些地方抽成更多。反之那些不抽成的赌场一般赌徒是不会光顾的,因为一比一那赌场还赚什么钱。行李箱表面塑料膜撕吗明显这里就不可能赢,只有这种抽成的,才感觉能赢到钱。

其实但凡进赌场的人,就不可能赢钱走。古来今朝,就没有在这上头发财的人...,这时就有人问了,“那老千呢?”,你看过那个老千最终有好下场的...?。

奎叔拿着筹码坐在一张台上,一位美丽的荷官为之发牌,这里不仅有一些个赌桌。规模和一条赌船差不多了,老虎机之类的东西,境界有之。

“大乐透”,“德州扑克”,“斗牛”,“筛盅”...

这里哗啦哗啦的“流水声”,让人不仅着迷,这东西就和抽烟一样。它有瘾,但凡是尝到甜头了就很难在走出去。

忘前川坐在奎叔的旁边儿,那些个小弟都已经四散在赌场当中,开始了他们今夜的消费。奎叔明白,今天那些个小弟兄们都会赢个盆满钵满...,这就是赌场撒下去的钩子。

奎叔盯着忘前川,忘前川也被大灰熊塞了一把筹码,可他丝毫都没有赌的意思。奎叔来了兴趣,问道:“你不玩玩儿?”。

刘少全张了张嘴,虽然心中焦急,却不知怎么开口,他也是知羞耻之人,自然知道庄思平这轻飘飘的一句话所代表的是可能超过两千万港币的开支,这是一笔巨资!

王平摇头劝解道:“庄先生,怪我刚才没讲明白,我们不是希望你独自出头,而是希望你牵头帮忙联系其他爱国同胞,拉杆箱的膜需要撕掉吗看能否团结起来集资竞拍。”

“您想想,《永乐大典》的事宣传地沸沸扬扬,肯定会有很多同胞也会参加竞拍,而且不少都实力雄厚,要是我们内部疯狂竞争就太冤枉了,大家的钱也不是打水漂来的,没必要便宜了可恶的卖家和苏富比拍卖行。”

“而且我们也不知道外国势力的决心和准备如何,万一拍出个天价,那多些人齐心协力,不也更为保险不是?”

庄思平面露思索之色,微微颔首说道:“王社长您说的有道理。”

“不过此事也不宜联系太多人,免得消息泄露让其他势力也联合起来,毕竟《永乐大典》有一百二十二册,难保他们会联合竞拍再瓜分。”

“我想办法联系几个有实力的大佬吧。”

他得意地向老婆女儿炫耀,仿佛做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

小女孩趴在妈妈怀里,好奇地昂着小脑袋打量头顶的灯,想不明白爸爸咳嗽一声灯怎么就亮了。

爸爸会魔法吗?

爸爸一定会魔法吧。

走到房门口时,楼道里的灯自动灭了。

男人对小女孩说了句话,小女孩半信半疑地哇哇叫一声,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灯,亮了。

她乐的咯咯笑。

这是一个小剧场故事,几百字就写完了。

张叹没有停下,行李箱外面的膜要撕吗继续敲打键盘:《傍晚有雨》。

熙熙攘攘的城市中心,一场暴雨袭击了下班的人们。

街上人头攒动,车流挤作一团,喇叭声沸反盈天,一切都乱了套。

路口的小白煎饼果子正在收摊,老板娘冒雨掀开挡雨布。

小女孩藏在雨布下,头发湿漉漉的。她跑进雨里嚷嚷要帮忙,但被妈妈拎了回去,重新藏好。

她家男人骑着电动车,从风雨里赶来,一起把雨布搭好。

一家一两颗那都是标配,一颗起码五六斤,两颗就算十斤,杨家村就能消耗5000斤左右。四千斤的白菜算个屁拉到城里连个水泡都冒不出来。

可惜他一个小屁孩说话没人听,看着爷爷和老爸卖菜如此积极,而且还很高兴,他就没再给他们添堵。高兴就好,这又不是去年穷的揭不开锅,现在也不在乎那三瓜俩枣的。

走进周先生的屋内,周义仁正在看信。和他有过交谈的第一书记十月底的时候调回了燕京,所以两个人想要见面不再像以前那么容易只能通信了。

信件自然不是邮递员送来的,行李箱保护膜要不要撕和在后世那个都快被人挤压的无法生存的情况下邮局的服务态度一样依然让人无语,更别说眼下当官的都是大爷,国企员工至少也是个大爹的年代。

现在邮递员送信一般都是送到学校去,然后老师安排下看看那个村里的信件,让学生放学带回来。

或者直接送到镇子里,有你村子里的人去镇里办事邮递员认识招呼一声你自己去拿。没招呼到拿信件就在邮局放着,反正有人给你寄信着急的肯定是你,又不是他。你一着急自己肯定会去问的。

本想挖点宝贝,如今看来,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天真了。

“走,我们去最中央看一看,或许那里有其他人也说不定。总不至于,只有我们这几人,这么倒霉,被传送到这里来了吧?”

两人一直飞行,越来越靠近那中央的一团黑洞,感受到了巨大的引力。

与此同时,他们发现底下的宫殿废墟也是越来越密集。甚至有一些宫殿没有被彻底破坏,还保留着原本的模样。只是原本宫墙之上宝华璀璨的灵纹,也已经没有了灵韵,变得灰扑扑的。

不过一些更加强悍的道纹,却还不时散发出微光,似乎在宣告,这里曾经的辉煌。

“云裳,这面墙,好似用灵石企修筑的?”

因为引力太巨大了,两人在天空上飞行,耗费了巨大的精力,忍不住落下来,在地面上行走。

只是走了几步,杨云帆却是发现,这里倾塌的宫墙,竟然是用整块整块的灵石,修筑起来的。

不过,这些灵石经历了无数岁月,里面的灵气早已经消耗殆尽,只有一丝灵光散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