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型不仅好看,还很实用,能够任意变换戒指的大小,同时还能在夏天,抵御酷暑。

是个好东西哟。

将其大小调制到小兮无名指的宽度后,顾九江便用一根银链子,把戒指串了起来。

平常不戴的话,挂在脖子上也很好看。

礼物准备好了,顾九江花费一点粉丝值兑换了一个小礼品盒,将戒指装在其中,放置在床头柜上。

做好一切后,顾九江便躺在床上玩起了手机。

随便看看小视频,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还别说,他看的倒是挺入迷的,酷音上的小姐姐大都长得很漂亮嘛。

虽然和他家小兮有点差距,但颜值也能算是拔尖。

九十分以上的就有好几个了。

时间到了十一点半,顾九江这才中沉迷手机中回过神来。

看了看时间,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小兮这丫头哪去了?不是说好叫我洗碗的吗?不会又把洗碗的任务自己完成了吧?”

“这件事情的确闹的很大,可你别忘了上一次的绯闻事件。”

“这个……”

这句话一出会议室顿时陷入了安静之中。因为上次绯闻事件的确闹的很大,所有人都认为这个犹如彗星一般崛起的公司,宝贝回家会像流行划过天空留下一缕光辉之后一样消失,可谁能想到结果来了一个大翻转,两岸三地的娱乐圈都被牵扯进去,弄得飞石明明在抢人大战中占得了先机最后结果却是和海纳分庭抗衡。

“那一次对方只是取巧转移大众视线混淆视听,并且有人透露那个录音是海纳自导自演的,并不是真的联系报社偷偷录的,有了这个先见之明这一次肯定不会再让他耍这样花招的。”看到原本被自己说动的股东又变得犹豫起来白家胜有点着急连忙说道。

“你说的是有道理,但绯闻事件对于我们来说也是前车之鉴,你怎么确定他这一次如此大张旗鼓的叫嚣,不是早有准备?”

“额……”白家胜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因为只要是个正常人就不会用这样的昏招,这要自大到什么地步才敢以一个内地人的身份叫嚣整个香港电影圈,甚至闹到了如此地步还不收手开个新闻发布会更是火上浇油直接造成了民愤。

下一秒,冷锋就转过头来看着林婉容,“林小姐,对不起,管教不严,君雅,你带着林小姐进去吧!”

易君雅这才一下子反应过来,宝贝回家电话顿时急忙点点头,然后就带着林婉容走了进去。

看着二人走了进去,冷锋才摸出了手机发出了一条信息,主角进场了。

林婉容一进门,就有一个相貌姣好的服务员走了进来,她对着林婉容行了一礼,“林小姐,你是我们的贵宾,还请你和我一起过去!”

贵宾?林婉容一愣,“你们是不是弄错了,我可不是你们的贵宾!”

服务员轻笑一声,“林小姐,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弄错,你就是我们的贵宾,还请你和我一起走!”

林婉容这才惊讶的点点头,跟着服务员就这么走了过去,当易君雅想要跟上的时候,却被另外一个服务员拦了下来,“对不起女士,你不是我们的贵宾,所以还请你止步。”

“啊,她是我的朋友,也不能和我一起吗?”林婉容楞了一下,随即疑惑的看着服务员问道。

服务员轻轻摇摇头,“对不起林小姐,这是我们上面的规定,希望你也不要让我们为难!”

“现在海纳已经在香港造成了民愤,我认为我们应该趁此机会打亲情牌抢占海纳唱片在香港的市场,宝贝儿回家第二部36集香港市场可以说是海纳唱片的头号堡垒,海纳唱片在海外有如此销量全是因为有香港作为其后盾。

事实也证明只要经过香港市场检验之后火起来的唱片在海外销量都不错,所以只要把海纳唱片这个桥头堡给打掉,那无疑就是给海纳唱片造成了致命打击。而没了海纳唱片海纳公司相当于砍掉一臂,同时给他电视剧部门造成巨大影响,至于电影部……呵呵……”

