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平静的湖面,此刻荡起一圈圈的涟漪,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即将要往外冒。

看到这里,众人都是喜形于色,纷纷攥紧了各自的武器,不管等会水里有什么东西出来,他们都会在第一时间下狠手!

然而,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水里的东西死活不肯露面,仿佛是感觉到了水面上潜在的危险,又沉入了水潭深处。

看着逐渐归于平静的湖,阿达心里那叫一个气啊!

“这该死的畜生,难不成是发现我们了?”

有人回答:“不应该啊,咱们隐蔽的好好的!”

话音刚落,又有人成竹在胸道:“没事儿,就不信那畜生不上来换气!”

新鲜空气,对于所有生灵而言,那都是不可或缺的东西,即便鱼龙肺活量在强,也终究是要浮出水面呼吸一口空气的。

在这个前提下,绿荫村众多猎人是纷纷放松了警惕,等待着猎物忍不住初学换气的那一刻。

就在此时,身后却是传来了一道脚步声。

猎人们纷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从刚才绿荫村众多猎人的对话中,不难看出对方村落内,如今已经有强大修者坐镇的事实,这也是为什么巴黑明知肖舜是个修者的前提下,还要避而远之的理由。

迎着巴黑满是担忧的目光,肖舜从容不迫的说着:“只要你不出面,他们有谁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呢?兄战之多了个弟弟”

巴黑一愣,脑子开始快速的运转了起来。

眼下知道肖舜身份的人,也就只有清河村一干人等,除了他们之外,整个荒芜之地没人知道前者的身份。

纵然绿荫村在消息灵通,只要没有通风报信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查探清楚肖舜的底细。

联系到这里,巴黑心中的担忧顿时消散了不少,试探性的问了肖舜一句:“恩公,你真决定要动手?”

闻言,肖舜耸了耸肩膀:“不动手的话,村子里的人,今年只怕是要挨饿了啊!”

他虽然对那鱼龙充满了兴趣与好奇,但真正让他决定出手的原因,还是想要给清河村那帮朴实的村民们准备充足的过冬食物。

这时,巴黑忍不住问出了一个憋在心里许久的问题:“恩公,您为何对我们这么好?”

这是个在华夏流传很广的话,可是丹妮尔夏普却没有听过,她硬生生的憋着笑,憋的很辛苦。

在笑着的时候,她的美眸看了苏锐一眼,柔和的波光缓缓流转。

“今天我来做主,把这里好吃的菜全都点了。”李万义充满豪情的说道:“大家今天晚上尽情的吃,尽情的喝,一切都算在我的头上,咱们不醉不归!”

云空蓝大喊了一声好,兄弟战争弟弟可爱受苏锐也很给面子,附和着鼓掌。

不过这个时候,丹妮尔夏普淡淡的出声了:“请问,我能不能给我自己点几道喜欢吃的菜呢?”

因为此时的她已经摘下了墨镜,明艳的面庞让所有人都黯然失色,李万义一见到这极致的容颜,立刻挪不开眼睛了:“当然可以,当然可以,我说过了,今天晚上点的一切都算在我的头上!”

得,丹妮尔夏普要的可就是这句话呢!

她知道苏锐要整这个家伙,看热闹觉得不过瘾,因此也想主动的参与进来。

苏锐一看丹妮尔夏普的样子,就知道今天李万义要倒霉了。

其实就算蓝古扎不说,被中心的人知道的话,也多少能够猜测到一些真相,不过等到了天阶岛之后,林逸可以让蓝古扎变幻一些容貌,或者让韩静静研究看看有没有可能直接让人来天阶岛的方法。

不管怎么样,只要蓝古扎去了天阶岛,总是能够有说辞的,而且林逸的计划是到了天阶岛之后,让蓝古扎去那些海域中历练一些时候,兄战之病娇少年寻找属于他自己的机缘,倒也未必会引起中心的注意。

“好,等静静出关之后,我们就准备回天阶岛了,到时候我会让你进入一个空间,这个空间是我专属的,不能有别的活人进入,但是灵兽却可以在里面生存,你本体是海蛟龙,也属于灵兽的范畴,所以我估计你是可以进去的,只是在穿越位面进入天阶岛的时候,我不能肯定你是不是会有问题。”林逸凝重的说道,这真的不是他故意吓唬蓝古扎,鬼东西都没能在世俗界醒来,焦牙子也无法出现在天阶岛,谁知道蓝古扎会不会出问题?

