摔个一下两下确实不怎么疼,但是如果摔几百上千下,那可就浑身都要疼的散架了。

“你怎么还没睡呢?”苏锐望着周安可那通红的面庞,问道。

身穿白色睡裙的周安可,就这样坐在一片大红色的床单被褥之间,真的是美不胜收,好像是穿着一身简约嫁纱的新娘,含苞待放。

苏锐感觉到自己的心跳似乎有点加速,他连忙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事实上,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问了一句废话。

他在里面砰砰砰的摔倒,周安可又怎么可能睡得着?那样也太没心没肺了吧?

“我现在还不困。”

周安可本来想说“我在等你”,结果话到了嘴边却成了这个样子,她不禁在心中暗骂自己没用。

“早点睡啊。”

苏锐说着,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件浴袍盖在身上,便躺在了沙发上。

估计在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面,他每次来到莲塘镇,这个沙发都是他的落脚地了。

周安可抿了抿嘴,紧紧攥着拳头,给自己打了打气。

要是被李大雷知道了苏锐在这个晚上的所作所为,还不得大骂苏锐不是男人?一个大美人儿就睡在旁边,你居然能够把人家当成空气!

苏锐醒来,发现周安可正窝在大红的被褥之间,睡的香甜。

苏锐完全不知道,周安可其实一直在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直到半夜,最后眼皮沉重的睁不开了才作罢。老书虫推荐小说60本

洗漱完毕,苏锐想要走出房间,结果却发现门仍旧是被从外面锁上的,这顿时让他哭笑不得。

实在没办法,他才给周显威打了个电话,让其火速前来支援。

他可没时间等明洁主动来开门,毕竟在今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等到周显威把门打开,苏锐深深的看了仍旧窝在床上的周安可一眼,微微一笑,便转身离开了。

不知道这姑娘梦里遇到了什么好事,竟然睡觉的时候都挂着笑容。

周显威和苏锐连早饭都顾不得吃,便朝院子外面走去。

“大哥,昨天晚上睡的怎么样?累吗?”

周显威笑眯眯的问道。

林浅雪镇定的看着李韵,古井无波。

和叶宁在一起呆久了,她也渐渐养成了处事不惊的风格,一脸淡定的样子。

“哼!”

看到林浅雪如此无所谓的态度,顿时李韵就更加恼火了,尤其是看到她身穿的粉色长裙像是打翻了醋坛子,咬着银牙道;“这里本该是王族的直系弟子才能出没的区域,你一个外族人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里,还有谁让你穿这套粉色长裙的?知道这一套衣服有多贵吗?赶紧给我脱下来!”

说着李韵上前就要动手扯掉林浅雪雪白肩胛骨上的粉色吊带。

“李韵别胡闹,老书虫推荐小说100本浅雪表妹是客人。”

看到李韵如此的激动还要对林浅雪动手,一旁的李丰立刻上前拦住了她,皱着眉头喝斥道。

“李丰表哥你疯了,竟然帮着这个女人训斥我,我和你才是同族的人,这个林浅雪不过是外族人,有什么资格穿那套粉色长裙?!”

被李丰拦着的李韵都快哭了,很生气的样子。

“李韵表妹别误会,我只是再和你讲道理。”

“大哥,你要干什么?”一名小青年,声音发颤地对赵旭问道。

赵旭冷笑着说:“你们不是想好好玩玩吗?我这不是陪你们好好玩呢。”

“大哥,别玩了!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你放过我们好不好?”小青年对赵旭求饶道。

“不好,那样多无趣!”

赵旭手中的小刀没有闲着,将两人的外衣和衬衫都割成了一条条的布条。

他用两人的皮带,把两个各自绑在了一颗碗口粗细大的树上。

李晴晴回来后,见赵旭把两人绑在树上,这两人都赤着上身,胸前两侧搭着破布条,不知道他要玩什么。

“赵旭,差不多就行了!你别闹出人命。”

“放心吧,晴晴!我有分寸的。”

赵旭从李晴晴手里接过口红,在两人胸前的布条上写着:“我们很无耻。”另一侧的布条写着:“我们是色狼!”

李晴晴看到赵旭把两人捉弄成这样,2020年完结高质量小说强忍着笑意。也怪这两人活该倒霉,敢来调戏自己。

赵旭写完后,用手中的小刀拍着一人的面颊冷声说:“我记得,你用手碰过我老婆?”

