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欣欣紧紧的握住手里的手机,青筋都暴了起来。

终于在深呼吸了几次之后,顾欣欣冷静了下来。

“怎么会不行呢,请您不要介意我刚才的举动,您要多少,我都给。”

私家侦探听到顾欣欣的话,笑了笑。所以,最后不还是得妥协吗?何必生那么大的气呢。

两个人商定好价钱,顾欣欣就立马转了过去,她也收到了私家侦探发来的邮件。

只是还附带着一句话:你调查这些做什么我无权干涉,但是如果惹恼了一些不该惹的人,最好不要牵扯到我。不然……

后面的话没有再打出来,顾欣欣也压根没有把私家侦探的话放在心上。

点开邮件,顾欣欣修长的手机在屏幕上划着,看着资料。

顾眠最近确实和陆止琛走的挺近的,最近还一起约去了鹿弦庄。

顾欣欣看了看日期,又想了想。

这不就是自己一直联系不上陆止琛的那天吗。

原来那天陆止琛一直没接自己的电话,是因为那一天都和顾眠在一起。

今天为了转移小姐妹们的注意力,放出豪言只要是她们看上的东西自己买单。

结果一个个的就跟没见过东西一样,王爷休书请接好狠狠地宰了自己一笔。

顾欣欣回到家中就把自己缩进房间里。

眼睛一直不离开自己的手机,就等着私家侦探给自己发消息。

没一会儿,顾欣欣的手机就响了。

“查到怎么回事了吗?”顾欣欣刚接通电话就赶忙询问。

“查到了,但是这次情况有些特殊,我们的价钱还要再好好谈谈。”被处理过得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顾欣欣来气了。

“什么?谈价钱?为什么?之前不是已经谈好了吗?”顾欣欣的声音提高了不少。

其实也不怪她有这么大的反应,主要是刚被人坑了一笔钱,现在私家侦探又来和自己谈钱。

私家侦探把手机移开,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如果你觉得不行,那我们就免谈了。”私家侦探丝毫不受顾欣欣的影响,冷淡的说着。

木婉香再次听到哥哥这声惨嚎,痛彻心痱,猛然低头一咬,把抱着她的男人的手咬出一个大口子,男人一松手,木婉香回身一踢,身子弹射出去,扑向病房房门。

老太太眉头一皱,一挥手,啪一声响,木婉香弱小的身体被她一掌拍飞,撞上了墙壁,发出“嗵”的一声响声。

木婉香惨叫一声,软绵绵倒在地上。

这时叶莹也才跑到这边,《王爷休书请接好》顿时傻了。

“香香!”

叶莹跑过去一把扶住木婉香,眼里满是不解。为什么外婆要打她的好朋友?

“外婆!为什么打香香?”叶莹语气非常生气,但却还是保持着对外婆的尊重。

这个外婆可不是奶奶,她有点怕她。

木婉香喘着气,流着泪水,伸出小手指向病房:“莹莹,快救救我哥,他们在打我哥,我听到了,我哥在惨叫,他肯定很痛很痛!!”

哥哥从来不会发出这样的惨叫声,木婉香最佩服哥哥,以前被老妈打得都出血了也不吭一声。

叶莹一愣。

老太太一脸漠然,突然看向跑来的木婉香,一指:“拦住她!”

一个保镖一把抱住木婉香。

木婉香恐惧的大喊大叫,挣扎着,泪水漫漫落下。

她听到了哥哥的惨叫声,知道一定是这些人在折磨哥哥!

“哥!!”

可惜,此时的木小天又连中三刀,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了。

曹雪梅哈哈大笑,拔出刀,指向左腿,噗一下,一穿而过:“第五刀!哈哈哈,开心吗?痛不痛?爽不爽?!哈哈哈,你叫啊,叫啊!不叫,就是不痛!!”

她的刀在木小天的左大腿上搅拌了一圈,王爷的白月光重生了刮中骨头,响起阵阵毛骨耸然的刮骨声。

“瓜瓜……”

“啊!!”

