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朴太衍再次点头。

金泰妍气苦,自己不搭理他又不好,搭理了就这样反应,这家伙晚上不是很能说啊,一直有空就骚扰她,最近她也知道了不少他和夏妍,和允儿忙内以前读书时候的事。

反正任何话题都能和她聊得有滋有味的样子,也不管别人负担不负担,不过拿以前羽毛一比,羽毛那个家伙自己好像了解的很少,以前都是她和羽毛说关于她的事,羽毛那个家伙关于他自己的什么都不说。

好多对他的了解都是通过网上套话才知道的,不过也套不上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这几天我们很忙的,没时间陪你们了,都是打歌舞台,还要上综艺宣传,剩下时间都要准备日本二巡了。”说道这里金泰妍又有点不甘心的鼓着嘴。

“帮我吹头发!”林允儿从夏妍房间走了出来,双手拿着毛巾歪头擦拭着湿湿的的头发,直接对着说话两人中的朴太衍开口。

“哪里帮你泡了,自己拿。”朴太衍拿着杯子转身去找吹风机了。

允儿晃悠过去,直接拿了杯子,来到少发前盘腿坐好:“你们刚才聊什么?”

任雨柔很聪明,也不知道是她发现了什么猫腻,还是随口一问的,立刻就让叶天纵紧张了起来,而宋玲玲并不清楚这其中的原由,白日梦我同类型小说下意识的便是要开口说出来。

叶天纵立刻打住,摆手的说道:“行了玲玲,什么时间地点之类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慧茹的病情如何了,这医生是怎么说的。”

“医生说,我姐这是重度抑郁症,就是因为某个心理阴影造成的,如果单纯的药物治疗的话,恐怕效果不是特别的理想。最好是弄清楚她发生了什么,遇见了什么,因地制宜,毕竟,解铃还须系铃人,可是我姐现在这样子,又没有任何当事人,这让我们,无计可施啊。”

听到这里。

叶天纵心里明白。

这就是码头的事情。

可是现在当着她们……任雨柔的面,不好明说。

而且,现在时间上也来不及了,他微微点头,安抚的说道:“行,我知道了,玲玲,这个事情,你别着急上火,你哥我也会医术,我觉得,我有办法能够治好她。只不过,我还需要一些药材,这样,我先和你嫂子走人,回头我来给你姐姐瞧瞧,这没问题吧?”

了尘的一幅字现在好几万,可如果制符,十几万或许都有人出,就是这么可怕。

以了尘的身份,符绝对要比字值钱。

青山观观主了尘真人的符,祛病消灾,驱邪镇宅,信的有钱人绝对不少的。

现在却有人送了一道符给了尘,这算什么,打脸、挑衅、亦或者显摆?

“一道祛病消灾的符。像白日梦我类似的小说”

了尘笑了笑,道:“为师喝过符水,效果相当不错,现在这会儿腿疼都缓解了不少。”

“符水,喝过?”

高无海更是懵逼的不行不行的,师傅不会是病傻了吧?

.......

“算了,叫个车回吧。”

方寒是帅哥,帅哥自然要有帅哥的矜持,因而站在原地大喊大叫,询问这是谁的车这种事方寒是干不来的。

就像是泼妇骂街,淑女往往是做不出来的。

既然一时间也联系不到车主,方寒也没打算一直在这儿等着,万一要是等好长时间呢?

也许十六岁的年纪,感情还不成熟,但是,却是敢爱敢恨,不计后果!

雨凝忘记了自己身后的家族,忘记了雨家对她的期望,时间只停留在了这一刻,她希望永远都依靠在林逸的怀中,让她觉得幸福安心!

可是,林逸的手,却在这个时候抽开了,让雨凝的心中有些淡淡的失落!她想让林逸继续下去,可是却矜持的说不出口。

“抱我……我冷……”雨凝又说谎了。

雨凝的话,无疑让头脑有些不清醒的林逸变得更加冲动和不清醒,林逸也不管雨凝到底冷不冷,伸手紧紧的抱紧了她。

两个人的呼吸变得火热而粗重,雨凝微微侧过头来,闭上了眼睛,紧张而期待。

这无疑更是让林逸心动不已,看着雨凝微微翘起的嘴角,林逸有一种吻下去的冲动。

两个人的嘴唇微微靠近,眼看就要碰到了一起,白日梦我类型小说山洞外却猛然传来了几声野狼的低吼!

