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在一旁吃瓜看戏的陈梦,也没有幸免,开始帮陈楚收拾起东西来,一早上比起陈楚都要累的多。

几天之前齐若芸已经离开了安阳,她提前前往了燕京,当时邀请了陈楚,齐家找来了一个做企业的亲戚,开车送齐若芸前往,前世的时候,陈楚跟着一起过去,一路上可以感受到来自齐家亲戚的,那种带着鄙夷还有不信任等目光。

上一辈子陈楚不介意,不过这一世,他可不会再受那份罪了,实在是太不值当了,所以陈楚拒绝了齐家的邀请,直言有事要做。

对于陈楚的选择,熟悉齐若芸性格的陈楚,知道齐若芸没有说话,可直接转身离开的身影,还是看得出,齐若芸对于陈楚这个选择的不满!

陈楚将东西放在一旁,这时候房间里,跑进来一个鬼头鬼脑的身影,陈楚见到鬼鬼祟祟的陈梦,一进来就跟做贼一样,将房门给关了上来。

见到陈梦的样子,陈楚不由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陈梦这时候,一脸的舍不得,不过还是咬了咬牙,可以看得出,她是做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的,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了陈楚,都不敢看陈楚一眼,似乎生怕看一眼她就要舍不得了。

在没有大规模的推广之下,几乎就靠玩家和用户的推荐,昨天整个下载量已经突破一千,这对于一款新游戏来说,已经绝对出色。

而这仅仅是开始,尤其是规模效应出现之后,恐怕下载量还会继续增加,陈楚能够得到的也会更多!

可这些没法跟周丹萍、陈国华他们说,毕竟在他们眼里,这时候可是要以学业为重,游戏这种事在他们却是不务正业的存在,说出来肯定会遭到反对,陈楚也只有找合适的机会,和保姆发生关了怎么办跟他们在解释了。

陈国华的话不多,说了几句之后便不在多说,就像这么多年一样,不过吃完饭之后,就没有再出去,而是将陈楚的那些箱子,还有带的东西都看了一遍。

周丹萍则说了许多,陈楚也在一旁听着,他知道今天要不听完,明天走了,周丹萍怕都是睡不着觉。

第二天一大早,陈楚就来到了安阳车站,准备乘坐火车前往燕京,车票是陈国华买的,也不知道他找了什么关系,竟然能在这种车票紧缺的情况下,给陈楚买到卧票。

看了一眼陈国华、周丹萍,还有一向赖床,今天破天荒起来的陈梦,陈梦拿起东西,开始了上车。

“那你赶紧把人交出来。”

萧令急的大喊一声,还拿了弓箭指着余有才:“要是不交的话,爷爷这便取你狗命。”

余有才看着萧元带的那些明显带着杀气的兵勇,再看看萧元那一脸的肃杀之气,他就有些腿软。

“赶紧的,到处打听一下,萧家的女眷都在哪,找着了给爷押过来。”

余有才大声的吩咐,他也不敢在城楼上呆着了,几乎是跑着下了城墙。

他才回家,就看到管家脸色惨白的迎了出来:“爷啊,您赶紧看看吧,咱家来了一群煞星。”

“什么?”

余有才跟着管家进屋,一进正堂,就看到三个长的各有千秋,但都很漂亮的女人坐着喝茶,这三个女人身旁还跟着六个小姑娘。有跟保洁阿姨发生事情吗

那六个小姑娘也都长的水灵灵的,看着很是漂亮可爱。

“你们是?”

余有才有些不太好的想法,他想,不会这么倒霉吧,莫不是这些人就是萧家的家眷?这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把人抓了来?

