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姐姐的这一届同学,虽然不是很优秀,但是还阔以的嘛。

而时刻注意着的朱慧慧,也是嘴角带着笑意。

“噔噔噔......”

这个时候,一阵急促的音乐声想起,一个有些微胖的主持人上台,开始了婚礼的进程。

六点半,新郎新娘出场,一番例行公事的感人话语之后,新娘扔彩球的环节倒是引得诸多单身女青年上场。

做为一个已经有了‘男朋友’的人,朱慧慧当然不会去凑热闹。

最终,彩球被一个微胖女青年拿到,不知道以后找男朋友的运气会不会好一点。

“招待不周,大家吃好喝好啊。”

之后是新郎新娘敬酒的环节,来到同学这一桌的时候,新娘樊安莹多说了两句,让大家的气氛热烈一些。

起身的那一刻,周安安看了一眼小姐姐半透明的蕾丝后背,心里有点痒痒的火热。

即便是身材有些妖娆的新娘,加上那半透明的白婚纱,都比不上小姐姐背后那一点雪白的肌肤。

“藏宝图……先不说是不是真的,就算是真的,上面的宝藏还有没有都不好说了。”林逸并没有多么激动,而是淡然说道:“况且,就算有那宝藏,你为什么不自己去寻找?”

“我去过一次,但是那里人迹罕至,没有找到确切的地方。”右家弟子倒是不隐瞒:“而之后,我想将之作为一个对右家的贡献说出来,老师在我退中间喘气视频让隐藏右家帮我求得一枚聚气丹,晋升天阶,以报家仇!”

“你确定,不会帮我对付右家?”林逸问道。

“如果在下觉得,在下若是没有在右家留下的必要,必然会投奔阁下,以报今日救命之恩!”右家弟子坚定的说道,虽然没有正面回答林逸的问题,但是却也表明了他的意思。

“罢了,你随我来吧。”林逸摆了摆手,这个右家弟子虽然有些愚忠,但是如果等他回去之后,逐渐发现右老爷子的真面目,估计也会慢慢的改变念头,林逸算是结个善缘,就算不能借他的手对付隐藏右家,但是最起码一些消息,他也是可以传递的。

“多谢阁下救命之恩!”右家弟子大喜过望的站起身来,抱拳说道:“回到隐藏右家之后,我郁大柯定当实现诺言,将那藏宝图双手奉上!”

听了苏锐的话,胡天福的面色阴沉了下来。

“胡长老也是出于关心,我们毕竟是峨眉派的人,想要最终确认一下天心长老的传承罢了。”杨重楼说道,“如今,既然一切都好,那我们也就放心了。”

苏锐微微有些愕然,然后摇头嘲讽的笑了笑:“杨掌门,您今天真是让我开了眼了,见识到了睁眼说瞎话的最高境界。”

听了这话,胡天福怒道:“放肆!你怎么说话的!”

杨重楼却微微一笑,伸手拦住了胡天福:“并不是你所理解的那样,我都说过了,这一切都是误会。”

苏锐也不想跟他多做纠缠:“既然是误会的话,老师在我腿中喘气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下山了?”

杨重楼说道:“要不在这里吃个午饭再走吧。”

苏锐直视着对方的眼睛,丝毫不给面子地说道:“不不不,我想我还是快点走吧,不然生命安全都成问题。”

这句话里面可是有着浓浓的讽刺。

胡天福很愤怒,可再愤怒也没办法,毕竟苏锐所说的是事实——他先前的确是想过“杀人越货”来着。

不远处,峨眉的众人都没有上前,但是他们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了气氛的不对劲,一些眼色活络的实权人物,已经开始暗中吩咐人去找高手前来了,万一掌门和胡长老动手,那么也好有个照应。

不过,在这些人看来,掌门和胡长老简直能够称为峨眉派内如今战力最强的人了,如果遇到了连他们都搞不定的人,那么派来再多的高手也没有用处。

此时此刻,没有人会想到,苏锐即便是不拔刀,杨重楼和胡天福不一定也能稳赢的。

然而,在胡天福的气势压迫之下,苏锐却仍旧能够微微一笑,继续保持着不动声色!

