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数的疑问在沙虫王的脑海里盘旋。

不过见方凡越追越近,他怒了,彻底怒了,不给你点颜色看看,真把自己当病猫吗?

想到这牙齿一咬,似乎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似得。

他身形迅速朝地底钻去。

方凡本来感觉就要追上这沙虫王的时候,忽然这沙虫王就往地底钻去。

方凡见此心里冷笑,真以为你能够钻入地底就可以躲过我的追杀吗?

随后就加快速度追去,方凡加快了速度,沙虫王也加快了速度。

娘的,这沙虫王是不是知道自己要死了,所以也拼了命的逃。

此时的沙虫被追得在骂娘,我不就是比你快一点,你怎么无耻啊,也加快速度。

我的速度到了极限,身体里的精血不知道燃烧了多少,这垃圾人类怎么追着我还不放啊?

感觉越来越近的方凡,他多么希望自己现在就到那个神秘的地方,那个地方他自己都没感觉能够活下来。

太危险了。

这叶天纵,一会儿虚晃一枪,一会儿又态度强硬。

说实话,已经把兄弟俩给整得不知所云。

但是,成为篮球学长的狗总归来说,他们的最终目的,就是要拿这个DNA信息来当作威胁。

反正谁宣布都是一样,他们就不信,这样,都还能让叶天纵翻盘。

所以。

经过短暂沉吟之后,兄弟俩倒是没有再继续阻止叶天纵,而是有默契的微微点头,自信满满,傲然的说道:“那也行,反正你宣布,跟我们宣布,都是一样的。我们手里,有确切的证据,哪怕我们无法收购你们纵横集团。但是,你妈的丑闻曝光,你老婆闹腾起来,我觉得,你们自己内部都会瓦解,其他的几个财阀,王松瑞是完全追随我们的,热黄世仁还有赵成功,他们就是首尾相故,只要我们这边能够让你身败名裂的话,那他们也会追随我们,所以,换过来换过去,其实还是一样的道理……”

说完。

孙永吉站在一旁。

孙永夜也是热情款款,还让叶天纵赶紧说出来,他很期待,当丑闻曝光出来的时候,会是怎样不可思议的景象。

但他的尾巴瞬间就被一剑天削断,没有尾巴的沙虫迅速钻入了沙地,给帅气篮球学长当狗然后和沙子融为一体。

等方凡到了沙虫所在的地方时候,已经发现这沙虫王消失了,同时无数的小沙虫已经冲了过来。

见到如此多的小沙虫,叶无名几人也没再继续观看了,冲向冲来的沙虫。

双方瞬间就碰撞在一起。

方凡的神念迅速扩散,他此时想找到沙虫王,一天不找到这沙虫王,他就一天不安心。

神念的扫过四周所以的地方,也不放过任何地方,哪怕细微的不同,他都一剑扫过。

可半天,方凡依然没有发现沙虫王的踪迹。

忽然一处空间裂缝有细微的波动,方凡冷笑,原来躲在这里啊,够会躲的。

边想,他手中的剑也迅速挥出一剑天。

一剑天一出,犀利的剑光迅速刺穿了空间,然后刺向沙虫王躲藏的地方。

此时的沙虫王正得意的躲在这处空间疗伤,傻逼的,老子躲在这里,让你一百年都找不到我。

至于82年的拉菲,被人勒索走了4瓶郁闷是一定的。但也仅仅只是郁闷一下,82年的拉菲虽然现在也是越来越少了,但他要是想找还是能够找到一些弄回来收藏的。

“对了,我记得你好像也喜欢收藏红酒吧,干嘛还要来勒索我?”顺手抽出一瓶96年的拉菲给管家让他去醒酒准备晚餐上和,体院学弟的爱奴托伊想起来杨东旭好像也是一个红酒收藏者。

当即大声回答,“当然,自那件事之后,我们再没侵入过人族领域。”

“我,我明白了,当时剿灭自由之都,诛杀陈城跟凤凌殇,你也有功,我会跟他们反映的,一定让他们好好调查此事。”

“……”

直到听到这话,陈乐心里才是真的一下凉透了,确定了。

“诛杀……”

金狮狂雷大声喊道,“你还敢说,承诺的事我们做了,说好的土地呢。”

“没办法,这事也不是我一个人决定的,他们还有个儿子没死。”

温自在想了想,又补充了句,“只要谁杀了他们儿子,谁就能得到一个城池的土地,这是当时就决定好的,所以,如果你们能找到,并杀了他,承诺依然兑现!”

