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眉!”

方野隔着金属网,友善打招呼道。

白眉一声不吭,理都不想理他。

方野谆谆善诱道:“你得支棱起来啊!老是这样怎么行呢,开心乐观一点啊,不然身体能恢复得快吗?”

白眉还是不鸟他,情绪低落瞥了他一眼。

你别说这些废话,倒是放我出去啊。

“诶。”

方野无奈叹气,拿出灵水给白眉的水盆里倒了一点,这种事情也确实没什么办法,只能让白眉自己慢慢调整心态了。

别的动物没什么问题,都呆在后舍有饲养员照顾着,也不需要他去探视。

不过隔了一天没见还是挺想念的,于是又去虎馆的后舍溜达溜达。

后舍里,虎馆的饲养员小包这会正在进行打扫,检查设备,见到方野打招呼道:“园长好!”

“嗯,忙你的吧,我去看看娇娇它们!”

虎馆的后舍地面上铺了一些干草,娇娇此时侧卧着,而冰糕躺在娇娇的怀里。

听到人的脚步声靠近,两只老虎的耳朵都摆了起来,睁开眼睛警戒地看向栏杆外面。

老虎的听觉还是很敏锐的,即便外面雨声不断,方野的脚步声也很轻,这么一点点动静依然被捕捉到了。

“娇娇,冰糕~”

方野笑眯眯打起招呼。转攻为守 番外 txt

跪坐到地上,这样视线的高度就和老虎一样了。

冰糕看到方野来了,显得颇为兴奋,爬了起来,鼻子“噗噗”喷着气,“哇啊啊啊!哇啊啊啊!”大声叫了起来,同样跟方野打着招呼。

“爸比来看我啦!”

走到栏杆前,爪子搭在栏杆上,小脑袋在栏杆间上上下下移动,像是想要寻找个足够宽的缝隙挤出来,扑到他怀里。

方野把手放过去,冰糕的鼻子就凑了上来,在他的手掌心蹭来蹭去,然后伸出红色的小舌头仔细舔了舔。

冰糕的舌头上倒刺还好,舔一舔手没什么关系。

娇娇看清来人后放松下来,嘴巴张得老大,仰头打了个哈欠。

但是顾九江的笑点可并没有提高,即使这儿的娱乐产业发展的相对落后一些,但是看到好笑的,他还是乐的不行。

林小兮足足洗了一个小时澡,这才香喷喷的出来。

顾九江看了一眼就无视了。

不过,他也有点好奇之心。

为什么女孩子洗澡要花那么长的时间?

这恐怕是个世纪难题。

“哥,你怎么把东西收拾啦,留给我就行了!”

林小兮看着厨房干干净净的样子,好似有点不开心,略带点委屈的模样,小嘴撅的老高。

顾九江的注意力可都在综艺上,没关注到林小兮的表情。

“你刚刚不是在洗澡嘛,我正好有空,就随便收拾了一下。”

林小兮闻言,眸中闪过些许难过。

她自小被寄养在顾鹤群的家中,王爷驾到反守为攻txt唯一能做的,就是替顾九江他们收拾收拾房间,打扫打扫卫生这类的。

毕竟两个大老爷们生活在一起,绝对是邋遢的要死。

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清澈的虎目柔和地看着冰糕舔方野的手掌,慢悠悠地走过来,脑袋也凑到了栏杆前,前爪撑着上身,后半身卧了下来。

看样子阴郁的天气并没有影响她的心情,反而在后舍睡得很惬意。

“好女孩,看你睡得很香嘛。”

方野转过视线,用手指轻轻挠了挠娇娇的大鼻子。

娇娇脑袋伸过来看上去姿态娇憨,让他忍不住想要逗一逗,“呼”对着娇娇的眼睛吹了口气。

娇娇显然没想到会被突然袭击,眼睛下意识地闭上,脑袋往后一缩,耳朵也由放松的状态往下压。

这是老虎的自我保护模式,耳朵紧绷贴在脑袋上,干架的时候耳朵就不容易受到伤害。

其实不光是老虎,很多食肉动物,包括灵长动物打架的时候都是这样。

有些不知所措地歪了歪脑袋,疑惑地看着方野,头顶似乎冒出来几个问号。

园长你这是在干啥?

小包对方野过来干啥也挺好奇,趁着打扫卫生,偷偷摸摸往这边瞅。

看到方野对着老虎突然吹口气,把他也给吓了一跳。

他平时照顾老虎可是很小心的,每次都要反复检查笼舍锁没锁好,转攻为受txt喊名字的时候都非常恭敬。

说是年会,还不如说是临时组织起来的公司内部的家庭式聚会准确.