“我和你有心灵感应!”赵旭笑了笑,一边开着车,一边握着李晴晴软滑的纤手。

“哼!又没个正经。”

李晴晴嘴角含着笑意。

虽然,在“江心岛公园”有了小小的波折,但并没有影晌到赵旭和李晴晴约会的心情。

两人又去看了一场电影,看过电影后,又去西餐厅吃了西餐。

下午的时候,又去娱乐城玩耍了一通。

这一天下来,两人简直释放了天性。眼见就要到幼儿园放学的时间,李晴晴对玩得正嗨的赵旭催促说:“赵旭,我们该去幼儿园接孩子了。”

这一句话,立刻把两人拉回到结婚的现实里。

赵旭匆匆拉着老婆李晴晴的手,急忙奔到了车边。

他开着车一路风驰电掣,急匆匆赶到了幼儿园。

李晴晴早就习惯赵旭开飞车的方式了,坐在车上一点都不害怕。

“赵旭,你的车技怎么这么好?以前专门练过吗?”在去往幼儿园的路上,李晴晴对赵旭询问道。

看到李韵哭哭啼啼的样子,李丰满脸的无奈,只能耐心的解释着,虽然他对林浅雪有爱慕之心,可并不想暴露出来。

“呦呵!”

蓦然一道冷淡的讽刺声传来,网络十大经典必看小说李成和一个女孩走了过来,看向李丰道;“我说李丰怎么回事,为了一个外族的女人欺负同族表妹值得吗?”

“什么意思?”闻言李丰沉着脸看向李成;“我只是说了句公道话而已,到了你嘴里就成了欺负李韵表妹?”

“哼!你就是欺负我!”

李韵擦了擦眼泪,和李成以及那个女孩站在了一起。

“啧啧,林浅雪你的脸可真大啊,这套粉色长裙价值八十万,可不是什么人都能穿的,这还是老爷子专门给墨染表姐定制的,如果弄破或者穿脏了你配得起么?你现在自作主张的穿在自己身上算怎么回事?”

“李婷表姐说得对,这个林浅雪胆大包天,敢穿走墨染表姐的定制服装,一会看表姐来了怎么收拾她!”

李韵也在一旁冷笑的说道。

“收拾谁?”

叶宁直接无视了李成和李丰以及李婷,径直的龙行虎步而来,冰冷的目光盯着李韵。

“你说要收拾谁?”

“我……”

被叶宁冰冷的眼神盯着,李韵顿时就被吓坏了,脸色煞白,嘴唇哆嗦,话都说不出来了,尤其是感受到眼前这个上门女婿身上逼人的杀气,更是心惊肉跳。

“够了!”

看到李韵被吓坏了,李成顿时挡在了她的面前怒道;“欺负一个女孩算什么,有本事和男人单挑?!”

“单挑?”叶宁狐疑的看着李成,不禁摇了摇头而后冷淡的讽刺道;“你配吗?!”

“你?!”

李成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十大巅峰网络小说身子都在哆嗦,这也太狂了,区区一个上门女婿也敢这般无视自己,当众羞辱自己,他忍不了。

去死!

忽然李成动手了,一拳砸向叶宁的面门。

“呵!”

“什么垃圾也想挑战我?”

唰。

瞬间叶宁动手了,直接抡起了手臂,一巴掌抽了出去,比闪电还要快。

“既然晴子最喜欢玩大金刚的游戏,那么,忠信哥哥就陪晴子玩这个游戏好了。”李忠信一边说着,一边从晴子的手中很自然地接过游戏卡,随手就插入了红白机当中的卡槽当中。

把游戏卡放入卡槽当中以后,李忠信随手打开了红白机的开关,等待电视当中的信号出现。

电视信号出现以后,李忠信开始把两个游戏把拿了出来,并用一号把调出来了双人玩的游戏模式,静候游戏的开始。

“忠信哥哥,你怎么会如此熟练地摆弄这种游戏机呢?难道你家里也有一台这样的游戏机?”晴子不明就以地问了起来,她的脸上更是出现了一种极度怀疑之色。

任天堂的游戏机出来并没有多少时间,哪怕是日本本土这边,也没有太多的游戏机可卖,任天堂出品的红白机在刚出来的时候,基本上就已经被国外的经销商订购一空了,晴子真就想不通,忠信哥哥家在中国一个偏远的地方,怎么就能够比她还早地拥有这样的游戏设备。

李忠信先是一愣,旋即爽朗地笑道:“晴子,你记得前两年的时候,哥哥给你了一张银行卡,是给你当零用钱的。那个银行卡你知道是怎么来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