强大如木小天,曾经的天上第七的仙尊,此刻都无法忍受这种残忍的折磨,毕竟他现在还没有恢复仙体的万分之一,本质上这具身体还是凡胎。

木小天的惨叫惊动了所有的医生护士,大家蜂拥而至,但看到门口外的老太太,所有人都只能远远的观望,不敢靠近。

“吼!”

就在这时,两头泰坦巨猿,疯狂朝着杨云帆扑来,抬起巨大的巴掌,一把拍向杨云帆的位置。

它们的手掌就跟两座肉山一样,上面有一道道金色的符文闪烁,蕴含着大地的力量。要是被拍中,杨云帆的肉身恐怕瞬间会变成了一滩烂泥。

“太慢了!”

杨云帆目光一凛,瞬间,金色的火焰萦绕在他身上。

他身影掠动,火焰发出“嗵嗵”的爆炸声音,爆发出一层层火焰热浪,近乎扭曲了空间。在这样的高温之下,杨云帆的身影如鬼魅一样,腾挪而上。

那些泰坦巨猿根本无法捕捉杨云帆的速度,只能呆呆的目送他宛如游龙一样,直冲九霄,来到了它们的头顶。

“轰!”

跃上云头,杨云帆双手忽然张开。

眼眸之中,金色的火焰气息退去,取而代之的则是出现了浓郁的血色。

“山河图!”

他眼中的血色流转,射出两道红色光芒,落在他双手之上。与此同时,他体内鸿蒙神树其中一片神叶之上,蕴含着禹皇山河图的神纹,缓缓流转了一下。医妃王爷请给休书

人性之中最为可耻的莫过于帮亲不帮理,而能站在公义公理的角度去思考,难能可贵。

南明月给木小天的印象极佳,他心中记住了这份人情。

曹千春跟着南明月离开,出门前回头看了木小天一眼,眼神里有些关切,但没说什么,顺手关上了房门。

此时整个病房里只有曹雪梅和木小天,一个是手下败将的母亲,一个疯女人,一个是重伤在身的小年轻。

木小天几次张嘴,想赞美一下她,然后得到最后一个积分,从而得到仙药,但面对一个这样的女人,他真是开不了口,纵死,无悔。

“来,赞美我,你不是挺能讨女人欢心的吗?一个大肥婆都能在你嘴中变得美若天仙,那我这样的,你觉得是什么?”

曹雪梅提刀走向木小天,面色冷漠如蛇,眼睛里的怨毒化成了实质,整个病房似乎都被一层黑气笼罩起来了。

练体境巅峰!无限接近气境,只差一个契机。

老实说,这个女人自然有一种与众不同的美,冷艳二字最能形容。但往往冷艳的女人只能当成花瓶,却是极难相处,更不能娶了当老婆,王爷的宠妾否则一定是一桩非常不幸的婚姻。

这时病房里又传来木小天一声凄惨的叫声。

“有本事你一刀杀了我!”

病房里木小天疯狂的大叫起来。

十五刀了!

这个疯女人!!

他知道这一次自己在劫难逃,可他不服啊,不想死啊,好不容易才回来,结果落在一个疯婆子手中,屈啊!

南明月再也忍不住了,要推门进去,老太太喝斥:“站住!!谁也不能进去!!让雪梅发泄发泄,也许病就好了!”

南明月愕然看着老太太:“他罪不致死!!”

老太太哼一声,瞪了南明月一眼:“一个废物,能治好我女儿的病,算他还有点用!”

南明月咬牙切齿,掏出手机。

老太太哼一声:“最好你别打,否则我会使用我的权利,免掉你的一切职务,赶出南火门!!包括她!!”

她一指曹千春。

南明月手一抖:“她可是你亲孙女!!”

老太太漠然:“亲儿子都没用!”

南明月无奈收起手机,突然看向叶莹,给她使了一个眼色。

叶莹点头,转身就跑。

“三十刀了,哈哈哈,叫啊,叫啊,你不会已经死了吧?”

病房里,曹雪梅拔出刀,有点兴趣索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