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直是一场闹剧!

欧阳震宇和周围人连忙上前,把厮打在一起的两个女人拉开。

可是,拉开的时候,欧阳兰还硬生生的拽下了欧阳莲的一撮头发!

后者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捂着头,满脸的疼痛与怨毒。

亲生姐妹闹成这个样子,也真是够极品的了。

欧阳兰被扯着胳膊,还一副歇斯底里的模样:“欧阳莲,你给我等着,我要是不把你这这张脸给划烂,我就不是欧阳兰!”

“岂有此理,真是混账东西!”

欧阳健见此,气的胡子乱颤,站起身来,走到欧阳兰的跟前,怒道:“你给我清醒一点!”

“关你屁事,你个老不死的东西……”欧阳兰正处在气头上呢,母老虎的性格一爆发,那真是谁也拦不住,血冲脑门,六亲不认,张嘴就要骂欧阳健。

不过,话一出口,她才意识到冲动之下发生了什么,连忙改口:“爸,我……”

啪!

她的话还没说完,脸上已经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莫干眉头一皱,冷然道:“怎么,你对我刚才说的话有什么意见?”

“呵呵。”

方川却笑了笑,摇头道:“算了,形容腿疼的的幽默句子我毕竟是客人,来拜访镇元道人,商议一些大事,为了你这个小人物而伤了和气不好。”

“什么?!”

莫干几乎是气疯了,这个小子,不知死活,竟然敢说这样的话,简直是找死啊!

他的眼睛里,几乎都喷出了怒火。

嗡的一声,一柄耀眼而充满了杀气的飞剑,一下出现在了他的身体周围。

他似乎就要动手。

杀气已经将方川锁定。

其余的人,也都对方川露出了敌意,似乎只要有需要,就会同时出手,将方川斩杀。

杨泰都头皮麻!

孙胜却一脸淡然,并没有将此事放在眼里。

他说着,有种的魔火更强的强烈。

傅红雪的额头上,冒出了一颗颗豆大的汗水,他的脑海里,出现了许多恐怖的幻境。

他看着这男子:“你究竟要把我怎么样?我知道你的名字,黎青牛!”

“嗯?”

这男子停了下来,嘴角一勾:“呵呵,原来是这么回事!看来,我是低估了方川的实力了。”

他顿了一下:“不过,方川还是帮了我一个大忙,把你打成现在的状态,我正好可以奴役你。有了你这样的一个高手,经过我的手段,让你轻轻松松突破。”

“嘿嘿!”

“想象都兴奋啊!”

这个男子舔了舔嘴角,跟着,眼神一凛:“既然这样,那就去死吧!”

轰!搞笑短句子能笑死人的

他一声大喝,跟着,身形一晃,速度极快,瞬间来到了傅红雪的身前。

噌噌噌——

傅红雪的剑术,也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剑气爆发,凌厉而凶残。

但是——

“镇元道人?”

方川顿时想起了,西游记当中,那个隐世不出,身份地位尊崇的镇元子。

难道,这里还有人参果?

他嘴角一勾:“你的背后是镇元道人?”

“对。”

杨泰点了点头:“镇元道人是我的师伯,他早就推演出来,上苍之境不能长远下去,而变数迟早会来。”

他看着方川:“而你,就是我师伯算出来的变数。”

“看来你的师伯的推演之术还不错。”方川笑了笑,又看了一眼孙胜。

孙胜只是安静地站在他的身后,没有说话。

显然,这一切都以他为主。

他又道:“既然如此,我们就去拜访一下这个镇元道人。”

说着,杨泰领着他们降落到了五庄观道场。

五庄观咋一看,只是一个普通的道观。

但,当他们落到道观门口时,就看到了金碧辉煌的,仿佛通往天堂的石阶。

一阶一阶,延伸到了天边。

“时不我待。”苏无限说道。

苏炽烟拉了苏锐一下,压低声音:“欧阳家今天晚上已经聚齐了,不选在这个时候上门,你还想等到什么时候呢?”

