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狼知道,白鲨跟林云都在圣殿,白鲨对林云的情况,肯定更加了解。

电话接通后。

“白鲨,你知道云哥现在在哪里吗?他答应过年回来,但是到现在都没出现,电话也打不通。”孤狼询问。

电话那头的白鲨,沉吟两秒之后,便将林云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给孤狼。

“什么?!”

孤狼听到白鲨的述说,听到林云极有可能,已经殒命的消息后,孤狼只感觉晴天霹雳,当头一击,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被抽走了一般。

“好,我知道了。”

孤狼应了一声之后,这才挂掉电话。

想到林云极有可能已经不在人世,孤狼的心,就一阵刺痛。

“孤狼,怎么了?问到云哥的下落了吗?”刘波开口询问。

屋内的所有人,也都看着孤狼,大家眼中带着紧张、期盼。

“各位放心,云哥现在好得很,只是有事,一时间回不来,手机也没电了。”孤狼强行挤出一抹笑容。

不远处的林伟诚也同样如此。

林伟诚迈步走了过来,向梁永元开口道:

“梁经理,你有没有搞错,刚才你都没称呼我一声林总,他夏树不过就是一个开足疗的,算个狗屁的夏总?”

悦榕庄的经理,都特么什么眼神?

这一刻,林伟诚非常的不爽,瞬间觉得自己低了夏树好大一截。

他没想到夏树在这里,比他的面子,威望都大。

这特么的找谁说理去?

听到这里,梁永元火冒三丈,扭头瞪着林伟诚,大怒道:“你特么你谁啊?!别以为能来悦榕庄消费,就觉得高人一头!哼——你在夏总面前算个什么东西?”

“不怕告诉你,我们夏总那可是这悦榕庄的……”

话说到这里,湘西女文工团之凌军医登时被夏树直接打断。

“梁经理,你看这事要不就算了,还是怎么处理?”

梁永元一句话尚未说完,差点被噎个半死,听得此言,连忙点头道:“就按夏总刚才说的办。”

杨云帆脑海中估算着,自己凭借这两门特殊的秘术,若是此时回到银河星域,是不是可以为成为至尊之下第一强者?

灵魂防御秘术,灵魂攻击秘术!

理论上,这是至尊强者才能彻底掌握的。

神王大圆满修士,虽然可以修炼灵魂法则,可往往都是无法领悟其真谛。

不过,杨云帆的运气相当不错!

无论是他的灵魂防御秘术【血芒星辰塔】,还是灵魂攻击秘术【六合追魂帖】,因为其传承的特殊性,并不需要他学习领悟,只要他达到要求,都是直接以灵魂烙印的形式,传授给他。

他的掌握程度,可谓是十分的完整,只要稍加练习,便能轻松施展出来。只不过,这两门秘术的威力到底如何,还需要他经过实战来验证。

“我已经开启了两层法诀。不知道,开启这【红莲禁典】第三层法诀,女文工团员的珍藏版需要什么要求?”

杨云帆手一招,自己将悬浮在半空之中的红莲禁典,收入自己的怀中。

“刷!”

而且,事实和夏说猜想的是一样的。

没错,青春剧组就是为了宣传,为了话题热度,特意来海城传媒选一些不重要的配角演员。

“我们去看看”?

“好”。

“那走吧”。

“等下,等我吃完这最后一口饭”。

“......”

......

海传大学礼堂外,妹子扎堆,好不热闹。

一条条排起的长队,足以看出《青春》剧组的吸引力。

“胖子,这人也太多了吧”!

方北看着人群,不禁感叹道。

“啊,什么,你在叫我”?

夏说一愣,显然没觉得方北刚刚叫的是他。

“没错,叫的就是你”。

因为刚刚在食堂发生的事,方北决定剥夺他的“夏导”称呼。

“哦,这样啊,是啊,人挺多的”。

夏说也没有在意,反正他也有这个外号。

随着陈铂诗一个眼神,苏叁叁将嘴里的棒棒糖拽了出来扔到了地上,咔嚓一脚踩了个粉碎,然后挡在了周灵灵的面前。

“想跑?”

“周灵灵同学,西路军女文工团员下落落到了我们的手上,今天你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

“雅达!”

随着一声惊呼,三小不顾周灵灵的挣扎,直接将她整个人假了起来,拖着跑进了庭院。

“哇呀呀呀,孙子哥,峰爷爷!我们来啦!”

