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青龙语气坚决:“再麻烦我也得去!人族现在跟妖族局势紧张,我只是去处理一点私事,人族不会因此跟我们闹僵的。”

“少爷,你跟那林云关系虽然不错,可他也只是一个人类罢了,您……您犯的着为他如此冒险,如此大费周章吗?”五爪金龙说道。

小青龙笑了笑:“我跟这臭小子的关系,你不懂。”

……

五天后。

天穹一族门口。

林云再度出现在天穹一族山门前。

“嗯?又是那家伙?快!快去禀报!”门口守门看到林云后,其中一人连忙跑去禀报。

天穹一族,议事厅内。

天穹四长老,匆匆走进大殿。

“大长老,门口传来消息,那林云又来了!”天穹四长老汇报。

天穹大长老闻言,先是一愣,随即冷笑起来:“他还有脸来?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他是嫌上一次没挨够打吗?他人在哪里,闯进来了吗?”

“他在山门外,还没硬闯。”天穹四长老说道。

这位张总,徐同道虽然只在昨晚见过一次,但还是有印象的。

原因有二。

首先是昨晚他这里只卖出一桌全羊宴,史莱姆钻入子宫产卵这位张总是和“金佛”候金标一起来的,而候金标是这条街上最大的舞厅——饿狼传说的大老板,徐同道自然印象深刻。

其次,是这位张总四五十岁的年纪了,却依然挺帅的,是个老帅比。

年轻的帅哥,不罕见,这年头……四五十岁的男人还能帅得起来的,真的不多见。

所以,昨天徐同道就多看了这位张总几眼。

至于徐同道为什么知道这人姓张,那就更简单了。

他把全羊宴做好以后,候金标等人吃了一个多小时才离开,这期间,徐同道没菜做的时候,就坐在吧台里面喝茶。

他的小店就那么大,候金标等人聊天的内容,他是想听不见都不可能,自然也就听见候金标和那两个美女对这个老帅比的称呼。

候金标喊他“老张”,那两个美女喊他“张总”。

徐同道看向张总的时候,张总也正好向吧台看来。

“行了,懒得和你BB,不过那个女人的确极品,看的老子都忍不住。可惜人家背后的男人咱们惹不起。

我看那个人也是懒得和你计较,你这个瓢开的值得。不然连我们大老板都得罪不起的人,你打他女人的注意真的以为燕京的河里淹不死人啊?”保安经理有点侮辱人的拍了拍下年轻的脸转身走了酒吧中。

三辆大奔驶入一片高档的小区中,皱着眉头的杨东旭伸手搀扶着李莉从车上下来,史莱姆入侵身体改造坐上了地下停车场的电梯,身后跟着吴生和四个保镖。

电梯门打开摇摇晃晃被杨东旭搀扶的李莉去开门,吴生和两个保镖先进去,几分钟之后出来对杨东旭点了一下头。

然后带着保镖坐电梯离开,杨东旭扶着李莉进了房间把门关上。

李莉低身想要那妥协给他换上,但身体摇摇晃晃的被站稳,杨东旭自己拿了妥协。同时把李莉的高跟鞋一起脱掉给她套上拖鞋。

“我.....我去洗下澡。”看到杨东旭一直皱着眉头,李莉不禁开口说道。

看着李莉虽然有些站不稳但意识还算清醒,杨东旭没有说话放开了她向客厅走去。

“回去!”沉默片刻李莉开口说道。

他知道如果她说继续留下,那杨东旭会毫不犹豫让她下车,以后双方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开车。”杨东旭神开口说道。

前面司机按了一下喇叭,前后两辆车站在外面的保镖打开车门上车,围观的人员连忙让开三辆大奔缓缓驶出人群进入主路。

“MD,滚开不要拦我,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看到刚才打自己的人竟然就这样离开,别打的小年轻不乐意,猛力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保安,想要去拦车。

但还没等保安上来堵住他,跟在他身后来帮着打架的同伴一把拉住他。

“别冲动。”

“滚开,拦我连朋友都没得做。”刚才还硬着脖子,感觉自己头上挂彩满脸是血的小年轻,史莱姆入腹撑大肚子一把摆开自己的朋友。

“看下车牌,咱们惹不起。”被摆开的同伴又连忙拉住了小年轻。

“狗屁的车牌。”

“行了,人都走了还闹什么?有事儿去包扎一下,没事儿爱干嘛干嘛去。今天这一单给你免了。”保安经理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到小年轻还在闹腾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姚柄挠了挠脑袋:“可是我找不到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许阳问:“什么是数脉?”

