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了几下看到一脸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杨东旭,陈欣哇的一声哭的更加委屈。不过她没有再打杨东旭,而是蹲下身子把手臂埋在了双臂中。

杨东旭挠了挠头,想要身手去拉陈欣,又有点不敢,站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小伙子夫妻之间难免有矛盾,你可不能动手打女人。”旁边一个老大爷指责着。

“没错小伙子,生活没有过不去的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你不能拿女同志撒气。”一个中年大叔在旁边帮腔。

“现在的小年轻一点都不知道心疼老婆,哪像我们那会儿。”一个老奶奶感慨的摇着头。

“我没有。”一向感觉自己脸皮不薄的杨东旭此时被弄了一个大红脸。

“小伙子傻站着干嘛?赶紧陪个不是领自己媳妇回家。夫妻床头打架床尾和,你可不能再动手。”

“我真的没打她,她也不是我老婆。”杨东旭解释着。

可四周围观的人一个个鄙夷的看着他。

“始乱终弃在过去要浸猪笼的。”一个老奶奶开口说说道。

给我挡住!”

杨云帆双手布满火焰,施展绝世身法,不断朝前拍出火焰掌印,阻挡着魔枪的攻击,化解自己的险情。“

杀!”魔

枪之后,吞天魔主掩杀过来,此时已经接近到了杨云帆的身边。“

轰!”

它的身体,突然缠绕上了杨云帆。

然后狠狠的一甩!

杨云帆这会儿刚挡住了无数魔枪的攻击,正处于力竭状态,一时片刻,没有反应过来。

“砰砰砰!”它

腹部下方的无数利爪,这时候就像是锯齿一样,划过杨云帆的身体,发出连续几声的脆响,已然在杨云帆的手臂上,胸腹之上,留下一道道的血痕,血光迸射!“

咳咳……”

一时间,吃女生屎杨云帆的身上,到处都在淌血。尤

其是胸前那一道纵贯整个上半身的伤口,血肉模糊,泛着魔气,发出“嗤嗤嗤”的腐蚀刺响,无比的恐怖!不

过,这一点伤势,杨云帆完全不在乎。

“不是。”陈欣连忙摆手,可看到杨东旭的目光,自己要是不让他背,他真的可能抱着自己走,咬了咬牙趴在了杨东旭背上,用蚊子一样的声音开口说道:“谢谢。”

“吆喝,好稀奇,你竟然会说谢谢。”杨东旭笑着调侃一声。

陈欣举起拳头想要个给杨东旭一下,锤到一半最后落下。

双手往上一托同时要背用力,杨东旭把陈欣往上面颠了一下,随后手腕穿过对方腿弯向上抬着她往前走。

“住哪里?”

林逸此刻有些归心似箭,虽不是土生土长的北岛人,但在这天阶岛上,北岛对他来说就是不折不扣的第二故乡,所有熟悉的人和事都在北岛,在他心中的地位不是其他地方能够比拟的。

灵鸟兴奋的清啸一声,当即展翅朝北方飞去,它此刻的雀跃比起林逸还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倒不是它对北岛有什么依恋,而是自从晋升元婴期之后,它终于可以第一次尝试极限速度了!女生新鲜大便可以吃吗

灵鸟一族对于速度有着本能的追求,如果不能时时让它们尝试引以为傲的极限速度,它们可真的是会被逼疯的,黄小桃留下的这只灵鸟已经憋了整整三个多月,再不让它纵情翱翔,说不定真就疯了……

“咦?这只灵鸟有点意思啊!”鬼东西忽然饶有兴致的说了一句。

“怎么了?”林逸闻言不由奇怪道,他此刻多少也有点被座下灵鸟的速度给惊到了,本以为这只灵鸟天赋平平,就算实力暴涨之后,速度顶多也就涨个几倍,可是现在看来,这何止是几倍,简直就是几十倍啊!

“你知不知道灵鸟是所有灵兽之中公认最废的一个种族?”鬼东西却是不答反问道。

“都给我退下。”

眼看着三方人马就要将林中小屋的护卫包圆,老荫庇大惊失色,暗叫不妙。奋不顾身挤上前,嘴里冷厉叫道。

“金。我的教子。这世界树之花所有权属于我们神圣之城隐修会圣罗和自由石匠。你无权动他。”

“请你马上放下!”