他的面色没有半点僵硬,笑容也仍旧如常,只是他眼里的嘲讽之色要更加浓重一些!

两个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再一次在空中产生了激烈的火花!

望着眼前的年轻男人,胡天福忽然感觉到自己的眼睛似乎是有点发疼。

其实,无论是眼光,还是气势,这都是无形的伤害,而这种无形的东西却让胡天福感觉到非常不舒服。

一时间,包间里气氛十分尴尬。我拉着你的手放在我胸口好在服务员端着菜进来,林嘉铭和卢晧婉赶紧打着圆场,嚷嚷着饿了之类的,气氛才稍微缓和了一些。

林嘉铭一直给卢晧婉夹着菜,还是不是看向顾凯,希望他能主动一点,但这小子就是无动于衷,林嘉铭也就放弃了,专心照顾起卢晧婉,一会儿问问这个吃不吃,一会儿问问那个要不要。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林嘉铭会偶尔被踢一脚,而当他看向对面的顾凯的时候,这货正顾自扒拉着碗里的饭菜。林嘉铭也就不在多想,兴许是不小心碰到的。

若是开着十几万的车,谁会相信对方会戴几十万的表,肯定是A货。

就像男同学1号,开着价值几十万的宝马车过来参加婚礼,就引得好些同学调侃打趣,其关注度贼高。

“我也不太清楚是什么车,就是一个叉子的标志。”

摇了摇头,朱慧慧低声回答对方的疑问。

这一点,她是真的没有什么关注,特别是车子这种她不太在意的东西。

就是最近强拗不过要给她买车子的老爸,朱慧慧都没提什么要求,一切都随老爸心意。

“啊,叉子的标志,那是什么车?”

对这个没有什么研究的女同学1号,一头的雾水。

“马自达吧,那个有点像叉子,好一点的也要二十来万了。”

同桌的一个男同学2号笑着插了一句嘴。

开二十来万的,我吃英语老师的山峰难道会戴十几万的手表,A货吧!!!

其余的同学听到,都忍不住会心一笑。

“不是,马自达我认识,是像我们吃西餐用的叉子一样。”

这梅家家主看着梅林喝道。

噗通一声,梅林就跪在楚风面前。

“对……对不起!!!”

梅林看着楚风说着。

其眼中透着恐惧的神色,直接磕头。

“楚少,我儿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你,还请楚少恕罪。”

“你有任何需要,我梅家一定竭尽全力满足!!!”

梅家家主也是跪在了楚风面前说着。

“看在你之前出手的份上,我放你儿子一马,再有下次……”

“再有下次,我亲手将这小子处决掉!!!”

楚风刚刚说道,这梅家家主就直接说道。

“走吧!!!”

楚风起身看着韩芸说着。

韩芸目光扫了楚风一眼,点了点头就朝着外面走去。

“还有那个家伙,我看的不舒服!!!”

楚风突然扫了那卢伟一眼。

“明白!!!”

这梅家家主连忙点头说道。

“她会代替你死吗?”

七世祖身子大震,抬起头望着金锋,惊恐万状的叫道:“哥……你……”

七世祖跟随金锋太久太久,他如何不知道金锋这话的意思。

双手一把抱住自己亲哥的手臂,惊惧惶惶惨惨戚戚的叫道:“哥,别……动小恶女。”

“别动她,别杀她,我求你哥,我求你了哥。”

“她跟这事没关系,我在老师杯子里下了药你是知道的啊哥,她吃的用的都是我给的,她没钱她没碰过那些钱啊哥……”

“哥……哥哥哥哥,我求你求你我求你我求你,你的亲弟弟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我把你给我的那些东西都给你,哥啊哥……”

“我不想小恶女死啊,我喜欢她啊。”

黄宇飞白千羽一帮人在旁边听着这些话心里更是吓得亡魂皆冒。

他们知道,金锋,绝对不会放过韩家人了。

连小恶女,也不会放过。

想到这里,白千羽心底冒出丝丝的凉气,痛苦的闭眼睛,咬紧了牙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