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想怎么就事论事?”孙尚襄咬了下嘴唇,低声问道。

陈放的目光在她那张美丽的脸蛋上晃了晃,又看向破损的法拉利:“刚才我的司机已经问过法拉利4S店的人了,这辆车至少需要120万才能修好。”

“120万……”孙尚襄闻言瞳孔微缩,娇躯轻颤,心如刀绞,脸上浮出了痛苦的神情。

我才27岁,我连男朋友都没谈过,现在居然背负上了一百多万的债务。

呵呵,突然有点不想活了,快点来个人捅死我,把我弄死算了……孙尚襄默默地在心里哀嚎着。

陈放却道:“实话跟你说,你也就是遇到我了,如果遇到别的人,嘿,那你就惨了,要知道这车可是新车,我刚提没几天,连100公里都没开到。

如果来个狠一点的人,直接让你赔一辆新车,或者按照年限折旧让你赔,那可就不是120万能解决的了。

我现在只要你这么点,已经算很仁慈了。”

孙尚襄眼眶微红,说道:“可是,我现在拿不出来那么多钱,120万……我现在手里只有1.2万。”

啪!

下一刻,清脆的声音响起,众人跟着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商正弘也愣住了!

他傻傻地看着前方,有一种见鬼的感觉。

本来,他应该挨上一耳光,但是,他毫发无伤。身上温柔驰骋粗重

而高高在上的老祖宗商羽仙,却直接飞了出去。

商羽仙在地上滚了两圈,站起来时,脸上多了一个鲜红的五指印。

他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他的牙齿都被打飞出来一颗,嘴角流着鲜血。

剧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主要的是他的脸面。

他堂堂筑基九重高手的脸面!

“你敢打我?”商羽仙的声音几乎尖锐得让人头皮发麻。

不错!

刚才就在商正弘要被一耳光抽飞的时候,方川出手了。

他速度极快,让商羽仙都没有反应过来,连抵挡的机会都没有,就飞了出去。

众人完全不能接受!

要知道,商羽仙在他们的眼中,是无敌强者啊!

但现在……她浑身上下的积蓄不到六位数,该怎么去赔这辆撞坏的法拉利?

跑是不可能跑的,因为到处都是监控录像,她也跑不了。

所以,她只能老老实实地拿出手机,颤颤巍巍地输入车玻璃下的停车号码,拨打过去。

“喂,请问哪位?”对面传来一个男人声音。

“你好,请问深湾一号T7栋负一楼停车场的这辆法拉利,是你的吗?”

“嗯,你有什么事吗?”

“那个,我刚才开车不小心把你的车给撞了,嫉妒到发疯索取到疯狂你能过来看下吗,我们协商下。”

“你把法拉利撞了?”对方很惊讶。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该赔多少钱,我一定赔给你。”

对方沉默片刻,说道:“抱歉,这车不是我的,是我老板的,这样,你在那边等着,我马上给我老板打电话,具体怎么处理,他说了才算。”

“好的。”挂了电话,孙尚襄心情沉重地等待起来。

还在沙滩上晒太阳,物色漂亮比基尼大妹的陈放,接到潘志明打来的电话,说是停车场那辆法拉利被撞了,问他怎么办。

放弃了被李政明抢占的这个优质矿点,林逸随便找了一个稍微偏僻一点的无人矿点,虽然不是在最角落,但受关注度却远不似之前这么高,只要稍微小心一点足可保证安全操作了。

不过,林逸才刚准备放下篓筐,却有一人突然插队抢在了前面,面带不善地盯着林逸道:“小子,这个是我看中的矿点,你想跟我抢吗?”

林逸微微皱了皱眉,这人是在这七号矿区挖玉的众多“往期新人”之一,在男孩子身上驰骋昨天由于刻意观察环境的缘故,故而林逸对于这些陌生面孔多少有点印象,不过在他记忆中,这人昨天可不是在他现在这个矿点挖玉的啊。

不过有些人经常会在几个不同矿点之间来回转移,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林逸倒也并没有往心里去,反正他也并不是非这个矿点不可,点点头之后当即就往边上别的矿点走去。

然而,林逸很快就发现事情不大对劲了,每当他走到任何一个矿点,总会有人立马冲过来抢在前面,要知道他为了方便操作。找的这些矿点可都是人比较少的僻静矿点,而且根据昨天的观察本来都是没人的。这种感觉,好像就似被矿区所有人给特意针对了一般!

