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一段时间方寒看了一个新闻,说什么祖传秘方,包生男孩,结果记者上门采访,他么的竟然是西医。

西医到现在也才多少年,祖传个你妹啊。

现在很多人就是动不动打着这种祖传的幌子,动不动打着什么我把祖传秘方贡献出来造福大众云云的旗号,一次又一次的消费患者对中医的信赖。

万宝当年对中医的误解也是因为不信赖,可当方寒用“神水”缓解了他的哮喘之后,万宝的微博都不用了,当年最后一篇为中医正名的文章就是万宝的最后一篇文章了。

“方医生您别说了。”

万宝甚至有些惭愧:“我当了一辈子中医黑子,没想到最终却是中医治好了我的病,方医生能不计前嫌,应该是我感谢才对。”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立场,治病救人不分种族,求医也不分中西,能治病就好。”

方寒笑着道。

万宝点了点头,又是一阵道谢和感慨。

客套了一会儿,万宝这才问:“方医生这次来燕京是有事?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哦。”园园听后当然点头,但问题就在于,她是个女人,她了解女人。

金锁说了不找你,就不找你?

但也算了,毕竟老王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不错了。

之前在游泳的时候,恰巧遇到了李姐跟金锁,本来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可最终还是选择了大大方方。

对,不能退缩,特别是这种时候。

结果……还是自己最小,这让园园有些难受呀。

说实话,金锁那也不是很突出,要说身材好还得是李姐,可惜,比较而言,园园没啥优势。

还好,霸道总裁小说推荐老王是自己的。

想到了这些,园园不禁更有底气,心里也更甜蜜,不过,她还是想到了姐姐。

“老王,姐姐的话……”

“你别担心她,她是个有主见的人。”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我知道,这次她想挑战一下康敏这个角色,我也劝过,但既然她这么坚持,那就试试呗。”

“哦,这个……”

我靠!

方野听到以后无比震惊,有人竟然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为了给老虎狮子分出来个高下竟然能干出来这种事情?

搜了搜还看到有人说老虎已经在非洲成功野化了,对当地的生态造成不小的破坏,杀了好多狮子?

方野本能就感觉一阵纳闷和奇怪,怎么听得感觉老虎面对狮子像是虎入羊群的感觉,老虎和狮子的战力差距有这么大吗?非洲当地的政府对老虎造成生态破坏这事就不管吗?

后来他还专门了解一下这个纪录片,发现全是扯淡。

首先非洲呼啸就是老虎谷项目,最初是在2000年由“拯救中华虎”基金户的创始人全莉发起的,旨在训练濒危的圈养华南虎,放归中国野外。

至于为啥跑到非洲,因为国内没有大范围的地能提供给她养老虎。总裁的吻痕

全莉找了南非的著名野生动物制片人约翰·瓦提合作,但是发现瓦提挪用资金购买个人提产,两边的合作就中止了,各自成立了各自的老虎谷项目。

瓦提对老虎谷的想法和全莉截然不同,他也知道狮虎的争议可以带来流量,建立老虎谷主要是作为一个商业盈利的项目,宣传要在非洲建立一个野生虎种群。中间把引进老虎训练繁育的过程拍成了两部纪录片《与虎同行》和《老虎的私生活》,也就是国内网友说的《虎啸非洲》。

他还要去找古玩呢。

这让林慕秋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可能是之前她对许羽的态度很不好,所以许羽不想理她。

她就要走过去拉住许羽,可是她看到了许羽手上拿着的钱包。她愣住了。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林慕秋恍然大悟。

那中年妇女死缠烂打,就是要占小便宜。

可许羽从她的身上拿到了钱包,用她的钱还给了她自己。

既然中年妇女不是什么好人,那么林慕秋也很支持许羽。

“倒是个妙人!首席私宠小女人”林慕秋的心中想到。

许羽骑着单车,林慕秋开着车子跟着。她很小心,倒是没有再出什么问题。

跟着许羽进入了古玩城中,林慕秋有些好奇许羽接下来的举动。

要知道,她可是见证过许羽的医术,也见识过许羽的鉴宝术。

那么接下来许羽还能够创造出什么小惊喜呢?

她跟着许羽进入了古玩城里边,许羽却是懒得理会她,而是自顾自的。

许羽来古玩城中四处逛逛。

他倒是没有去珍宝阁,一会儿在珍宝阁里边,很有可能会遇到苏玉成。对方很有可能通知王曼舞。

现在许羽还没想要见王曼舞。

而且,淘宝的时候,要低调一些,才有可能淘到宝物。

“您放心,君子一言驷马难追。4个亿,那也不算什么,我还是批得动的。”

“网民都是金鱼,只有7秒钟的记忆。等您再拍出一部能名垂影史的巨作,拿奖拿到手软,什么金鸡奖,百花奖,金像奖,金熊奖,奥斯卡奖全给拿了,谁还敢大放厥词?”

“那就一切按计划行事啊!”

廖宥佳听着,心里琢磨,申劲松肯定是在给人挖坑了。

姓舒的大导演?

这个姓很少见,还加上“大导演”这个称谓,那就只会是舒宜欢。

申劲松这是准备与舒宜欢联手去坑谁?

海明威?

还是?

申劲松已经挂了电话,看了她一眼。

廖宥佳迈着性感的步伐过去,将需要审核、签字文件递给他。

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申劲松说:“等一下。甜到炸霸道总裁文推荐

廖宥佳不解地看着他。

申劲松弯腰从下边的抽屉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抛给她。

廖宥佳揭开看了眼,嘴角浮现笑意。

“你真的想要把事情闹大吗?是你撞了我,你现在还敢这么理直气壮。要报警随便你,到时候我是受害人,我还有很多人证呢。”中年妇女嚷嚷道。

林慕秋却是有些为难,因为她没有办法和中年妇女一般脸皮厚。而且中年妇女身上根本就没有什么重伤,这是要讹诈她罢了。

可事情闹大了,对林慕秋的名声反而会造成影响。

“赔偿给她吧,撞了人赔钱是应该的。”

“没错,人家也不容易。你开着这么好的车,也不缺这些钱啊。”

围观的路人纷纷指责林慕秋,林慕秋张开了嘴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许羽淡淡地说道:“这是我的保镖,她是跟着我才会发生这种事情的。事情自然要由我来处理。”

“你们大家都说的那么简单。那现在我用这辆电动三轮车去撞你们的车,你们赔钱给我?霸总虐类小说全文阅读”

不得不说,许羽的问话直指本心,别人也不敢乱接。

至于林慕秋,则是白了许羽一眼。

虽然许羽为她出头了,但许羽给她安排的保镖这个身份并没有让她觉得满意。

一位教授,把自己的退休金捐了出去,自己拾荒为生,生病了,明明可以享受医疗保障,住院都是不花钱的,却不愿意浪费医疗资源,想要把医疗资源让给更需要的人。

冯教授只是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他不去强求别人,默默无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其实那就是在用行动去感染别人,或许冯教授一生都没有感染到几个人,自己的儿子都没有教育好,可他却一直在做。

其实人和人之间有时候就是在慢慢的感染着,你感染我,我感染着你。

其实冯教授不知道的是,他这辈子感染的人并不少,而方寒就是其中一位。

或许方寒做不到冯教授那样把自己的积蓄捐出去,自己过着清贫的生活,最起码冯教授的所作所为在方寒的心中有了触动,所以方寒在很多时候做事做人的时候都受了些许感染。

冯教授感染了方寒,方寒感染了万宝,万宝或许又会感染其他人。

哪怕只是一丁点的影响和改变,也给这世界留存着正道之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