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他这样做是为了什么啊?”

“我觉得是想巴结你呢,知道她跟你的关系特殊,故意把她安排到这,好撮合你们旧情复燃呢。”

“但愿是这样。”张鹤川半开玩笑的说道,但他心里更多的则是增添了一丝担忧,因为他觉得宋路这样做是为了巴结他的话有点太勉强了。

就算巴结,事先跟他说一声,问下他的意见,这不应该才是正常操作么?

这不声不响的就把人安排过来了,他就不怕赵圆圆跟张鹤川的关系已经僵到不行了,两人一见面就会充满火药味么?

那样的话,安排过来只会让张鹤川更恼火。

他觉得还是有必要去见见这个宋路,看看他到底安的什么好心。

“对了,宋路叫赵圆圆过来的时候,赵圆圆是什么态度啊?”张鹤川还比较在意这个问题。

“赵圆圆的态度?这已经很明了了啊,她已经过来申请加入了,说明她是接受的啊。”

“那要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接受呢?反正以我对她的了解,她应该是要拒绝才对。”说着,他又联想到了马尾辫,然后急忙补充:“还有就是,非做不可47唯其肉她有个特别要好的姐妹,这家伙一直对我有很大的成见,就算是赵圆圆克夫了心理障碍要来外联部,她这个姐妹也会劝她不要来的,我还是觉得这里面有些问题。”

中年男子的目光望向了许羽,冷冷地说道:“你就是负责人?”

“是。”许羽淡淡地说道。

“我是拆迁办的梁队长,这一片由我负责。你们废品收购站涉及违章建筑。我命令你们这两天赶紧把它给我拆掉。”梁队长淡淡地说道,“这是拆迁的文件,你既然是负责人,你就签了吧。”

连文件都准备好了,这些人明显是要来搞事的。

许羽的目光望向了于大妈,于大妈望向许羽的眼神中充满了嘲弄。

许羽又看着这位梁队长,这位梁队长中间没有头发,是典型的地中海。而且他的手上还带着一个劳力士手表。这手表至少是在十万以上。

被许羽用目光扫视着,梁队长觉得很不爽快。

这时候,周涛急忙迎了上去,笑着说道:“梁队长,这是我们的手续证明。我们的建筑是合法的。”

看着周涛递过来的文件,梁队长的神色越来越难看了。

他发现废品收购站还真的没有违建。《迷路》唯其

不过,他刚才这么说了,现在他怎么可能自己打自己的脸呢?

为了避免她更尴尬,张鹤川急忙把话题转移开,让崔小童赶紧主持外联部的年终总结。

半个多小时后,年终总结完成,随后崔小童把张鹤川叫到了外面没人的走廊里。

“我已经帮你打听出来了,赵圆圆是为什么要来外联部的了。”

“为啥啊?”张鹤川迫不及待的问。

“人家本来是不打算来咱们外联部的,是去生活部报名的,但是学生会一个副主席叫宋路的,说生活部人太多了,暂时不需要人,先让她来咱们外联部锻炼锻炼。”

“宋路叫她来的?”张鹤川有些意外。

这个宋路他是知道的,是学生会的副主席,两人之前也打过交道,关系怎么说呢,只能说是刚好认识不算很熟,也没起过矛盾,也没有其他的交集。

“他把赵圆圆弄到这边干嘛啊?他难道不知道我跟赵圆圆的关系?不知道我在外联部当副部长呢?”张鹤川疑惑的问道。

“肯定知道你跟赵圆圆的关系啊,而且也知道你在外联部,再说了,咱们学校那么多部门呢,他干嘛非要往外联部安插啊,我感觉跟你有关系啊。”崔小童猜测到。

"三长老所说,倒是个办法。不过这么做,不太厚道,据为己有小说传出去对我们名声也不好。"邱家二长老说道。

"怕什么?他就算说出去,我们也可以矢口否认,他一个人口说无凭。"三长老笑道。

"虽然这么做不地道,但是为了洗髓丹,为了保住我邱家的天地灵气,我觉得值!"邱家大长老说道。

"好,那就这么定了。"掌门当即表态。

洗髓丹巨大的吸引力,是掌门无法抗拒的。

……

另一边,林云在弟子阿喜的带领下,在邱家家族的街道上转起来。

街道上。前方围了一群人。

"发生什么事了吗?"林云盯着人群。

"不知道。"弟子阿喜摇头。

"走,去瞧瞧。"