…………

“让下游的兄弟们注意搜查尸体,我们三个人先撤!”

而此时,岸上的黑蛇终于也耐不住性子了,都将近一个小时过去了,水面上仍旧没有人冒泡,绝对是被淹死之后冲到下游去了!

“我早就说过,那家伙肯定早就死了,黑蛇,由于你的指挥,我和野狗在这里白白浪费了一个多小时。”大象不满的咧咧道。

“我对这句话表示深切赞同。”野狗把突击步枪甩到了身后背着,转身大步流星的走开。

可是,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就在野狗走过一棵大树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身后有淡淡的空气波动!

在这样的夏夜,空气出现轻微的波动并不足为奇,野狗也把这当成了一阵清风。

可是接下来他就不这样想了,因为他居然感觉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

周围寂静无人,两个同伴都在上百米开外,怎么会有人拍自己的肩膀?

野狗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他本能的一扭头。

可是,这一扭头,他却看到了一张脸!

“爸妈,你们就别为我操心了。”李枫拿出了聚龙学院的邀请函,“明年我还是能上学的,不过要去江州市的聚龙学院,这是一所极为优秀的互联网学院,环境设施国内一流,请的老师都是国际专家,从那儿毕业的学生,大多从事互联网工作,都会成为国家信息经济的中流砥柱。对于互联网行业来说,时间就是一切,我必须要抓住这个时间窗口,这样才能大块吃肉,晚了可就只能喝汤了。”

李万民拿起李枫的邀请函,看了半天,脸上仍是一片狐疑:“儿子啊,互联网那是野路子,未来前景怎么样还很难说,既然仙湖一中有意要你返校,在女人身上任意驰骋你得认真考虑啊。”

“这聚龙学院靠谱吗,我可听说这个学院毕业之后,没有教育部认可的学历学位证书,只是玩野路子的杂牌军而已。”张贵澜还是有些担忧,毕竟在他们看来,走高考这条路,上正规大学才是正途。

“爸妈,读书的目的是学本领,长知识,提升能力,而不是纯粹的拿文凭。现在不少人的教育理念简直是舍本逐末,所以才导致大量高分低能儿的产生。”李枫说道,“这个聚龙学院是实打实地学习实战理论,直接与全国一百多家互联网企业无缝对接,你说说,这优势普通高校能比吗?而且更重要的是,我能拿到学院的全额奖学金。”

聚龙学院的全额奖学金也是十分诱人的,由于这所学院设施高端,聘请的也都是国际国内的大师级人物上课,所以学费是非常昂贵的。

在2001年的时候,聚龙学院就开出了每年两万八的天价学费,寻常家庭很难承受得起。

“蒋局长说得很对,有眼无珠,的确是有眼无珠。”余文斌的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似的,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缓缓流下,好似蒸了一个桑拿,在这个时候上位成了代理校长,真不知是福是祸,“我们这就回去拨乱反正,撤销开除李枫的决定,让他回来上课?”

“也只能亡羊补牢了。”蒋旭明点了点头,“时间要抓紧,回去之后马上撤销处分决定。同时你们要注意,这次把李枫开除了,他必定很不高兴,撤销开除决定之后,务必要放低姿态,好言好语请他返校上课,知道了吗?”

“知道了,知道了。”余文斌连连道。

“老蔡,这次的祸是你闯的,你要亲自出面做好工作,将功赎罪。”蒋旭明给蔡庆华布置了任务。

蔡庆华的脸已经比苦瓜更苦了,现在连校长的职务都被免了,居然还不放过他,让他去求李枫,自己这老脸还往哪儿搁,简直惨绝人寰呐!

但是蒋旭明既然都发话了,老蔡也没有能力违抗,只能翻着死鱼眼勉强接受。

“好了,这次的内部会议结束,出了会议室,大家就不要再多议论,免得造成不利影响,分头做好自己的事。”蒋旭明合上了笔记本,起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