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先去休息室等一下。”这女人说道。

苏锐只能转身到了休息室,就在此时,这女人便从温泉池中站起身来,然后披上了浴巾。

两分钟后,只听到她说了一声:“好了,我穿好衣服了,你进来吧,帅哥。”

苏锐的心中在万马奔腾这特么的究竟叫什么事儿?自己要去和一个做特殊服务的女人坐在温泉池里面聊天?

不过苏锐想想就觉得其实也没什么,君子坦荡荡,小人藏鸡不,小人长戚戚,自己什么也没做,问心无愧。而且,所有的温泉池不都是男女老少呆在一起泡的吗?

于是,苏锐便走了进去,果然,不出他的预料,这女人穿上了一件白色的比基尼。

她看来对自己的身材很自信,苏锐也只是扫了一眼,便挪开了眼神的确,这个女人是有着自信的本钱。

到底是高档会所啊,连“小姐”的质量都这么高,苏锐暗道。

“来,进来吧。”这女人说完,便坐下来了。

苏锐硬着头皮走进浴池,心想出去之后就得找苏无限算账,快穿病娇男主何弃疗这个家伙真是太可恶了,居然这么耍自己,还特么的有一点兄弟情谊可言吗?

陈楚将盛大盒子的事,向着魏孟祁说了一下,“盛大盒子要拿到IPTV许可证,人人影视、人人音乐也要借助盛大盒子,占据互联网电视盒子的音乐、影视市场,不能让这个领域被其他视频网站占领!”

魏孟祁挠了挠头,看着陈楚说道,“那边竟然托到了你头上,实不相瞒,这事我也听到了一些风声,这次你要是不来,等到盛大盒子开售的时候,就是被叫停得日子!”

对于陈楚,魏孟祁实话实说,没有什么要隐瞒的,“电视盒子,不是不能做,但要通过什么程序跟应用接入互联网,这里面可有讲究!”

“所以才要陈哥你帮忙!”陈楚看着魏孟祁说道,“只要做成了,里面绝对有魏哥你一份子!”

魏孟祁随意的摆了摆手,“有老陈你在,那份子多多少少其实无所谓!”

对于电视盒子市场,魏孟祁还真没怎么看上眼,跟陈楚认识这么久,魏孟祁眼光也被养叼了,电视盒子确实有可能盈利,但比起从陈楚这边,动辄上亿美刀的盈利,估计就远远不如了。

“其实这件事并不算大,但实在有些麻烦,恐怕还得夏姐那边运作一番才行,广电口这边可以支持盛大盒子,但通信口那边绝对不能反对!”魏孟祁提到了夏萱琳。

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的形象简直是充满了一身正气,快穿攻略国民男神别太撩而且是最浩然的那种。

“你怎么知道我就是做那种服务的?”这个女人不仅没有站起来,反而笑吟吟的问向苏锐。

她翘着二郎腿,两条长腿紧紧的交叠在一起,把私密的部位遮挡的严严实实,而她的手臂则是挡在胸前,勉强算是不走光了。

可是,这女人难道不知道,她这样做会更增诱惑力吗?

“用脚趾头也能猜出来。”苏锐终究还是暴露出来了他的小受本性,眼神往天花板上看去:“我并没有因此而生出任何鄙视你的意思,我也尊重每一个行业,毕竟你们挣得都是辛苦钱,只是,我真的不好这一口,所以”

听到苏锐说“你们挣的都是辛苦钱”的时候,这个女人扑哧一声便笑开了,笑容显得非常的灿烂,似乎让整个房间里面都充满了春天的感觉。

苏锐被她的笑容所吸引,发现这个女人还挺好看的。

她保养的不错,具体年龄看不出来,但应该在三十岁以上了,眼睛很有神,可笑起来却是弯弯的,别有一番风味。

在离开的时候,她再次下了决心。

过往的那么多年,她总是为了这个家族而活,忍气吞声忍辱负重的同时却失掉了许多宝贵的东西。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她蒋青鸢要多多的为自己考虑了。在有些阶段,人总是要自私一点的。快穿病娇修罗场警告

王琴打了蒋青鸢一巴掌,看到对方的脸颊迅速肿起,她心中的报复快感极为的强烈。

可是,光顾着报复了,她却忘记了刚才院子深处传来的那一声怒吼。

“王琴,你个混蛋女人,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在做什么?”

蒋白鹿咆哮起来!