林逸瞬间恢复了冷静,他抬起头来看向了山洞外面,漆黑的夜色之下,有一对对闪烁的光芒,是狼的眼睛。

王誉听后,不禁多看了金锁两眼,她就算是戴了口罩,也很美,不过,王誉主意早就定了。

“关于这件事,我并不想评论什么。”

王誉的意思其实很清楚,那就是以另一种形式讲出来,‘你是你,我是我,我并不想跟你有什么瓜葛。’

毕竟是耍笔杆子的,说话的招法很多,他选了个含蓄的罢了。

可金锁不是耍笔杆子的,她的理解就是,王哥,他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所以。。。

“王哥,你真好。”说完,还有些羞涩。

王誉见了之后,他不禁想到,这个场面有些像。

像什么呢?

李寻欢与林仙儿第一次见面。

林仙儿为了那个金丝甲,她诱惑李寻欢,李寻欢最终是不为所动,而且,就好像戴着的那个面具,现在就成了口罩。

像极了。

有趣的很,虽然自己是个编剧,可经历却很像《小李飞刀》。类似白日梦之家的文

于是乎,王誉又说了很短的一句话,“人生,选择而已。”

“啊呀,你们两个别墨迹了,动筷子吧,不然,这菜都凉了。”

姐姐这就带头开吃,王誉也是饿了,干脆就放开了吧。

吃就吃,喝就喝,谁怕谁。

“我去趟洗手间,飞红姐,王哥,你们慢用。”

金锁一出去,这包厢里就剩下了王誉跟姐姐。

毕竟姐姐跟金锁都是名人,出来吃放当然要保护一下自己,可眼下的这个情况。。。

“我说姐。”

“弟,啥事?”

“你这是不想当演员,想改行当媒婆了吗?”

“什么呀!你想多了!人家就是想表示个感谢。”

“真的?”

“难道还有假?而且,这顿饭还是人家金锁花的钱。”

“这样啊。”

王誉真的是想多了吗?

之前是自己的美女学生,现在又是一个美少女,可弟弟都无动于衷,其实,姐姐现在的心里可高兴了。

不过,得讲清楚才好。

方寒哪个气,正要动手,手机突然响了,张小权的电话回了过来。

“喂!”

方寒顺便接了起来。

“师傅,找我有事?”

张大少的声音传了过来,那边听着嘿嘿哈哈的,好像在武林风。

“遇到辆白色的保时捷,你龙姐姐说是你的车,与白日梦我相似的小甜文刚才车主已经来了......”

方寒应付两句,准备挂电话,他接电话的功夫,刚才的青年已经准备走了。

“我的车借给人了呀,车牌号......”张小权说了一下车牌,问:“怎么撞车了吗,要是我的车,那没事,我打个电话给对方。”

张小权还以为方寒和他的保时捷撞了呢,要是他的车那就没事,自家师傅撞了自己的车,多大点事,砸了都不算事的。

“才没有!”

……

“好了,收工。”

“辛苦了。”

“之后,园园打算去哪儿呀?”

“我回家。”

“要不要我送你。”

“不用了。”

闪光灯终于停下,园园也结束了自己一天的工作。

她现在的主要工作还是模特,演员方面,戏还真是不多。

所谓模特,其实是广告,她并不走T台。

就收入来说,这工作其实也挺好的,几千到上万,一个月能接大概一到两次,园园现在可以说是京城高收入小富婆一枚。

当然了,满打满算入行也就一年左右,她也明白,不能一直拍广告,得进步不是。

当个演员,以后多拍戏少拍广告,这是园园现在的小目标。

今天收工,又有人说要送她回家。

果断拒绝,她一直如此。

他怎么这么久都没联系自己呢?

走在京城的街头,园园心里合计着,要不要给王誉打个电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