林云说完之后,便走上前去。挤入人群。

人群中央。

"小少爷,你放过我吧!"一个年轻女子跪在地上,女子长得颇有姿色。

"阿香。让你做我小妾,是你的福气,再说你爸妈都同意了,你别不识好歹。"一名青衣男子抱着膀子,他腰间还挂着名贵玉佩。

“先做血常规,肝功五项和菌群培养。一夜沉沦非你不可全文”周军当机立断,开始指示诊断工作。“证实肝衰竭状态后立刻上多烯磷脂。先给他慢推两支看看效果。”多烯磷指的是常用的护肝类药物多烯磷脂酰胆碱注射剂。西药的名字大多长且拗口,医生们大多时候会用约定俗成的简称来称呼。这种称呼每个医院甚至每个科室都有所不同。

“顺便检查一下肝功,做个脑部CT确保他脑子里没有出血。”周军继续补充道,他忽然对着那笔正在纪录的孙立恩道,“你觉得还需要什么检查项目?”

“我觉得……”孙立恩想了想,“加个腰椎穿刺吧,排除一下其他的神经系统病变。”

“嗯……”周军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拥有足够的医学理由,而且做起来很不舒服。”他朝着孙立恩笑了笑,“我喜欢这个主意。”

这并不是报复行动的一部分啊……孙立恩苦笑着点了点头。

刘副主任仍然没回来,大概是在手术室里继续监督起了林兰的手术。被孙立恩一个电话叫过来的蒋伦倒是动作挺快。这边刚刚给郑筱萸抽完血,他就出现在了抢救室里。

一抹淡然迅速回道:是吗?能告诉我吗?我想去买点。

钱富:还买什么,我送你点得了,这玩意儿我有。我的小幸运唯其

一抹淡然:哎呀,这多不好意思。

钱富:这有啥的,小事一桩,不用客气。

发完顺手拉开抽屉,随手拿出两张五十面额的Q币卡,刮开背后的密码,然后连同卡号和密码,一并给她发了过去。

“这是Q币卡的账号和密码,你找到充值中心,然后输入你的QQ号,再填上这些账号和密码,最后点击确认充值,Q币就到你账上,你就可以去买装扮了,你去试试。”

一抹淡然照做,然后迅速发来回馈:呀,真充上了,谢谢谢谢,太感谢了!

“客气啥,都说了,小事一桩,以后想要Q币了直接来找我,我帮你充。”钱富豪气十足的回了一句,心里乐开了花。

拿人手段,吃人嘴软,这话还真是没错啊,一百块钱送出去,态度立马不一样了,这话说的,看着就亲切。

看来这条鱼也快被他拿下,送进池塘里了啊!

那句歌词怎么唱来着?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尤其搭上了点卡代理这趟车,每天数钱数到手抽筋,自忖已经成了成功人士的钱富,越是不搭理他,他心里越来劲,勾搭起来就更上心。

这次原本以为也会像之前一样,得停上几分钟才能收到对方的回复,但是没想到,消息才刚发出,回复就来了。

一抹淡然:装扮QQ秀。

QQ秀?

钱富愣了一瞬,然后迅速恍然,作为QQ的忠实用户,之前推出的QQ秀功能他也是知道的,只是自身直男属性太强,对这种小孩子玩意完全不屑一顾。

不过如果能当成话题,勾搭一下妹子,去了解一下倒是也挺好的啊……钱富自觉找到了搭讪新技巧,手上快速回道:

“你喜欢QQ秀?难怪你的QQ秀看着这么漂亮,装扮的真好啊。”

一抹淡然:其实还好了,QQ刚推出了新版本,又添加了好多新道具,如果能装扮上肯定更好看,但是很可惜,要使用新道具,得交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