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庄先生!”

“不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

……

接下来的两天,庄思平一一拜访了霍鹰东、包宇刚、王宽城等三人。

三人对于这种义举都毫不犹豫地表示支持。

至于为何不找夏禹,一则是因为庄思平与夏禹虽然相识,但是关系并不是特别密切,他没有想到要找夏禹;二则是霍鹰东、包宇刚和王宽城等人都是比他实力更强的大佬,包宇刚甚至是华人首富,他认为这个团体的实力已然足够。

至于霍鹰东和包宇刚,虽然想到了夏禹,但是牵头之人是庄思平,他们也不清楚内里是否还有其他考虑,也不好干涉。

反正夏禹帮大陆的也不少了,并不会因为这一件事而有什么大的区别,这种要夏禹出钱的事,庄思平不提他们也不便开口。

只可惜他们并不知道苏富比拍卖行早已被夏禹收购,而《永乐大典》更是夏禹拿出来拍卖做局的。

只怪夏禹藏得太深了。

似乎一个巨大的乌龙事件即将发生。

孙建民的个子不高,但是非常健壮,身体之中似乎潜伏着一股爆炸性的力量,他推开车门下车,即便撇开那两杠四星的大校军衔不谈,他也能够成为场中的焦点。一前一后一起不要了

因为,他眼睛里面的凶光是远远胜于在场所有人的。

看着周围的那些军人,苏锐冷冷一笑:“不分青红皂白,就要对我动手?自己带出来的兵痞猥-亵女人,你们还有理了?”

没想到,听到“猥-亵女人”几个字,孙建民的面色没有一丁点的变化。

“猥-亵?这个词不能用在军人的身上!”孙建民一出口,声音之中就带着浓浓的威严:“把我的人打成了这个样子,你就算长一百张嘴,也别想狡辩!”

苏锐冷笑着,而笑容之中,则是暗藏汹涌的怒意:“军人?你也配称为军人?我还是那句话,军人是为了人民群众站岗放哨的,不是到处欺凌女人的!”

“欺凌女人?”孙建民盯着苏锐,一脸嘲讽的意味:“看看你们两个,一副男盗女娼的骚样,我看你们就是一对狗男女!”

男盗女娼?

“谁合适?”刘少全忙问道。

王平与李华对视一眼,同时说出了答案。

“庄先生!”

……

南洋商业银行总部。

南洋商业银行董事长庄思平热情接待了王平等一行人。

在听了王平的讲述之后,庄思平毫不犹豫地说道:“国宝现世之事我也听说了,既然故宫博物院需要,我自然义不容辞!”

“《永乐大典》绝对不会在香江这片土地上被外国人夺走!”

刘少全喜出望外,和两个人一起做3连连感激地说道:“谢谢庄先生!”

庄思平面含淡笑,神色平静地说道:“都是为了祖国,何谈谢字?”

“虽然我的身家无法在香江名列前茅,但是参与《永乐大典》的竞拍还是够格的。”

听庄思平是想要一力承担,王平皱着眉说道:“庄先生,您是打算独自出资参与竞拍?”

庄思平微微颔首说道:“嗯,王社长不必担心,我不是冲动的人,不会做超出我能力期限的事。”

平凡人不管此人有没有才学,只要他有钱,人们就爱听他的。可以说江湖人比较注重的一般是面子,他们对于钱财倒是没太多的感觉。

有句话说的好,“初入江湖看遍世间红颜多少事儿,老来江湖平歇万古英雄千百桩儿。”,其中说的就是江湖人的面子,他们一般都信奉关公,黑白都保,以忠义立世。

“再怎么说,你也是红眼儿老大的侄子。我这当叔自然要来捧场了...”,奎叔也算是老江湖人,是对答如流,一句话摆明了自己的地位还给大灰熊了一个台阶。

此话的其中包含的意思是,“因为你的红眼儿的侄儿我才来,不是看你的面子。而且请你记住我是你叔叔一辈儿的人。”,正好反驳了,刚才大灰熊称他为哥的话语。

大灰熊也没嫌不害臊,一拍脑门儿道:“诶呦呦~,糊涂了,糊涂了~,奎叔进!那个谁给奎叔送点儿彩头,给小兄弟们也拿点儿。今儿我做庄,两个人都躺着可以进去吗我请客,随便玩儿!”。

奎叔一边答应,一边往里面走。这里是个非常有规有据的赌场,有着专门的收购台。用钱买筹码是一比一,用筹码换钱是抽成百分之十。

…………

等到苏锐洗漱完毕走出去的时候,苏炽烟也已经换好了衣服,今天她仍旧是一身热裤和白衬衫的经典搭配,简单而吸睛。

两个人准备开着车子出去吃早饭,可是,他们才刚刚行驶到附近的小广场旁边时,就有几辆军用吉普车杀气腾腾的开了过来,堵住了去路!