他气冲冲的走到王琴的身边,指着她的鼻子,满脸涨红的吼道:“你居然敢打青鸢?你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王琴轻蔑的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嘲讽的说道:“你才吃了熊心豹子胆,敢这么指着鼻子跟我说话?”

“你为什么要打青鸢?”蒋白鹿显然是个妻管严,被媳妇这么一指,他的气焰顿时消下去了一半。

“蒋白鹿,你有没有脑子?你妹妹打了你儿子,你向着谁?”王琴又开始怒了。

不过他们却是毫不退缩,疯狂杀戮着。

这一刻,地上已经堆积了一大片的尸体,

足足有着几百具尸体在此。

虚空中,姬族族长和秦族族长外加佛门第一首座念法三人爆发出恐怖的地仙境实力。

他们激战着黑鹏,赵天卓,其余几大王族族长则是对战着圣天等人。

不过这赵天卓和黑鹏一人一兽的实力十分强悍。快穿攻略黑化boss极致宠

纵然面对着两大护龙一族族长和佛门第一首座,

他们也未落入下风,反而隐隐占据着优势。

尤其是黑鹏,作为神兽大鹏神鸟一脉。

其一身大部分的实力虽然还被封印着。

就算如此,其战斗力也足够强悍了。

此时楚风开始考虑是否要帮黑鹏再次解封实力。

蒋青鸢看着侄子歇斯底里的模样,心底莫名的涌出一股疲惫,淡淡的说道:“我打你是让你长个记性,现在看来,这一巴掌打与不打都没什么区别。”

不仅没有效果,反而徒遭记恨!

说完,蒋青鸢便迈步离开。

捂着脸,眼神怨毒的盯着小姑妈的窈窕背影,蒋毅鹤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

“我呸!敢打我!到现在还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在这里嘚瑟个屁!”

蒋毅鹤也是处于了愤怒的关头,口不择言,虽然他的声音不大,但是蒋青鸢也只不过走出了几米而已,全部清晰的听到了,一字不落!

她的脚步停顿了一下,却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继续向前走。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蒋家的人,蒋青鸢真的不想再帮这个侄子做些什么了,对他已经失望透顶。

不光是蒋毅鹤蒋毅搏等人,快穿六界之主的病娇情人蒋青鸢甚至对曾经风光无两的蒋毅刚也同样失望之极。

虽然蒋毅刚的能力很强,早就被内定为蒋家的第三代掌舵人,可是站在女人的角度,蒋青鸢却认为,一个能够在五年前做出那种禽兽不如之事的人,几乎已经泯灭了人性,就算能力再强,但是人性缺失,又如何能够达到想要的高度?

“天地造化诀!!!”

楚风直接喝道。

他再次强行催动天地造化诀,将天地间的八大力量全部吸收召唤而来。

其体内的八大力量种子中的力量也是全部爆发出来。

同时楚风身上魔龙鳞甲中的力量同样全部席卷而出。

“狂龙斩!!!”

楚风怒喝一声。

他调集了自身所能爆发出的全部力量,汇聚于狂龙剑中,

施展出狂龙剑最强一击,

朝着这八位隐世修炼会的长老轰杀而去。

轰!!!

楚风这一剑化作狂龙斩轰杀而出。

虚空直接炸开了,传出一道震耳欲聋的爆炸声。

狂龙剑中好似有着一条金色巨龙破空而出,

携带着势不可挡的皇者之威和这八位隐世长老的攻击碰撞在一起。

爆发出一道刺耳的轰鸣声。

滔天的能量如决堤的洪水般席卷开来,朝着四面八方倾覆而去。

还有就是,股份代表了公司的一部分,比如说如果一个公司有100万股,董事长控股51万股,剩下的49万股,放到市场上卖掉,相当于把49%的公司卖给大众了。

当然,董事长也可以把更多的股份卖给大众,但这样的话就有一定的风险,如果有恶意买家持有的股份超过董事长,公司的所有权就有变更了。

对于忠信公司这样一家庞大的私企来讲,钱足够用的话,是不喜欢出现这样一种风险的。

中国的大集团大机构的手中的钱很多,有一些还不怎么听国家的摆弄,所以,在这个事情上,李忠信说的不无道理。

“那你考虑过没有公司当中的部分企业进行上市呢?我可是听下面人说过,忠信公司有很多的企业,是一家综合性极强的大型公司。

按照下面人的说法,忠信公司的分公司或者说是忠信公司的控股企业,是不是有机会上市呢?”大佬微微沉吟了一下以后,也不纠结李忠信的忠信公司上市不上市了,直接提出来忠信公司的分公司或者是控股企业上市不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