“我呢先说下明年的工作安排.“乔峰压下众人的私语声,拿出一张纸来.

噗嗤.

从乔峰进来就一直绷着脸的钟楚虹这时候绷不住了,直接低声笑了出来.

然后在钟楚虹笑出声之后又是几声压抑不住的笑声从四面传来,一个两个笑半声憋住,然后看一看乔峰手里的那张纸,再次憋不住再次笑半声,然后又憋住.

初始还是几个人,后来大家被传染的都看到了乔峰手里的纸,然后就全崩溃了.

只见乔峰手里的那张纸,和一般的a4纸不一样,有一边的边缘是不平的,应该是从某个本子上随手撕下来的还带着缺一块凸一块的毛边.

然后又在兜里装着,跌的一个辙,一个辙的.

本来嘛这也没什么,谁还没有随手撕下张写个东西的经历呢,不但有还很多.

但是这放在乔峰身上就会让人搞笑了因为乔峰的身份,热血江湖转攻为守那是大老板,影坛大亨,有钱人,香港数得上的亿万富豪.这样的人用了这么一张从本子上随手撕下来的纸本就很怪异,更别说这种纸上还记得是整个公司艺人的明年的工作安排.

他是唐安学生会的主席,手中的权利比一般的导师都要大。

说句不客气的话,只要贺学舟一句话,他们毕业都会成一个问题!

拿捏住学生死穴的贺学舟,在学生当中那可是威名赫赫!

赵御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当葛洪不分青红皂白朝着自己出手的那一刻,赵御就已经想到了。

“滚吧!”

赵御松开抓着葛洪头发的手。

如蒙大赦的葛洪强忍着下身和脸上传来的剧痛,一瘸一拐的离开了宿舍。

“老赵,你怎么惹上贺学舟这个煞星了?”

当葛洪离开宿舍之后,黄锦看着赵御,有些担忧的问道。

除了一些富二代之外,他们普通人家的孩子来大学,可不就是为了拿到毕业证之后,好找一个好一点的工作嘛。

得罪了贺学舟,等于是掐断了毕业的希望,也就等于这十几年的书白念了!

千万不要小看一个大学的学生会主席,他们手上的权利足以掐断普通学生的未来!转攻为守耽美

林天成笑着说道。

这时林诗雅脸色冰冷的看着林天成:

“你这是又把我卖给别人了?”

“诗雅你怎么说话的?我是你父亲,我有权利给你选一个好夫婿。”

“这位是燕少,江东五大家族之首的燕家大少爷,燕家可是权倾江东的顶尖豪门。”

“燕家的燕氏集团更是华国前十的超级集团,资产数千亿。”

“比之我们江南七大豪门都要强上几个档次,燕少更是文武双全,才貌非凡。”

“比之那个所谓的江州楚少要强十几倍!!!”

林天成看着林诗雅说道。

“林天成,我的另一半不用你插手!!!”

林诗雅面色冰冷的喝道。

“你是我女儿,我就得管,而且你不知道吧,今天你请的一个人都没来,就是燕少干的。”

“燕少只是一句话,那群家伙就纷纷不敢来了,这就是燕少的实力。”

“而你的那个楚少呢,他人在那?”

林天成看着林诗雅冷哼道。

“你们……”

林诗雅一脸愤怒的神色看着这两人。

“林小姐,只要你愿意做我女人。”

“我可以保证马上让这里高朋满座!!!”

这时那个燕少看着林诗雅说着。

“谁说没人来参加了,我不是人啊!!!”

蓦然间,一道声音突兀响起。

随之一个超级大肉球出现在了这里,正是巨无霸。

额?

看到这巨无霸,林诗雅,林天成他们神色都是一惊。

“小子,你是谁?”

林天成看着巨无霸喝道。

“我当然是来参加林总裁公司开业酒会的了!!!”

巨无霸撇了撇嘴说着。

随之他就要坐下来,结果一个椅子直接粉碎了。

“巨无霸,你怎么会在这?”

那个燕少看着巨无霸,却是开口,显然他们认识。

“燕昊,我在这,和你没关系吧!!!”

巨无霸随意的说着。

“你最好别给我捣乱,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燕昊冷喝道。

“切,吓唬谁呢!!!”

巨无霸不以为然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