而前方,早就已经被封锁了!

苏锐望着这些军车,眯了眯眼睛,冷冷笑道:“军车在大白天的公然进入市区堵人,还封锁道路,这帮兵痞真是够无法无天的啊。”

苏炽烟分明从后视镜里面看到,又有几辆霸气的猛士吉普从后面过来了!

“现在还不长记性,那就让他们好好的长长记性好了!”苏锐冷冷说道。

说着,他率先推门下车。

苏炽烟也没有劝,她知道这种情况是无论如何也躲不过去的,因此也跟着走下来。两个人一起上我一前一后

那些军用吉普车的车门通通打开,一个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从上面跑了下来!迅速散开,把苏锐和苏炽烟包围在其中!

两人站在雨布下,一人撑起一边,就像搭起了一个家,护着中间的小女孩。

眼前大雨磅礴,溅起的雨水把裤脚淋湿了。

小女孩伸出小手,好奇地去接雨水。雨水打在手掌心,痒痒的,她乐的咯咯笑。

老板娘给小女孩擦拭头发上的水珠,摸了摸她的额头,担心着凉,决定冒雨回家。

今晚的生意,不做了。

老板骑着煎饼果子车,老板娘骑着电动车,结伴而行。

身后的雨布一阵蠕动,钻出一个小脑袋,说了句话,把两人逗乐了。

被雨淋的狼狈,但是笑的也很开心啊。

……

张叹一口气写了八个小剧场。

《金科长》他是不可能接手的,这个烂摊子吃力不讨好,容易惹来一身骚。

他要准备一个新剧本。

虽然《小戏骨》还没结束,但也差不多了,到了尾声,剧本要先行嘛。

这个时候是最好的机会,他不想错过。

“你至于吓成这个样子吗?”苏炽烟没好气的说道。

一个大美女坐在他的面前,不仅没有任何的惊艳,反而做出了这种反应,谁的心里能舒服?

“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分手前最后一炮很疼

苏锐靠着床头,看着近在咫尺的苏炽烟,表情之中满是纠结的神色。

大早上的,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诱惑人啊?

苏炽烟穿着一身白色的睡裙,虽然关键的位置并没有任何的暴露,但是肩膀却是裸露在外的,身体的玲珑曲线也被衬托的非常清晰。她就这样坐在床边上,苏锐清楚的看到她和床垫相接触的位置所被挤压出来的形状,简直让人血脉贲张。

明明大早上的就是男人阳气最足的时候,你穿成这样坐在床边,不是引人犯罪吗?

苏炽烟忽然露出了似笑非笑的神情,问道:“你做梦了?梦到我了?”

苏锐露出了震惊的神情:“我去,你怎么知道?”

…………

苏锐知道,自己这梦绝对是不可告人的,可苏炽烟是怎么看出来的呢?

古星碎片之上,几乎没有任何生机,地面上只有岩石,铁矿,还有一些晶石矿,几乎都是十分纯粹的东西。

无数的古星碎片,各自漂浮着,被最中央的一团宛如黑洞一样的物体,吸引着,不至于飘飞开去,消失在宇宙星空当中。

在一些较大的古星碎片之上,还存在着一些宫殿的痕迹,只不过已然全部坍塌,沦为废墟。只有在宫殿的围墙,还有一些雕刻上,可以推断出,宫殿曾经主人的辉煌。

杨云帆和云裳一路飞行了数百里,地面上可见的都是断壁残垣,还有各种陨石撞击之后留下的坑洞。

这是一方死寂的世界!

“曾经的太古神国,多么辉煌!是诸天神域各族修士,争相向往的圣地。各族的神奇功法,古神的天生神通,无数的传承,无数的瑰宝,构筑了传说中的神界。谁能想到,无尽岁月之后,这里竟然变成了一片废墟?”

云裳忍不住有一些感慨。

“是啊,此地竟然破败的如此彻底,连个人影都没有。”

杨云帆也是感觉到十分的荒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