“你们真高调,我一贯是不喜欢热闹的。”苏锐摇了摇头:“跟着他去踩人,我怎么会有一种狐假虎威的感觉呢?疼痛难忍的心情说说”

走在前面的苏无限听了这句话,竟然咧嘴笑出声来,表情看起来甚是开心。

看着苏无限在笑,苏炽烟在一旁越发的震惊,但震惊来震惊去,也就习惯了。苏无限平日里可是傲气傲骨于一身,绝对没有这样的平易近人,他对苏锐的态度和对别人的态度都是截然相反的,由此可见,苏锐这个弟弟在他的心里拥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

“你笑什么?”苏锐说道。

“你刚才的话,是对我的褒奖,我很荣幸。”苏无限头也不回。

苏锐也笑了:“你这句话,又何尝不是对我的褒奖呢?”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难得的露出认真的神情。

苏炽烟看着这兄弟二人,心里忽然闪过了一个成语,情不自禁的就说了出来:“难道说,这就是惺惺相惜吗?”

要是水灵珠出了事,她们这些护卫,怎么跟老爷子交代?

然,此刻被怒火包围的水灵珠又哪里听得进去小丫头们的劝阻。

“都给我让开!”

“嗡嗡……嗡嗡……”

北王斩震动的越来越厉害,腿疼发表一下说说仿佛一头兴奋的雄狮,随时等候扑向水灵珠。

小丫头们终究是阻拦不住,水灵珠挥舞着拳头冲向沈天啸。

“嗡!”

突然,北王斩发出一声巨响,刀身上迸发出一圈强劲的刀气,竟是将水灵珠直接弹飞回去。

水灵珠震惊不已!

沈天啸根本不需要动手,单单是他那把北王斩,就足以让她喝一壶的了。

这北王斩,也太恐怖太可怕了!

水灵珠终于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沈天啸的对手。

不,不应该这样说。

而应该说,自己和沈天啸,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可是,她也是战神级的修为啊,在岭南一带,那也是能排的上名次的,怎么到了沈天啸面前,竟如此的不堪一击。

…………

几人走到了楼下停车场,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已经停在那里了。

这一辆车在首都的名声很响亮,常年停在君廷湖畔,但是这辆车每次开出来,几乎都必有大事发生。

而上一次这辆劳斯莱斯幻影出现的时候,还是秦悦然和欧阳星海的订婚宴上。

那一次本来倒也是件大事,但随着苏锐带着十二架直升机的出现,把“大事”变成了“大事故”。

在上车之后,苏锐忽然说了一句:“我好像没吃饱。”

司机正准备踩油门,形容脚很疼很疼的说说一听这话,油门都没踩稳。

带着白手套的司机擦了擦头上的冷汗,都在传说这哥们够随性,现在看来可绝对是名不虚传啊!

苏无限的头上也要冒出黑线来了,刚才那好几个盘子都空了,苏锐居然还说他没吃饱?

“菜的味道不错,但分量实在太少太少了。”看样子,苏锐对菜的分量太小一事还是很有怨念。

“我敢说,这家餐厅的老板绝对是个黑心的家伙,一顿饭就那么贵,昧着良心赚黑心钱可活不长久。”

所以,他们在中港龙城小区门口分手。

阳光普照!

方川伸了一个懒腰,他如今就是要找合适的机会,在合适的地方,彻底渡劫,将体内所有的真气再升华一次。

这样,他才能够真正意义上的筑基修士。

“嗯?”

他才走了几步,忽然,他就感应到了留在傅红雪体内的追踪术,传来了傅红雪的意念。

是黎青牛出现了!

方川大喜,连忙通过感知,知道黎青牛正在他东南方向。

嗖——

他闪电般御风而起,没入云端,以三马赫的速度,砰的一声,眨眼就往目的地飞去。

不过片刻,他已经来到了傅红雪所在的位置。

他神识一扫,就发现了傅红雪,正在跟一个穿着黑色衬衣的中年人对峙。

“你确实很厉害,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是想要害死我!”傅红雪冷哼一声,举着赤霄剑,对准了那男子。

那男子冷笑一声:“没想到,方川竟然没有杀你,这跟我想象的不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