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就算蓝古扎不说,被中心的人知道的话,也多少能够猜测到一些真相,不过等到了天阶岛之后,林逸可以让蓝古扎变幻一些容貌,或者让韩静静研究看看有没有可能直接让人来天阶岛的方法。

不管怎么样,只要蓝古扎去了天阶岛,总是能够有说辞的,而且林逸的计划是到了天阶岛之后,让蓝古扎去那些海域中历练一些时候,寻找属于他自己的机缘,倒也未必会引起中心的注意。

“好,等静静出关之后,我们就准备回天阶岛了,到时候我会让你进入一个空间,这个空间是我专属的,不能有别的活人进入,但是灵兽却可以在里面生存,你本体是海蛟龙,也属于灵兽的范畴,所以我估计你是可以进去的,只是在穿越位面进入天阶岛的时候,我不能肯定你是不是会有问题。”林逸凝重的说道,这真的不是他故意吓唬蓝古扎,鬼东西都没能在世俗界醒来,焦牙子也无法出现在天阶岛,谁知道蓝古扎会不会出问题?

蓝古扎哈哈一笑道:“老大你放心好了,我蓝古扎被中心抓去都没死,被老大你给救了出来,说明我跟着老大你就能够有好运相伴,一定没有问题的!咱们就这么说定了吧!”

王流看看辛蕊,笑道:“感觉怎么样?”

“还不错,卖点都介绍到了,分寸拿捏的也很到位,段姐不愧是销售精英。”

辛蕊点头赞许,然后突然话音一转:“但是,军长大人宠不停推销的有点太制式了,感觉有点僵硬,不够灵活,卖点也不够突出。”

上半句段梅还嘴角微翘,隐隐有些自得,下半句表情便陡然一僵,紧紧皱起眉,看着辛蕊一脸的不服气。

会议室里其她人也都看了过来,表情精彩,话她们也听到了,这一顿刺挑的,这是来砸场子的啊。

王流挑挑眉,乐道:“很自信啊,你来示范一下?”

辛蕊点点头,一点都没推辞:“可以,但是能把楼盘资料先拿给我看一下吗?”

王流侧过头道:“拿份资料过来。”

段梅快步去拿了资料,面色严肃的递给了辛蕊,凝重的看着她,刚才自认为老练的推销,居然被她说的一无是处,她倒要看看,她能拿出什么更好的说辞出来。

辛蕊接过资料,低头翻看起来,几分钟后抬起头道:“可以了。”

林逸闻言倒是没有什么意外的,当即点头道:“既然如此,你就把婚礼的日期告诉我吧,我最近事情比较多,等参加过你的婚礼后就准备离开了。”

“林逸老大,我知道您是贵人事忙,如果您今天有空的话,那就今天晚上吧!”邹若明干脆的说道,显然是早有准备。

“婚礼的事情都准备好了?”林逸微微一怔,也明白过来邹若明应该是把婚礼的场地常包了,为的就是能够让自己随时可以去参加婚礼,虽说这点钱对林逸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可对邹家来说,估计也不是什么微不足道的数字。军长大人你好坏

“没错,新娘新郎和场地都准备好了,就差您这个主婚人了!”邹若明爽朗的笑着说道,这次的婚礼,完全就是为林逸准备的,至于宾客,邹家也没多少亲近的人了,通知起来也很方便。

而且在邹若明心中,自家的那些亲朋好友和林逸完全不是一个层面的,大不了回头再多请他们一次好了。

“好吧,既然你都准备好了,那我晚上一定会准时到达的。地点是在哪里?”林逸微笑着说道,邹若明这事儿办的还是很漂亮的,能够不占用他多少时间,这点非常的重要。

销售精英?

这些都是吗?

不是说销售部集体离职,宏兴无人可用了吗?

哪又来这么多人?

想想刚才的话,辛蕊一阵尴尬,又隐隐激起一股好胜心,咬咬牙道:“没问题,但是在我推销之前,可以请段姐先向我示范一下吗?”

