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说中了。”陈诺冷笑:“这不废话么!都是你们干的吧?先给人下套,然后上门来假装高人?”

“没有啊!”

假和尚摇头。

“没有?”

“真没有!”

假和尚忽然叫道:“我有证据,有证据的!”

说着,从口袋里摸了摸,摸出一张小纸片来:“这位兄弟,我明白你怀疑我什么……但我真的冤枉!这位小妹子出事儿应该是最近好些天了吧?

可我是今天下午才到金陵的!不信你看,这是我今天的火车票!”

陈诺皱眉接过。

确实是一张火车票,今天下午刚从隔壁徽省开来苏省金陵市的。

火车票看上去倒是不像假的。

陈诺心细,想了想,不顾这个假和尚挣扎,伸手在他的衣服上摸了摸。

几个口袋,和衣服布料上都摸了,也没有什么暗袋。

他身上就这么一张火车票,也没别的火车票了。

若是做这行的江湖骗子,如果是假票,身上少不得还得有几张备用的。

“快看,那是千岛湖,我学华文课的时候,有记笔记呢,好漂亮啊。”

耳边是沙依轻快活泼的叫喊,如何用一根笔插自己这个整天开开心心的小公主,似乎除了腿短,没有一点烦恼。

“给你们猜个迷,五百个女人洗澡,猜一景。”

必须承认,这个刚刚还炫耀纸尿裤和护翼的小胖子,脸皮是真的厚。

“别理他,这小胖子一肚子坏水。”

最先反应过来的唐雯佳,淡淡道。

“恩,不理他。我饿啦,我们等下去哪吃好吃哒?”

“这儿我熟,西湖国宾吧,他家的宋嫂鱼羹,龙井虾仁还不错。”

“林凝那架飞机能过去么?”

“过不去,跳伞俱乐部有专车,很方便。”

“我才不要坐那些专车,脏死啦。”

“就你事儿多。”

“哼,我给阿伊莎发信息,她查了最近的4S店,是阿斯顿马丁。”

“车头丑死,要什么没什么,就剩情怀了。”

于是,苏锐给李雪真打了个电话。

“雪真,钟阳山的情况如何?有没有遭到攻击?”苏锐问道。

“这边一切正常,师父她还在闭关。”李雪真问道:“苏锐,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个来啊?”

“注意,让整个门派开始警戒起来,千万不要掉以轻心,极有可能会有强敌来犯!”

听到那边暂时无事,苏锐轻轻的出了一口气,但是同时语气也变得更加凝重了:“尤其是悠然姐,25个安慰自己的方法是敌人的重点目标。”

“啊?”听到苏锐这样说,李雪真压根就没有再去问为什么,直接说道:“好的,我立刻安排下去!”

“你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我晚上就能赶到。”苏锐说道。

“你晚上就能赶到啊!这是真的吗?太好了!要是师父知道了,她肯定……”

李雪真差点没激动的跳起来。

或许,在这姑娘的心里面,苏锐的到来,可能要比有强敌进犯钟阳山还要排在前面一些。

“快调集钟阳山的所有高级战力,做好万全警戒!”苏锐哭笑不得,连忙叮嘱了一句。

·

人已经到齐,时间也差不多,就叫来服务员开始上菜。

八冷八热的菜流水般的端了上来,陈诺主动去把自己带来的一瓶茅台酒开了,然后给老蒋老孙和数学老师挨着个儿斟满。然后笑嘻嘻的给自己和张林生也各倒了一杯。

老孙和老蒋两人对了一下眼神,没说话。

陈诺又拿起桌上的果汁给宋巧云杨晓艺还有孙可可倒了一杯,给妹子陈小叶只倒了半杯。

老蒋看了看大家,叹了口气,站起身来举起杯。

“本来不想弄这个局的,但五十么……五十知天命的年纪,一个人下面想要怎么解决过还是要过一下的。我这年纪,这辈子也差不多看到终点站不远了。

我这辈子到了金陵,没别的,老孙,老何(数学老师),我在学校里这些年也没交下别的什么朋友,这些年来,多蒙你们照顾,我这家里还有一个生病的老婆。学校里很多时候,都多亏了你们帮我支应了许多事情……这些年,不容易,我承情了!”