“……”

这话倒是让金狮狂雷很意外。

伸手一指温自在道,“你说的!”

因为双方心里其实都有点发虚,不想死斗,最后就变成了各找一个台阶下了。

真继续死拼下去,很可能就会出现两败俱伤的局面。

听到叶天纵的话。

其实张春琴脸上还是有些难为情,不过,她最终还是选择相信叶天纵。

如果连纵横集团的幕后老板都没有办法救自己的话,那还能够指望谁。

所以。

她脸上还是保持着淡定的表情。

至于站在舞台之下的苏君婉,本来是对叶天纵恨铁不成钢的,大学体育生被训成奴可是,随着事件的深入,再结合着叶天纵平时的行事风格,或许,真的有转机。

“难道,这次他来,不是盲目冲动。”

“而是有备而来,真的有办法解决这孙氏兄弟?”

“毕竟,听他的意思,这次来,是要解决丈母娘的麻烦,如果不解除的话,那对方就会一直过来要挟,别说是他叶天纵,就是连我恐怕都容忍不了。”

苏君婉低声喃喃自语。

却被一旁的林郑州听到,微微一笑,淡定的说道:“苏小姐,我早就说过,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既然敢过来,就一定有足够应付的能力。我大胆猜测下,这叶天纵,估计是想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有证据显示,任雨柔私生女的身份,那么再从这个点来进行反驳的话,就会让对方百口莫辩。”

“但愿吧。”

“反正,我只希望,他能够快速的解决这里,不会有事情。然后,就可以去跟我见我爷爷,我爷爷快死了,这叶天纵,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哪怕是最后要死,我也希望我爷爷能够瞑目,而不是带着遗憾离开人世间。”

叶天纵毫不避讳这个丑闻带来的后果。

他在舞台上,侃侃而谈,说话的方式,好像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一般。

根本就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比起一个看客都还不如。

不过,宿舍四位少爷的脚奴他这番话说出来,却是让众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了非常复杂的变化。

首当其冲的,便是兄弟俩。

既然消息公布出来,或许能够让叶天纵惹来一身骚,但是看起来,他是不乐意将纵横集团拱手让出,这样做的话,就只能够按照他们备用方案,希望他们家庭内部发生矛盾之后再解体。

这和既定的计划背道而驰。

可是,哪怕无法收购,能够见到叶天纵的日子不好过,他们这些日子以来所受到的委屈,也可以得到一定的释放。

“我这女婿,是大总裁,纵横集团的幕后老板。这种人的能量,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既然让我放宽心,那我就没有必要怀疑,不过,我倒是好奇,他到底打算,怎么来收拾这损失兄弟俩,一而再再而三的来要挟我,刚女婿说,让我来想解决他们的方案,哼!我恨不得将他们兄弟俩给千刀万剐!”

“那你今天晚上是想要喝国王还是王后?”他笑着的问道,那个是国王那个是王后和他没有关系,反正今天他准备开一瓶好酒庆祝一下。尤其是开的还是别人的好酒自己不心疼,那心情就更加愉悦了。

“拉菲吧。”海伊丝开口说道。

“为什么?难道拉菲和今天的气氛更搭配?”

“罗曼尼康帝虽然历史悠久是最好的酒庄之一,但他的好年份并不多只有1952年,1990年和1995年这个三个年份的酒很是出众,所有红酒中至少前三,甚至第一次的存在。

52年的酒距离现在太遥远了一些,适合单独拿出来邀请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品尝,而不是在吃晚餐的时候当做辅佐酒。

90年和95年的酒太过年轻,或许要到2010年之后,才是他们味道最为芳香的时候,现在打开它们并不是最完美的时间。”海伊丝轻抿着红唇,虽然还没有喝酒,但她似乎已经想象到了美酒味道充斥口腔带来无与伦比的享受。

“那拉菲呢?要选82年的吗?”杨东旭随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