“里面的血液越来越上升,到最后恐怕……”

邱雨注意到莫从说的事情,看到了他们身后的那个血池里面好多好多的红色液体。

现在还不太确定这液体里面到底是其他还是真正的血液。

两个人一直都躲在这。

江南雨带着人强行的把外面的门给撞坏了,走到里面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看到莫从和邱雨。

江南雨一脸的惊讶,只是看到血池中的红色的液体越来越少,他大声的骂着:“你们到底在哪里。”

邱雨喘不过气来了,到了一旁的小柜子里面,莫从一直都站在阳台帘子后面。

江南雨的人冲到这里,他们根本就没有看到人,几名手下刚刚要寻找莫从他们,江南雨迅速的阻止了他们。

“你们几个人到底要做什么?不知道这里不能动的吗?因为我的夫人马上就要归来了。”

其他的下属家更是很规矩,他们说什么都没有动这里的任何的物品。

梵惢心扭着小小的鹅首回望自己的姑姑,再回头看看金锋,皓凝霜雪的玉脸上挂着两串珍珠的泪花,纯洁无暇却又凄美绝零。

金锋漠然无语静静走过梵惢心身边,晚辈满足老人性需要梵惢心轻轻怯怯的拉住了金锋的手,流着泪低低说道:“金锋哥哥……”

金锋轻声说道:“别说。”

“没用。”

梵惢心惨然一笑,泪水夺眶而出:“金锋哥哥,我想告诉你……”

“我要和姑姑一样,一辈子……一辈子不嫁人。”

“如果将来,父王逼我的话,求你救我。”

手中的那小手柔软而又冰凉,茉莉花玉兰花清纯的香味扑入金锋的鼻息,还有那吐气如兰的芬香。

金锋沉默半响轻声说道:“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忙完了郑威的事,金锋根本不敢歇着,马上又去了七世祖的卧室为赵老先生治疗他的帕金森综合征。

这种病是极难攻克的一种罕见病,当年最著名的世界拳王阿里就患的这种病。

那一年在第一帝国奥运会上,阿里作为第一帝国点燃奥运主火炬的人被历史铭刻。而他那颤抖不止的手让让全世界的人潸然泪下。

莫从依旧很冷静的对电话中的江南雨说:“现在你做的那些事情根本就不用我们先去寻找证据的,因为有一些证据就在你的电脑中。”

江南雨听到之后迅速地喊着自己的手下你,“你们赶快的给我看着,现在我就要回到酒吧的。”

莫从从来没觉得这件事很难。

邱雨在一旁叹气,和侄女生关了怎么办他们就这样什么线索没我在?

只是发现了江南雨留下了血池。

这个血池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莫从推了推邱雨,“邱法医你到底在想什么呢。”

莫从被迫地找到了电脑,这个江南雨的电脑依旧需要这密码,无奈,本来是想一个人搞定的,却发现重案组的人基本都来了,包括严加,也包括那个新局长。

严加快速的走到了莫从的面前,坐在了莫从的身旁指挥着。

“密码是不是江南雨的生日?”

莫从快速地输进江南雨的生日,不对,那么到底是谁的生日或者是什么纪年日。

一旁的邱雨在一旁快速的提醒,“莫从会不会是江南雨酒吧开业的日子呢?”

“今天我得了信,府城那边有人造反,知府也跑了,整个府城已经叫余有才给控制了。”

“妈的。”

董大骂了一声:“余有才是什么好东西,狗娘养的玩意,这下府城的百姓要糟殃了。”

萧瑾和萧令脸上同时变色:“三哥,三嫂和我们家里的还在府城呢。”

萧英几个也赶紧道:“爹,和妈妈发生了怎么办您派些人跟我们去救娘和妹妹们。”

萧重也道:“三伯,我得去救我娘和我妹妹。”

萧元起身:“我们得去府城,我身有官职,不能看着府城乱了不管,另外,我们还得去救人。”

他看了看萧瑾和萧令:“你们点齐兵马,我们即刻动身。”

他又对董大道:“麻烦董大哥帮忙押运粮草。”

董大点头:“放心吧。”

萧元训练的这些兵勇和余有才弄的杂牌军可不一样。

他的这些手下都是经过无数次的训练,跟着他杀过海盗,打过山匪的,那都是见过血的,再加上跟着萧元之后,这些人吃的好,穿的也不错,每天都要进行训练,自然杀伤力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