说着,老蒋有点动情,深吸了口气:“我喝了!”

“嗯,护身符肯定不白给吧。”

“呃,这个……”

“说吧,多少钱。”

“……八……六……五……五百!”

原本想喊八百的,但是眼看这个小子的眼神,假和尚顿时改口,从八说到五,这位小爷的眼神才稍微不难么锋利了。

“五百!就五百!我这护身符,可是我亲手制作的,还在菩萨和三清道尊面前开了光的!五百给你,你绝对不亏的!”

“你家菩萨和三清道尊一起合作给人开光啊?”陈诺皱眉看这人。

“呃……”这人干脆闭上了嘴巴。

这事情透着就是那么离奇古怪。

这人眼看确实不像是做局的……但要说是江湖骗子,蒙准了,就这么巧,说中了孙可可最近的遭遇,这确实有点古怪。

陈诺略一想,直接就从钱包里数出了五百块钱,递给了假和尚。

“啊,陈诺!”身后的孙可可一惊:“你干什么啊?五百块钱呢!”

陈诺摇头,回头看孙可可:“总觉得你最近是有点不对劲,买个安心吧。”

“我真的不是骗子。夹在里面的黄瓜断了你真的冤枉人了啊,老弟。”假和尚叹了口气。

陈诺把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只是依然皱着眉头。

不是骗子……那这人说的也太准了吧。

孙可可这些天确实霉运连连的。

难道是碰巧说准了?

“那你就说你想干什么吧。”陈诺看着这人。

假和尚眼神游离了一下,嘿嘿笑道:“我本来就是学的这个,路上偶遇你们,看见这位女施主……”

“行了,别施主了。”

“好好好,这位小妹子。”假和尚立刻改口:“我看她确实有点问题啊,我就是学这个的,既然遇到了,那就是缘分,结个善缘……”

“别绕弯子,直接说。”陈诺打断。

“好好好。”假和尚赶紧道:“我这有个护身符!可以给你们,拿去给这个妹子,解除灾厄。”

“……”陈诺眯着眼睛看着这人。

这人苦笑:“真的就是这个事情了……我真没骗你,我真的不是什么做局套人钱财的骗子!我真的就是中午才到金陵的。”

对方既然和自己说了,是想培育一家新三板上市企业,对他们来说,这很正常,但就怕后面有人来算计你啊!用电动牙刷弄下面的感受

在想想此前联系过自己之后,就没了动静的盈樾国际,肖锋非常怀疑,这后面就有他们的影子,要是没有那才不正常。

“那就算了,咱们不去那边投资了。爱谁去谁去吧,明天给他打电话,回绝他吧。咱们名厨制造现在做的好好的,还没有上市的计划。”

名厨制造现在天天赚钱赚到手抽筋,肖锋才不想引入股东来掣肘,敢于经营呢,另外上市的话,还要每季度公布财报,也是一件麻烦事。

他现在可根本不想去惹那麻烦,上市的事情以后再说。

卡佳也点点头,表示同意肖锋的决定:“最近,总有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这种感觉以前我在俄罗斯,家里出事之前就有过,所以。。。”

肖锋知道卡佳这是给自己在提醒,他说道:“前段时间,有个盈樾国际的人来找过我,问咱们需不需要融资,也和我说过,想帮咱们上市,但被我回绝了。”

张林生的到来,让老蒋的情绪又高了几分,只是林生带了水果篮和香烟,让老蒋也是有点感慨,屋子里人多,老蒋不好意思拂了自己徒弟的心意。

但心中却打定了心思,一会儿吃完了饭,回去的时候,烟是无论如何要让孩子带回去的。

要说两个徒弟,单论的话,张林生在老蒋的心中位置可比陈诺高多了。

那个小崽子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则且总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

每次看着这个家伙就气不打一处来。

之前借着补课的借口,跑到自家来,把自己开的小补习班当谈恋爱的场所。

好吧,其实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

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原因。

老蒋每次看到陈诺,就打内心深处的感觉到那么别扭!

就觉得,这个小子对自己一笑吧,自己就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总觉得这个小子会使什么坏,会坑自己。

嗯,大概是错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