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一天天一年年下来,他们就把萧年的事情放在第一位,而萧元什么事情都要给萧年让位。

就连上学都是那样。

萧元从小就是学霸,萧年从小就是学渣。

中考的时候,萧元考上了重点高中,萧年只考了一个职业类的高中,他考的那个学校都是成绩特别差的学生在读,学校里还有很多混日子的,萧年不愿意去,萧父萧母就逼着萧元把读重点高中的机会让给了萧年。

然后,萧年顶替了萧元的身份,萧元就成了萧年,去读了那个职高。

他以为只要自己努力,不管是在哪个学校读书都能出成绩的。

可谁知道,他努力了三年,在职高里读书,却同样能考出全市前几名的好[嘀嗒 fo]成绩,但高考的时候,又被萧年一哭二闹的夺了机会。

萧元考了本市最好的大学,萧年只考了一个三流的专科学校。

然后,萧父萧母以死相逼,让萧年去读了好大学,让萧元去读专科学校。

原身很生气,他一步步退让,最终却逼到退无可退,这次大学让给萧年,是不是以后他的人生都要让给萧年,只要他做出了什么成绩,父母肯定会逼他相让。

安宁赶紧摆手:“说话好听一点,什么屁不屁的,当着小哥哥的面别乱讲。”

“行,不讲,那咱们现在去哪儿?”

冯娜拿出行程表来:“今天下午您原本安排的行程是……”

安宁一摆手:“打住,放在洗手台上打住,今天下午我哪儿都不去,你送我和小哥哥回家,今儿我什么工作都抛到一边,我就想荒唐一回。”

冯娜有点为难:“这个……”

安宁瞪她:“怎么了,我也是一妙龄女子,我也有需求啊,我就不能找个男人了?”

“不是,不是。”冯娜又看了萧元一眼:“小哥哥长的帅是真帅,可咱们也不能被男色迷了心智,不能失了冷静,您说是吧,咱们得知道小哥哥打哪儿来的,哪里人士,可有没有女朋友,小云总,咱不能当小三是吧。”

“我今儿就不想冷静了怎么滴。”

安宁使劲瞪着冯娜,然后又问萧元:“你有女朋友吗?”

萧元指指她:“这不是吗。”

安宁一把抱住萧元的胳膊对冯娜道:“行了,你别操心了,等回头我好好问问他。”

“对对,定位仪器呢,快交给周宇,上面已经输入了行动人员的坐标位置,你跟着屏幕上的指示方向走就行了,有什么情况可以打卫星电话联系我们,分身在里面一直不出来或者是行动人员,不过现在山林时起雾了,你们要小心一点。”王厅长连忙让人拿来了一个设备,交给周宇说道。

“那好,我们现在就出发了,再见。”周宇拿着仪器,弄明白一些功能后,朝着几位厅领导说道。

“好,祝你们一路顺风,我们在这里等着为你们庆功。”几位厅领导挥了挥手,开口说道。

周宇带着虎子和小宝,坐在金子后背上,在院子里腾空而起,朝着更高的天空而去,很快他们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天际。

“哎,现在觉得我们警队要是有个这样的金雕加入,那可就太威风了。”看着金子起飞离开的画面,一位副厅长充满感慨的说道。

“老刘,还金雕呢,咱们现在可是连周宇培养的警犬都搞不到呢,别做梦了。”王厅长有些无奈的说道。

“咱们都回指挥室吧,有周宇的参与,行动应该很快就能结束,希望不要再有人牺牲了。”

从下午三点多出发,一直飞了四五个小时,在晚上八点多的时候,他才到达了滇南境内,然后按照地图上的地址,腰下垫个枕头插的更深前往滇南省公安厅。

当周宇坐着金子在滇南公安厅的院子里降落下来时,门口值班的警察整个人都懵逼了,不过他很快反应了过来,连忙拿起电话,给厅里守候的领导通报了一下。

在下午的时候,厅领导已经交待过,周宇今天要来,在见到的时候,立刻通知他们,只是领导没说周宇是坐着金子从天而降的。

在通知过厅领导后,值班的警察连忙走了出去,“宇宙哥,请稍等一下,我已经通知领导了,他们马上出来。”

他也是按照网上的习惯喊出了一声宇宙哥,现在整个华夏,大部分人都是小宇宙和神犬的粉丝,他也不例外。

“好,谢谢你了。”周宇笑着点了点头,现在到了滇南境内,接下来只要知道行动人员所在的位置,以金子的速度,很快就能到达。

要是等着傍晚韩为民过来再出发,那耽误的时间太多了,丧心病狂的犯罪份子们,指不定会有什么样的举动呢。

周美玲此言,瞬间让一旁静静倾听的其他宾朋只觉得寒毛瞬间炸起。

他们很好奇,这周美玲怎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话语来。他叫我跪在镜子前面

女人,果然是难登大雅之堂的人物,古往今来也就一个武则天为其女性命运逆天改变。

但,这周美玲显然不是如那武则天一般的盖世无双。

说出这话,怕是要给周家惹祸啊!