“这是在林中小屋。石匠王诺曼先生还没到来。你想挑起战争吗?”

“你想你的刻字仪式中途而废吗?”

“住——手!”

“这是我们的东西!”

说这话的时候,老荫庇已经急了:“老师、李先生,请阻止我的教子。”

“马上!”

诺曼还没到,仪式还没举行,金锋就要抢夺世界树之花,这还了得。

要是被大毒龙拿了去,在学校吃女生刚拉的屎那自己的计划也就彻底的完蛋终结。

李海云面色一动,却是站在原地不动。一幅事不关己的沉漠。

自己打定主意要和金锋深谈,金锋要拿世界树,自己不阻止,就是示好。

一个没多少神识能力的辟地期武者,敢这么冲击灭掉山鬼军的队伍,也确实是头铁的很!

宇文无极确实想到这点了,是脑门插进地里之后才想到的。

因为,他受到了林逸的神识攻击!

老实说,宇文无极怕了!

辟地大圆满,已经是各帝国中有数的高手,纵横天下何等逍遥,可他最怕的就是遇到有神识攻击能力的高手!

山鬼军那种等级的精神力变异,还影响不到他这个辟地大圆满的高手,可一旦有能影响到他的人出现,那他就只能等死了!

想到司马仲达就是这种能要他命的人,宇文无极更是拼命蹬腿,试图从土里拔出脑袋来。

可惜他的脑袋里依然有些恍惚,导致身体极为虚弱无力,一时间竟是没办法出来。

林逸摇了摇头,这种弱鸡也没有了继续玩儿下去的机会,想吃漂亮女生的大便所以没有再给宇文无极机会,直接策马冲去,斩马刀一闪而过。

宇文无极,亡!

还在飞行灵兽上的山矶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既然你答应就好。我先给你金针刺穴,减轻一些你的痛苦。”杨云帆点了点头,最讨厌就是给任性的大小姐治病。这个谭维维还好,还算可以沟通。

杨云帆拿出一根金针刺入谭维维的手臂上的一处穴道,灵气运转之下,他很快找到了谭维维体内的病毒聚集点。

TKT病毒有一个特点,它不像癌细胞那样,会转移到全身各处。而是会选择聚集在骨髓某个深处。杨云帆的灵气,这是用来探查这个聚集处。

杨云帆闭目探查,而谭维维则是感觉到有一股暖流在自己身体内穿来穿去的,很是舒服。

她忍不住羞红了脸,抬起头来,看着眼前帅气俊朗的年轻医生。

此时窗外夕阳照射进来,一丝淡淡的金光洒在杨云帆坚毅如同刀削一般的面庞上,让他看起来有种格外的迷人味道。

看他紧闭的性感嘴唇,下巴上一层短短的黑色胡须,有一丝不羁的狂傲。谭维维只觉得自己的心头,有一头失控的小鹿在乱撞。身子发软,像一团烂泥一样,忍不住倒在杨云帆的怀里。

“脑子有病吧,不知道自己脚崴啦,你是不是以后想变成瘸子?”杨东旭一把拉住了陈欣,也不管他同不同意把他横抱起来。

“你……你放开我。”这次陈欣没有在打杨东旭,女朋友喜欢吃我的屎但却用手臂推着他的肩膀,让他把自己放下来。

“这下面可是硬地,我这一松手你摔下去,可能摔个半身不遂你信不信?”杨东旭瞪了陈欣一眼,吓得她瞬间不敢再乱动。

被杨东旭抱着向前走了两步陈欣反应过来:“你……你放我下来,我能走。”

“真的能走?”杨东旭停住脚步转头看着她。

“嗯。”陈欣不敢和杨东旭对视点了点头。

杨东旭弯腰把她放了下来,陈欣扶着他的手臂,这一次没再把他甩开。

“嘶……”尝试走了两步陈欣嘴里倒吸了一口凉气。

刚才快走又崴了一次显然伤势加重了。

杨东旭翻了个白眼,走到前面背对着陈欣伏下身子,“上来。”

“不用,我能走。”

“那就是要我抱着你回去。”杨东旭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