姚柄回道:“一息六至,往来极速!大约脉搏一分钟跳动在90到100往上!”

听了这话,病房里的几人都看向了旁边的仪器,上面显示这孩子的心跳是一分钟180下。

许阳又问:“如果是孩童出现数脉应该怎么判断?”

姚柄顿时眼睛一亮:“哦,我知道了!《频湖脉学》上说‘唯有儿童做吉看’,所以他的脉象应该是浮脉。”

其他人又看许阳。

许阳摇了摇头:“不,这孩子就是数脉,是病脉无疑!”

“啊?”姚柄有些意外。

许阳看着他,跟解释道:“你一定要记住一点,寄生虫之钻阴虫禁漫不是所有的数脉都主热证。一旦脉搏每分钟的跳动在100以上,甚至远超100,那边是热极而生寒,尤其是有些心衰垂危的病人,脉搏甚至是在200以上,这是全身的阳气开始散失了。”

“若是这个时候,你还以为主证大热用寒凉的药,那病人的丧命就在当场了。还有肺结核的病人,他的基础脉搏就在100下,你若是也按照热证来治,也会出大事的!所以这是临床上的要点,你一定要记住了。”

这时候,五爪金龙从外面。

“少爷,你的朋友林云,传信过来。”五爪金龙说道。

“林云?”

小青龙顿时来了精神:“传信内容是什么?”

五爪金龙递上一个信件。

小青龙当即接过打开。

“小青龙,玉莹遇险,我本不想麻烦你,但敌人实力强大,是天乾帝国的天穹一族,只能让你帮忙一二,希望你帮忙从中周旋一二,向天乾帝国施压,让天乾帝国不要插手此事。”

小青龙看完信后,顿时龙颜大怒。

“妈的,敢动我兄弟的女人,这天穹一族,是想被灭门!”小青龙眼睛里燃烧着怒火。

“少爷,我这就命人向天神宫传讯,让天乾帝国不要插手。”五爪金龙说道。

“不,我得亲自去一趟,异形寄生产卵h收拾这天穹一族!”小青龙不假思索。

“亲自去?”

五爪金龙大惊:“少爷,那里可脱离了无尽海域,是人族的底盘,按理说我们不能随意到人类领地,若是前去,有违章法。”

“我给你泡茶。”

“你去洗澡吧,喝什么我自己拿。”杨东旭摆了摆手。来到冰箱前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在客厅沙发中坐下。

李莉犹豫一下看了一眼杨东旭,转身向洗手间走去,很快洗手间开始传来水声。他则是拿起面前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二十分钟左右裹着浴袍的李莉走了出来,面色有些殷红,不知道是酒劲上头,还是洗澡洗的。

不过洗了一个热水澡,她走路稳当不少,不像之前那样东倒西歪的。

“你要不要去洗一下?”李莉低着头问道。

杨东旭侧过头看了一眼头发上还挂着水珠的李莉,“不用了,你没事儿我回去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

李莉连忙快走几步抓住他的手臂,“你今天能不能陪我?”

杨东旭平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说真的,他虽然以前做过荒唐的事情。甚至此时脑袋里都有一些荒唐的想法,但他并没有打算把这些荒唐的想法付诸行动,或者说一辈子都没打算那么做。

因此她不会去集邮,再说要是集邮早就集邮了。毕竟作为海纳的人大老板,内地港台无数明星女神可以让他随便选,现在海纳在好莱坞站稳了脚跟,他更是两个球队的老板,如此国内外随都是便选。

“聊聊天就好。”李莉脸上露出哀求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