蓝古扎哈哈一笑道:“老大你放心好了,我蓝古扎被中心抓去都没死,被老大你给救了出来,说明我跟着老大你就能够有好运相伴,一定没有问题的!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吧!”

王流看看辛蕊,笑道:“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卖点都介绍到了,分寸拿捏的也很到位,段姐不愧是销售精英。”

辛蕊点头赞许,然后突然话音一转:“但是,推销的有点太制式了,感觉有点僵硬,不够灵活,卖点也不够突出。”

上半句段梅还嘴角微翘,隐隐有些自得,下半句表情便陡然一僵,紧紧皱起眉,看着辛蕊一脸的不服气。兄战之新来的弟弟好沉默

会议室里其她人也都看了过来,表情精彩,话她们也听到了,这一顿刺挑的,这是来砸场子的啊。

王流挑挑眉,乐道:“很自信啊,你来示范一下?”

辛蕊点点头,一点都没推辞:“可以,但是能把楼盘资料先拿给我看一下吗?”

王流侧过头道:“拿份资料过来。”

段梅快步去拿了资料,面色严肃的递给了辛蕊,凝重的看着她,刚才自认为老练的推销,居然被她说的一无是处,她倒要看看,她能拿出什么更好的说辞出来。

辛蕊接过资料,低头翻看起来,几分钟后抬起头道:“可以了。”

“我们,后会有期!”叫完名字之后,李倩一咬牙,说出一句别语,然后转身就朝着飞船舷梯走去。

看着李倩的背影,陈岳猛然伸出手,想要抓住一点什么似的。但紧接着又颓然放下。

他先前绝对不会想到,他心中产生的不妙感觉兑现时,竟然不妙到了现在这样的程度。这种不妙,竟然是他和李倩夫妻分离!

更扯的是,分离来得这么快速这么毫无征兆,而且连道别的话语都不允许讲上太多,兄战之新来的弟弟会画画仅仅就一句‘后会有期’。

陈岳从来不会怀疑他与李倩之间的深情。他相信李倩现在看似‘无情’的表现一定不是出自她本人的意愿。李倩肯定是受到了某些方面的强烈约束。说不定,这些对李倩的约束还会与他们的安危有关。

这种情况下,能叫陈岳怎么做,怎么说?

他什么都做不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这个时候,陈岳心中隐约冒出了一个念头。既然被确定是九星级资质之后就要被马上送走,那么他要不要对分院坦诚自己也是九星级资质,从而也被送去李倩所去的地方来一场夫妻团聚?

林逸闻言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当即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就把婚礼的日期告诉我吧,我最近事情比较多,等参加过你的婚礼后就准备离开了。”

“林逸老大,我知道您是贵人事忙,如果您今天有空的话,那就今天晚上吧!”邹若明干脆的说道,显然是早有准备。

“婚礼的事情都准备好了?”林逸微微一怔,也明白过来邹若明应该是把婚礼的场地常包了,为的就是能够让自己随时可以去参加婚礼,虽说这点钱对林逸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可对邹家来说,估计也不是什么微不足道的数字。

“没错,新娘新郎和场地都准备好了,就差您这个主婚人了!”邹若明爽朗的笑着说道,这次的婚礼,完全就是为林逸准备的,至于宾客,邹家也没多少亲近的人了,通知起来也很方便。

而且在邹若明心中,自家的那些亲朋好友和林逸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大不了回头再多请他们一次好了。

“好吧,既然你都准备好了,那我晚上一定会准时到达的。地点是在哪里?”林逸微笑着说道,邹若明这事儿办的还是很漂亮的,能够不占用他多少时间,这点非常的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