不得不说白家胜除了自我感觉良好,时不时的踩踩线把自己当做大老板做一些自己的决定之外,能力还是不错的。至少这个分析条理分明,让不少股东点头表示认同。

“要是对方没有在这一次事件中栽跟头反而崛起了呢?现在对海纳唱片下手就相当于和他正式开战,我们虽然想要挤压海纳唱片的市场,可不想和他打个你死我活让其他人占便宜。”有股东表示了不同意见。

“你感觉海纳公司这样闹,他的电影产业还有存火的可能?”白家胜轻笑着说道。

叶琳琅温和道:“谢谢老师。”

“爸,琳琅。”

叶琳琅和叶云开听见叶国瑾的声音,两人同时看过去,只见叶国瑾和有个穿着嫩黄长裙,有着一头海藻般浓密头发的女孩站在新生接待处的外面。

“哥。”

叶琳琅的眸光,却落到自己未来小嫂子的身上。宝贝回家之我在邯郸

她想,她的小嫂嫂,可真好看。

叶国瑾和那女孩一同走了过来,女孩瓜子脸,皮肤白皙,一看就是那种家庭条件很好的女孩。

“爸,琳琅,这是我朋友唐棠。”

叶国瑾说这话时,声音都紧张的在颤抖。

生怕叶云开一不开心,直接给他来一个暴打。

“唐棠,这是我爸,这是我妹妹。”

唐棠落落大方道:“叔叔好,妹妹好。”

叶云开微微点头。

叶琳琅甜甜道:“棠姐姐好。”

唐棠掩藏在头发丝里的耳朵微微变得微红,她以前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可这一次,在面对叶国瑾的父亲和妹妹时,唐棠都紧张到双手不知道往哪里放了。

“爸,我们先去给琳琅报道!”

“叶枫,这是怎么回事?”

叶枫轻轻的走到了她的面前,两眼深情的看着她,“我答应过你,会给你一个独一无二的婚礼,原谅我,我没有提前告诉你,今天这场盛宴,不是为了谁而准备的,你,就是唯一的主角。”

叶枫的话都是发自内心,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林婉容甚至感觉到,叶枫竟然还有着一丝紧张。

林婉容的双眼顿时就变得湿润起来,“你这个骗子,你竟然骗了我这么久,宝贝回家论坛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我如果提前告诉了你,那不是就直接暴露了吗?”

“你个骗子,骗子!”林婉容敲打着叶枫的胸膛,然后一下子就铺在叶枫的胸口开始痛哭起来!

这场婚礼,她等了三年,也期待了三年,她想过叶枫会给自己举行一个婚礼,但是她想不到,叶枫竟然会给自己这个大的一个惊喜。

叶枫也没有劝她,三年的情绪,林婉容太需要宣泄了,现在,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再过了一会以后,叶枫在轻轻低下头凑到了林婉容的耳边,“好了,别哭了,再哭,一会该不好看了,还有这么多人等着我们呢!”

林婉容的情绪也是缓和了下来,她轻轻点点头,“叶枫,谢谢你!”

叶枫一愣,但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直接对着几个化妆师点点头,而她,则是牵着林婉容在化妆镜前坐了下来。

大厅中,所有人都在激动的等待着,当他们看到玻璃中一道模糊的身影出现以后,所有人都激动的站了起来。

婉姐有点记不清这个胖子是谁了,毕竟刚刚她都是在和方北交锋。

“我是那些年导演的夏说,婉姐您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您的大名我是经常听说”。

夏胖子笑嘻嘻的回答道。

你是导演?

等等,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刚刚和我谈判的是谁,他好像自己介绍说是那些年的演员。

怎么回事?

怎么这个邀请任佳出演女主角的是方北,而不是他这个导演。

一开始经纪人婉姐的注意力全在那半首歌身上,现在回想起来,总觉得有点怪怪的。

尽管心中有些疑惑,但是婉姐也没有继续和夏胖子扯淡,而是开始翻看起了剧本。

方北这时正和任佳谈论着《隐形的翅膀》这首歌的编曲,正忙着呢。

当然,方北不会编曲,只能自己将原版的弹唱出来。

其他进来报名试镜的学生,则纷纷掏出手机,开始了八卦的传播。

现场只有一个人,郁闷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