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

那蓬莱阁修士摇摇头。

正当杨云帆疑惑的时候,那蓬莱阁修士补充道:“不过,在南疆与蜀山交界处,天空上,曾经出现过巨大的九座山脉的虚影!”

九座山脉?

不会这么巧合吧?

杨云帆愣了一下,忙问道:“什么时候出现的?”

“大概一个礼拜之前吧。”

那蓬莱阁修士很确定道:“那几天,灵气复苏,蓬莱阁周围,紫霞蒸腾。我和几个师兄弟眺望神州大陆,恰好看到九重山脉,连绵不绝,横亘在虚空之中。”

“传说,那里是神秘的摩云崖所在!不过,祖师让我们不要随意谈论摩云崖的事情。摩云崖的传人,天刀杨云帆前辈,当年力挽狂澜,击杀噬魔虫母皇,乃是我华夏的英雄,不可亵渎!”

一个礼拜之前。

那恰好是杨云帆击杀嗜血妖树,斩杀无生弥勒佛一具身外化身的时间!

“不会这么巧吧?”

杨云帆喃喃自语。

那专家一拍手:“哎,这就对嘛。”

张德中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他。

作为当事人的杨德宝专家当时就懵逼了。

许阳顿时露出佩服之色,你大爷果然还是你大爷啊。

“哎呀。”那专家现在才反应过来:“不是,那个,不是这么算的……这个跟我们没关系的啊……那个……是吧……”

专家嘴笨,都不知道要怎么说了。

“哈哈……这边很热闹啊,专家们在聊什么医学问题呀?”

大家看去。

张德中立刻站好了,道:“领导。”

岭南卫生部门的大领导过来了,这边自然也不能当着领导面这样呛火啊,纷纷都闭嘴了。

只有刘宣伯面不改色地对领导说道:“我们在讨论己亥年土运不及,含住它自己动又逢厥阴风木司天,会对土运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若是土运能顺从木气用事则可成为木之平气,木的德性能布达于四方,阳气舒畅,阴气散布。若是土衰木胜,又会造成什么样的情况。”

杨德宝小声嘀咕道:“这大城市是不一样哈……”

刘宣伯没好气地说:“我们又不是买卖人口,只是谈一谈在哪儿工作嘛。这样,谁赢了,你跟谁走行不行?”

“啊?”杨德宝傻了。

南老愣住了,还有这好事?

张德中也懵逼,啥玩意儿?合着你们北京中医内讧,结果不管输赢,都从我们岭南医派抢走专家,这什么玩意儿!

许阳神色顿时精彩起来了,这河豚大爷原来不光是生气有本事,胡搅蛮缠也是一把好手啊!

丁师姐顿时急了,哎,怎么又没人管她,不是她主动来挑衅的吗?怎么又没人理她了?话题是怎么转开的?第几次了,喂!

站在张德中旁边的那个专家受不了,就道:“哎,刘老,你不能这样啊,你们比试归你们比试,怎么不管谁输谁赢,都抢我们的专家啊。”

刘宣伯一拍脑袋:“瞧我,弄乱了,这样不公平了,对吧?这样,老南要是赢了,杨德宝归你们。他要是输了,杨德宝归我们。有输有赢,分归两方,公平了吧?”

“晚辈名为……”

他想要自我介绍,不过,眼前一花,却是看到一位身穿金色神袍,浑身包裹在火焰之中,犹如神明下凡的青年,受含着东西弹钢琴出现在眼前。

杨云帆挥挥手,道:“不用自我介绍,我没兴趣知道你的来历。我只想知道,这东海上,怎么一艘船都没有?”