王流点点头,冲段梅道:“给她示范一下,刚才资料也看了,就拿御景湾来推销吧。”

段梅不明所以,但也没多问,老板交代的话,照办就是了。

转身看向辛蕊,脸上瞬间带起一抹职业微笑,脆声道:“小姐您好,很高兴为您服务,请问您是来看房吗?我们公司刚刚推出一套楼盘,高层和别墅混搭的全新模式,高低错开,充分照顾到了高层采光,同时搭配上别墅区的超大绿化,军长老公别乱来舒适度大有提高,真正实现了让您用买高层的钱,享受到住别墅的待遇。

同时小区配有小学和幼儿园,孩子上学问题也帮您解决了,各项配套设施也一应俱全,完全可以满足您的日常生活所需。

楼盘目前正在火热销售中,房源已经所剩不多了,您如果感兴趣的话,可得抓紧点时间了。”

大堂经理看到苏锐拒绝,差点没急死了,连忙解释道:“我不会认错的,您就是阿……”

“我叫苏锐。”苏锐拍了拍大堂经理的胳膊,笑着说道:“所以你真的认错人了。”

苏锐这个答案在让大堂经理困惑无比的时候,也给了李万义一个大大的台阶下。

大堂经理还想说些什么,结果李万义也拍了拍她的肩膀,哈哈一笑,说道:“就是嘛,我就说你们应该是认错人了,不然怎么会……哈哈哈。”

李万义在那里哈哈大笑,看起来畅快无比。

丹妮尔夏普也走上前来,站在了大堂经理的面前,似有深意的说道:“我相信你的眼光,军长诱爱之小妻太可口但是他说你认错了,你就是认错了,你明白吗?”

大堂经理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其实,站在其他人的角度,都是可以猜到大堂经理的这种反应已经预示着苏锐有着极为不凡的身份,李万义也不是傻子,可是他偏偏就没意识到,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他本身就不愿意承认这个事实,他从内心深处还认为苏锐只不过是个落魄的少爷而已。

从刚才绿荫村众多猎人的对话中,不难看出对方村落内,如今已经有强大修者坐镇的事实,这也是为什么巴黑明知肖舜是个修者的前提下,还要避而远之的理由。

迎着巴黑满是担忧的目光,肖舜从容不迫的说着:“只要你不出面,他们有谁会知道我的真实身份呢?”

巴黑一愣,脑子开始快速的运转了起来。

眼下知道肖舜身份的人,也就只有清河村一干人等,除了他们之外,整个荒芜之地没人知道前者的身份。

纵然绿荫村在消息灵通,只要没有通风报信的情况下,也不可能查探清楚肖舜的底细。

联系到这里,巴黑心中的担忧顿时消散了不少,试探性的问了肖舜一句:“恩公,你真决定要动手?九爷宠妻请节制”

闻言,肖舜耸了耸肩膀:“不动手的话,村子里的人,今年只怕是要挨饿了啊!”

他虽然对那鱼龙充满了兴趣与好奇,但真正让他决定出手的原因,还是想要给清河村那帮朴实的村民们准备充足的过冬食物。

这时,巴黑忍不住问出了一个憋在心里许久的问题:“恩公,您为何对我们这么好?”

丹妮尔夏普一直站在苏锐的身边,她的面部基本上都被黑色墨镜给挡住了,让人看不清表情。不过,在别人看不到的地方,她伸出了手,捅了捅苏锐的肋间,然后微微仰起头,把墨镜往鼻子下面拉了拉。

“什么事?”苏锐用眼神询问道。

丹妮尔夏普的眼睛里面露出了一丝揶揄的笑容来,那意思非常明显:“装逼装的挺像啊。”

“多谢你配合。”苏锐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当走进全景餐厅的时候,几个人更加的震撼了,云空蓝等人也算是吃遍全国的高档酒店,但是从来没有体验过阿尔卑斯山中的七星级,他们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惊叹,就像是刚刚进城一般。

这种反应正是李万义想要的,他摆了摆手,身后跟着的两排手下已经在两边列队了,气场十足。

“这逼装的,我要给九十九分。”苏锐说道。

“那剩下的一分呢?”丹妮尔夏普此时已经摘下了墨镜,明媚的春光瞬间洒满了整个餐厅。

“还有一分没给,是怕他骄傲。”苏锐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