果不其然,林凡在听闻此句后,玩味的眼眸中,逐渐的凝重起来,声音有些森然的问道:“你们周家是打算谋反不成?”

此话出口,周围之人,只感觉后脊发凉,头皮发麻。

一旁许超更是吓得跪倒在地,惊恐反驳,“林大人,这都是误会,不存在的事情,我妈是个女人家,她胡咧咧的!”

许超声音很大,大到几乎满场都可听到他那惊恐的话语。

一瞬间,便吸引了不少人的关注。

甚至就连那坐在高处的赵凯,也投来诧异的目光。

周家一项是个门风颇严的家族。

居然不上钩?罗杀生也跟着皱了皱眉,他这一刀确实是平凡无奇,旁人看来单纯就靠着一股子蛮力而已,没有半点精妙可言,殊不知这不过是表面上的障眼法罢了。

罗杀生这人表面看着就是一个膀大腰圆的莽汉,实则极有城府,他这轻敌大意的架势虽有三分真,却有七分其实是装出来给人看的,要是宋凌珊以为有机可乘冒然出手,那才是正中他的下怀。

他这一刀乍看之下粗鄙不堪,卫生间对着镜子做其实隐藏着十分凶险的后续变化,只要他心念一动,随时都可以化为雪剑派最为凶险的招式之一,雪杀式。

宋凌珊还不知道自己已从鬼门关面前绕了一圈,真要是中了罗杀生的计,以她现在这点实力根本没有活命的可能,除非林逸强行插手阻拦,那样一来她可就输了。

冯娜见说也不听,干脆不再说什么了。

她让司机开车把安宁和萧元送到安宁在公司附近的住处。

等把安宁送走了,冯娜就赶紧给许女士打电话报告萧元的事情。

许女士倒是看得开:“没事,宁宁辛苦了一年多了,也是该好好放松一下,再说,她就是谈个恋爱,又没说要结婚,不用管太多。”

得,这母女俩是真看得开,冯娜都觉得她多管闲事了。

安宁和萧元坐电梯到了顶层,安宁一打开门,萧元就抱起她,进门之后一脚把门甩上。

两人进了卧室,萧元把安宁压在床上就亲。

安宁推了推他:“你先别急,先把你的情况说清楚。”

萧元不理她,亲完了才道:“你什么情况?”

安宁放松的躺在床上,把那一世的事情和萧元讲了一遍,萧元又是心疼又是气恼,眉头皱的死紧,安宁伸手抚了抚他的眉心:“没事,都过去了,那个时候觉得天都要塌了,现在想想,其实也没什么。”

萧元将安宁困在双臂间,撑起上身看着她:“你怎么坚持下来的?”

因为这些人一旦被抓住,有着极大的可能会直接判死刑,所以,他们才不会有任何的心软,杀一个够本,杀两个稳赚。

在接到电话没几分钟,厅里等候的几位领导和工作人员,便快步走了出来,对于周宇这个神犬的主人,他们可不敢怠慢,这可不只是名气原因,更大的是因为他们也想要得到周宇培养出来的警犬。

与沧海省方面进行联合行动时,黑虎和闪电这两只警犬的强大实力,可以说让他们为之羡慕,这次抓捕行动中,黑虎和闪电立下了很大的功劳。

如果不是它们的嗅觉,想要找到隐藏在深山老林中的制毒工厂,可不是那么的容易,而且在行动开始后,它们更是在旁边不断牵制敌人,同时还与敌人喂养的几只藏獒搏斗,否则他们的损失肯定会更大。

只是由于情报失误,错误的估计了敌人的火力,才导致整个行动从抓捕陷入了追捕。

现在,周宇带着虎子和小宝,亲自来滇南协助,他们非常的感激,自然要表示敬意,有小宇宙的参与,这次行动应该会很快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