“这事情,说来话长。请前辈容我组织一下语言。”

那青年不敢不回答。

杨云帆的气势太庞大了,甚至超过他们的掌门真人,恐怕华夏第一高手,昆仑派掌门无涯道人,都不如他眼前这位前辈。

“我不着急,你慢慢说。”

杨云帆凌空而立,虽然地球发生了异变,不过,一切都还在控制范围之内。

他前段时间,让纳兰熏在摩云崖培育了不少精英战士,足以应对这种小幅度的变化。

“前辈,据我门中的长辈说,地球的灵气开始复苏了,我们即将迎来一个伟大的时代。我们可以像神话之中一样仙人,餐风饮露,空气之中有足够的灵气,可以为我们的身体提供能量。”

“败?纪元皇子,我还没落下擂台,也没认输,比赛似乎还没结束。”林云露出一抹笑容。

刚刚纪元那一招,威力确实恐怖,可林云不是没有对抗之力。

林云的撼天手,甚至还没动用。

不过是因为纪元刚刚那一招袭来时,林云迟疑了一下而已。

林云此话一出,台下顿时一片哗然。

“听林云这意思,他还想打下去?”

“切磋而已,输了就是输了,纪元皇子没将他打下擂台,已经给他留足了面子,他竟然还不知好歹?”

……

下方阵阵议论不绝于耳。不要嘛好不好难受

武举殿何殿主,赶紧向林云传音。

“林云,就这样结束吧,恰到好处,谁的面子都不止于太难看。”

何殿主的声音,在林云脑海之中响起。

纪元盯着林云道:“怎么?林云,你还要试图挣扎吗?你确实没有落下擂台也没认输,不过你已经没有战胜我的资本,切磋讲究点到为止,现在就是‘止’的点,如果你要继续跟我打,丢脸的可是你自己。”

刘宣伯道:“那还能赌什么,我们都是文明人,那还能赌钱吗?法律也不允许,这样吧,赌人吧。他要是输了,你们赔几个人才给我。”

张德中差点没一口老血吐出来,南老头输了,关他们岭南医派什么事情,人家南老头是你们北京人好不好!

南老也是一肚子火,干什么,张嘴闭嘴他要输!他输什么了?

许阳也很意外地看着刘宣伯。

刘宣伯又拍了拍埋头很怂很怂的骨科专家杨德宝同志:“哎,杨医生。”

杨德宝同志这才抬起自己粗糙黝黑的脸庞,他有些结结巴巴地说:“刘老,刘老好。”

刘宣伯笑眯眯地问:“你好,你好,杨医生,你要不要也来加点赌注啊?”

杨德宝急的忙摆手:“不,不,不,我不耍钱的。”

刘宣伯却道:“哎,我刚刚不是说了嘛,我们都是奉公守法的公民,不赌钱的,手指两两并拢中间分开赌钱是犯法的,咱们是赌人。”

杨德宝呆愣愣地问:“赌人不犯法吗?”

刘宣伯说:“犯法的事情我们是不做的,你放心。”

他依稀记得,摩云崖的器灵,吞噬了一块九山魇空塔的碎片,在摩云崖之内,演绎出一方九山世界。

当时,它就觉得不可思议。

器灵竟然可以吞噬混沌至宝的碎片?这意味着,器灵的本体,摩云崖,极其强悍。

“难道,我想象中的圣山,并不是不周山……而是摩云崖?”

杨云帆这会儿的心情,十分复杂。

他也说不上是喜悦,还是惊讶,总之非常难以描述。

“也对,这片海域,理论上属于蓬莱阁的地盘。”

杨云帆停留在空中,距离那一艘灵舟,足足十余里。

他看起来似乎不愿意介入这种争斗,让那些蓬莱阁的年轻修士,绝望无比。不过,他们倒是没有怪杨云帆。

毕竟,那可是两条金丹级别的蛟龙妖兽。换成是自己遇到了,恐怕也只会远远的旁观,怕被殃及池鱼。

“我欠蓬莱阁一个人情。今日遇到了,就帮你们一把,还了这个人情。”

不过两头金丹妖兽而已,杨云帆若是本尊在此,只需要神威笼罩,直接就能压死这两头妖兽。火焰神分身自然做不到这一点。给我好不好就一次

噗噗!

这时候,两道金色火焰,在杨云帆指尖凝聚。

神力流转,两朵永恒金焰被压缩成两颗明亮的火焰神珠。

“咻!”

此时,杨云帆屈指一弹,这两颗火焰神珠,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凭空而去,直接落在两条蛟龙异兽身上。

“噗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