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传,华无瑕不仅中医医术逆天,还有在西医界也颇有建树。

十年浩劫那些年,她一丁点音讯都没有,以至于医学界大部分的人都在怀疑她已经死了。

谁能想到,中医界的泰斗华无瑕竟然隐居在葭萌镇这样一个交通不便的偏僻小镇?

楚钟声后悔不已。

要早知华无瑕在这里,他就算是跪在地上,磕九九八十一个响头,也得求华无瑕收他为徒。

只要他是华无瑕的徒弟,无论走到哪里,都是达官显贵的座上宾。

人啊,这辈子,最离不开的就是医生。

尤其是离不开华无瑕这种神医。

叶琳琅在听见楚钟声这话后,只樱唇微启,冷淡而从容的说出八个字。

“心术不正,不配为医。”

楚钟声的俊脸蓦然一沉,他冷冷地看着叶琳琅,眼眸中,浮起一丝丝阴鸷。

心术不正?

不配为医?

她以为她是谁?

有资格对他说这样的话?

他楚钟声想做的事情,谁也拦不住。

“叶琳琅,你要知道倘若不是我不计较你私下闯入手术室、私自使用手术器材,你的父亲,就已经死了,这就是你对待恩人的态度?”

叶琳琅简直被楚钟声如此厚颜无耻的话逗笑了。

除非是水系、冰系、雪系这样能够克制火系的**者可以从容应付,不然其他**者没准儿还没近身呢,就被烧的衣服都没有了。

当然,大哥天上叫是什么动物这些隐藏世家的老祖,除了雨家老祖之外,都是这些年突破至的天阶,当初隐藏世家仲裁协会能对他们产生威慑,也是因为雨家只有雨家老祖一个天阶高手,势单力薄,隐藏世家仲裁协会可以完全压倒他们这些人!

但是这些年,随着隐藏世家仲裁会的创立者的消失,首席大长老也没有了音信,这让这些突破至了天阶的老祖们有些蠢蠢欲动了起来,他们不想再受到隐藏世家仲裁协会的钳制,所以才有了这一次的隐藏世家大会!

不过,在座的几位老家伙,可都是人精,谁也不傻,虽说这一次的目的相同,但是谁也不愿意当这个出头鸟,毕竟,万一隐藏世家仲裁协会的大长老还在呢?万一他回来要处罚违反规定的隐藏世家呢?

更何况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也不相信腾飞集团能够做出类似C—2“灰狗”舰载运输机的仿制机型出来,因为腾飞集团这么多年别看在国内搞的风生水起,貌似哪儿都能插一脚,搞得跟百科全书似的。

可实际上在国际巨头眼里腾飞集团也就跟德国或日本的某些高技术企业差不多,大哥二哥三哥四哥的谜语就是个能力稍微出众的,可以跟得上美国巨头节奏的廉价的配套供应商而已。

实际上也还真就这样,腾飞集团的产品都是什么?碳纤维复合材料,高性能铝锂合金,卫星散热系统,飞机的产品组装线设计。和系统整合。

这不是配套供应商?什么是配套供应商?

所以那洛马等一众巨头哪里,腾飞集团就是个给他们辛辛苦苦干活的苦力,至多也就能穿个西装革履的高级打工仔罢了,这样的企业你让他研制飞机?不等于是让NBA的乔丹在超级碗的橄榄球场上玩儿四分卫,完全的搞错了方向,妥妥的开玩笑嘛!

飞机,图着在红丸子的飞机降落在了茶素的机场。茶素机场就是地区小机场,不是国际机场,这种国外的飞机几乎没有,所以当一行人下来的时候,机场都让地勤的漂亮妹妹拿着鲜花列队欢迎了。

下了飞机,张凡从客人就变成了主人,在丸子国的时候,张凡任事不光,就踅摸怎么找钱了,下了地他就要负起责任了。

“张院,辛苦了!”

老陈带着政府的好几辆考斯特等在机场,茶素政府的这几辆考斯特,平日里轻易是不出动的,但保养的相当不错。也就欧阳和张凡面子大,不然一般企事业单位是借不出来的。

“不辛苦,不辛苦,家里准备的怎么样?”