庭院中,听到门前的吵闹,正端着碗莲子粥吹着的刘峰孙子一抬头,看到三小跑进们来,乐了。

“爷爷!你看看谁来看你了!”

坐在轮椅上的刘峰缓缓抬起了头,看到陈铂诗等人,微微一笑。

“怎么今天没上学啊?”

“星期天呀!峰爷爷,恰鸡,恰鸡呀!”

瞧着一溜烟跑到自己面前,趴在轮椅上嘻嘻傻笑的几个丫头片子,刘峰眯眼一笑,摇了摇头。

“不玩了,总是成盒子,打不动了。”

见此前恰鸡百般求带,现在却兴致寥寥的刘峰,陈铂诗用舌头将棒棒糖调了个角度。

“农药!峰爷爷,你打ADC,我这个星耀强者给你辅助。带你装逼带你飞!”

刘峰呵呵一笑,拍了拍陈铂诗的脑袋瓜,“好孩子,女文工团下落孟军医50你们自己玩儿。让刘哥哥给你们拿好吃的。”

看到跟自己印象中完全不同的刘峰,陈铂诗竖起了眉头。

就在这时,陈铂诗的手机叮了一声。

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更新提示,陈铂诗咧开了嘴。

好家伙,方北看到都吓了一跳,这个菜怎么都堆成了小山。

难道,艺校食堂阿姨的手不抖?

这不应该啊!

在方北的惊愕中,夏说将俩个盘子放到了桌上。

“谢谢啊”!

方北说了一声谢谢,就准备接过其中一个盘子。

但他的手刚伸出去,夏说就拦住了他:“等等,这俩个盘子都是我的,你的在后面”。

??

刹那间,方北有些懵了。

啥,这俩个盘子里面的饭菜都是你一个人的?

在方北的错愕中,夏说小跑离开后不久,又端了一盘正常分量的饭菜回来说道:“喏,这个是你的”。

“谢谢”。

方北看着自己的盘子,又看了看夏说的盘子。

好家伙,这个是真干饭人。

这一刻,他也明白了,为什么夏说会有这个身材了。

“夏导,我问你一个问题,你是怎么让食堂阿姨给你打这么多菜的”。

说话间,一群小将就来到了一栋占地颇广的中式别墅门前。

看到面前那阔气的庭院,看着门前一台壕气逼人的路虎,再看着庭院中站着的那个身穿白色衬衫,下巴上胡茬唏嘘,整个人显得有些肾气不足的男人,湘西土匪捉女文工团34周灵灵睁大了眼睛。

她的心脏噗通普通的跳了起来。

脖子咯吱咯吱的扭动,看向了一旁的陈铂诗,苏叁叁和陈依依。

豪门!

老男人!

周末上门......

这这这这......这绝对是应援对吧!

就说怎么那么好心的接纳本仙女,就说怎么那么热情的将本仙女强行从家里拉出来。

原来......

你们图的是本仙女的身子!

下贱!

“哇!!!陈铂诗,苏叁叁,陈依依,没想到你你你你们竟然是这样的人!我不去,我要回家!”

看着周灵灵双手抱胸,一步步的往后退去,陈铂诗苏叁叁和陈依依,渐渐的勾起了嘴角。

“你居然污蔑我欺诈?悦榕庄的经理是他人随随便便就可以污蔑的吗?”

“瞧你这意思,你不打算赔钱是不是?”

“行!既然你不赔,那就别怪我梁永元报警了。”

看梁永元这架势,不像是闹着玩的模样,林伟诚马上就怂了,赶紧挤出了人群,呆在一边远远地观望着,生怕这破事跟自己扯上半点关系。

这下子,田彦歆立马慌了,求爷爷告奶奶地向梁永元求饶着。

然而,梁永元也是领别人家工资的,他哪儿有这种做决定的权利。

那可是一千六百万华夏币啊。

是绝大数多人一辈子都望不可及的财富!

田彦歆的哭喊声惹得旁边的夏树,实在是听得于心不忍。

毕竟他和田彦歆同学一场,今天还是被她带来参加的同学会。

“喂,兄弟,不如这样吧,看在我的面子上,这事就算了吧。”

夏树拍了拍梁永元的肩膀,淡淡说道。

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