张凡和老陈握了握手。

“一言难尽啊!”老陈略有唏嘘。大哥到处跑谜语底“不过接待工作您放心,出不了问题。”

这也是为什么腾飞集团在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就脉动Ⅲ飞机总装线的交易中提出获得C—2“灰狗”舰载运输机某些技术的原因所在。

自己没有就只能想办法去找,恰恰这方面洛马公司经验十分丰富,技术也十分先进,奈何碍于所谓敏感技术的出口限制规定,洛马公司没办法C—2“灰狗”舰载运输机的技术转让给腾飞集团。

那腾飞集团也就没办法将所有的脉动Ⅲ飞机总装线相关技术转让给洛马公司,两家为此谈了十多轮,可就是达不成妥协。

甚至于,洛马公司提出多增加三亿到五亿美元的费用。

可腾飞集团依旧不让步,三、五亿美元,说实话,腾飞集团还真没放在眼里,不说别的波音公司正在使用的那套脉动Ⅲ飞机总装线光一年的维护费用,腾飞集团就能拿到五点五亿美元。

差落马的三、五亿美元的费用吗?只要这条生产线落成,腾飞集团想挣这点儿钱跟玩儿一样。

所以相较于金钱,腾飞集团更看重的是技术,因为C—2“灰狗”舰载运输机对于腾飞集团来说可不单单是解决了一项舰载机型这么简单,更重要的是,基于C—2“灰狗”舰载运输机腾飞集团能够掌握,弹射起飞、尾钩着舰式飞机整体结构布局的理论算法和材料选择。大哥到处跑二哥天上叫

下了飞机,张叹预定的网约车已经在机场外等候,三人直接上车,弯弯转转,一路颠簸,终于在傍晚时分接近黄家村。

夕阳正在落山,四周的丘陵一半已经完全沉浸在暮霭中,被黑黝黝的另一半被鲜红的夕阳映照,山谷中晚风吹过,送来草木的清香和刷刷的松涛声。

白家村已经出现在视野里,在高高矮矮的丘陵中,当汽车开到某个角度时,就能够瞥见村子一角。

直到转过一道弯,白家村彻底呈现在眼前,视野里,一位老人拄着拐杖,身边站着一个小不点,站在村口往来路的方向张望,看到他们的汽车出现,开心的挥手,往前迎上来。

“停车!”张叹立刻说。

小白已经伸头到车窗外大喊奶奶。

张叹打开车门,叮嘱小白:“慢一点,不……”

话没说完,小白已经爬下了车,蹦蹦跳跳跑向奶奶。

她都多久没有见过奶奶了,跑到她面前蹦跶个不停,不断喊奶奶,但是懂事地没有扑上去,葫芦娃大哥二哥三哥skr奶奶拄着拐杖,抱不动她了。

张叹:“没关系,本就应该是我主动的,我早就想去看望她老人家。”

马兰花又说:“我和您一块回去,还有姜老师想小白了,我们要带小白一块回去。”

“没有问题,小白给奶奶画了画,她好几次说想奶奶了,正好回去。”张叹说。

马兰花心想,她怎么不知道小白给姜老师画了画,也没听小白说想奶奶的话呀。

张叹主动买了机票,第二天就和马兰花、小白启程去四川。

小白由马兰花牵着,小朋友坐在车上,又好奇又激动,真的要坐飞机吗,她好激动。

到了机场,三人过安检,登上飞机,说:“下午三点就能到四川,傍晚时分能够赶到黄家村。”

小白坐在张叹和马兰花中间,闻声好奇地问张叹:“张老板,你真的和小白去看奶奶吗?”

张叹笑道:“对啊,你欢迎我吗?”

“嚯嚯嚯,欢迎你噻。”

飞机行程3个小时,刚起飞没多久,就到了午餐时间,吃了午餐,小白开始打瞌睡,小脑袋歪倒在张叹肩膀上,为了让她睡的舒服,张叹把座位之间的护手打起来,这样小白就能头枕在他的大腿上,再叫空姐要了两份毛巾毯,盖在小白身上,另一份给了马兰花。

“楚医生,你不会想和我为敌。”

叶琳琅是医生。

善良、仁爱。

却并不意味,她就是一个任人欺侮的软柿子。

那一瞬间,楚钟声几乎都要怀疑,站在自己面前的,不是一个小女孩,而是一位历经沧桑的超级大佬。

叶琳琅轻而易举的洞悉了他内心深处隐匿的想法。

“叶琳琅,你误会了,我并没有和你为敌的意思,事实上,我只想和你一样,拜华无瑕为师。”

楚钟声昨天特意和叶云开夫妻闲聊几句,拉近了一下彼此的关系。

最后,楚钟声特意送了礼,去了医院档案室查了一下资料。

最终从叶云开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一个真相,叶琳琅的师父,竟然是“华无瑕”。

在昭化县,可能没有人知道华无瑕是谁。

楚钟声这个医科大学的毕业生却是知道华无瑕是谁。

“华无瑕”是中医界泰斗。

一手金针,出神入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