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他确实在横城见过对方一次,好像对方是在参加蓝鲸制作的奔跑吧栏目,全程没有过交流,最多也就是一面之缘,没想到对方记得这么清楚。

他倒是挺意外的,在这个临时选定的餐厅这么巧遇到这位蜜蜜,貌似对方还遇到了点小麻烦。

听对方的意思,好像是提前预订了座位,却是没有查询到相关信息。

以千宝大酒店五星级的名头,这种失误有点太低级了。

“是啊,真巧。”

遇见这位娱乐圈中的重量级人物,面临尴尬场面的柳蜜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下意识地拉了一下自己的经纪人。

“我预订的位置能坐几个人?”

没有等对方开口,周安安问了旁边的服务员。

“周先生,您预订的是两个人的位置。”

“能换成四人桌吗?”

“可以的。”

得到服务员肯定的回答,周安安笑着对方两位美女说道:“柳小姐,如果不介意的话,一起吃个晚餐。”

不论小芹的老公怎么挣扎,我都绝不松手。

如果今天必须死一个人,那一定就是小芹的老公!攻把受送给手下做奖励

如果我和温绍年,今天也要把命留在这里。

那就让我走在温绍年的前面!

如果有镜子。

想必镜子里的我,一定是双眼冒火,目光狰狞吧?

开始我能听到小芹老公的闷哼。

但慢慢的,我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了。

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杀了他!杀了他!”

直到有人在推我:“行了!行了!姑娘,你松手吧!这人快不行了!松手吧!”

我迷迷糊糊地抬头。

看到屋子里面已经进来了很多人。

有巡捕,还有保安。

我知道,援兵来了。

我顿时觉得浑身的力气,仿佛一瞬间,都被抽走了。

我也眼前一黑,然后晕了过去。

……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过来。

何教授招呼我说。

他拿了一辈子的笔,根本就不会拿刀。

所以匕首拿在他手里,可能还没有先吓到别人,却先吓到了自己!

可小芹却是拦在了何教授的身前,轻蔑地说:“想走?哪有那么容易!有本事你杀了我啊?老东西,我看你有没有这样的胆子!”

“你……你……不要逼我!”何教授挥舞着刀子。

似乎想要威胁小芹。

但谁都能看得出,他的色厉内荏,外强中干。

“逼你?我就逼你了!你这个老东西,老废物!刚才你的本事呢?你不是还拿头撞我么?有本事你再撞一次!”

小芹继续挑衅。

但勇气这种东西,攻把受送人lj往往都是一时冲动时无所畏惧。

就像是刚才何教授在危急之际,撞了小芹那一下,已经是他最激烈的反抗了。

但后来发生的激烈搏斗,特别是满场飞溅的鲜血,还是让何教授受到了极大的惊恐。

他真的没有勇气,去给对面的小芹一刀。

一些人可能听不懂,这怎么会没有功劳呢?

其实很简单:师出无名。

他们几个是因为想办理命案,主动地申请过来,影响了整个巡视组的原本工作,而且不合规矩。

白松这一次,其实不该来,下面的人不知道,上面的人都知道。

但这对白松来说也是有好处的,至少王司肯定会对他们几个人刮目相看。

在这里,李处之类的人是说不上话的,但王司可不一样。

说了这么多,都影响不到很多人的热情。

白松这几天和当地的领导一起吃饭,都是在林阳市局的食堂,然后莫名的就发现身边的漂亮女警就多了起来。

从警号的前两位来看,这些女警绝对不都是市局的人...

在这里的人都是人精,早有人摸透了白松等人的底细,攻让受把眼角膜给白月光都知道柳书元是单身,而且柳家可是相当不一般,所以,柳书元最近可是厉害了...

在公安局吃饭,一个小时能被五六个女警过来要微信是什么体验?

谢家老祖宗看着谢绪宁,问,“绪宁,你二哥要结婚了,你是不是得在家里多呆一段时间,等参加完你二哥的婚礼再离开呀?”

谢绪宁的言语,明显冷淡了许多,他沉声道:“我会问过领导后再说。”

谢蕴宁一听,倒也没有强求自己的弟弟一定要留在帝都参加谢继宁的婚礼,只是轻声细语道:“绪宁,你如果没有时间参加婚礼,也没有关系,你工作重要。”

“大哥,谢谢你的理解。”

谢蕴宁看着谢绪宁,继而问道:“要把你知道过去的事情,告诉琳琅吗?”

“我再考虑看看。”

谢蕴宁眉间,一抹担忧。

“那你别考虑得太久。”

“好。”

因为小橙子的归来,今晚谢家餐桌上的气氛,并不是很好。

坐在这张餐桌上的每一个人,以前都是把小橙子当心肝宝贝宠着爱的,可如今的小橙子,坐在堂哥谢星河的身边,变得小心翼翼。

温婉君心下叹息的想着,那家人也真是的,领养了小橙子,为什么不能对小橙子好呢?

“把刀给我!”

小芹轻蔑的一笑,去抢何教授手里的刀。

我不能让小芹再得到武器!

那样温绍年就更危险了!

“何教授,今天你不鱼死网破,攻为了白月光把受送人难道你真的想让他们的同伙去祸害你的女儿么!”

我在后面大喊了一声。

我知道这时候喊什么勇敢啊,血性啊,爷们啊,都是虚的。

就是要喊何教授此时最关心的东西!

比如他的女儿!

之前小芹老公穷凶极恶地威胁要糟蹋祸害何教授的女儿。

他们肯定没有想到,这居然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成为了刺激何教授不再懦弱,怒发冲冠的催化剂!

何教授“啊”的大吼了一声,然后一刀,狠狠地插在了小芹的小腹上。

小芹的脸上露出了不敢置信的眼神。

她张了张嘴,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白眼一翻,倒在了地上。

“你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我不想看到你!”

我在后面带着哭音大喊,可温绍年却像是耳朵里面塞了棉花一样,充耳不闻!

还在像一个完全不知道疼痛的机器人一样,固执地阻挡在我的面前。攻不让受用前面释放

不让我受一点伤害。

哪怕自己已经是伤痕累累、遍体鳞伤。

小芹偷偷从贵妃椅上站了起来,攥着刀子,像是幽灵一样,从侧后方向温绍年靠了过来。

显然是要偷袭!

她手里的刀子像是毒蛇一样,狠狠地向温绍年的后背刺了过来!

温绍年之前,刚刚在一次硬碰硬之中,用两败俱伤的方式,挡住了小芹老公的一次攻击。

他一拳,打飞了小芹老公的两颗门牙。

而小芹老公,也是用刀子,再次在温绍年的胳膊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此时小芹的偷袭,温绍年应该是看到了。

他可以躲开。

就像之前躲小芹老公的攻击一样。

关于这个问题,就得柳书元同学来回答一下了。

白松之前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但是现在都明白了,大家也无奈。

这里是柳书元第一次受到这种待遇,而且不仅仅和他的家世有关,他现在的身份和这次巡视的地位,就已经能吸引无数人了。

能来这里的人,基本上还都是领导的孩子,不然也不会听说这些事,也不会有机会往这里跑,但即便是对她们来说,要是能和柳书元在一起,依然是立刻改变自己的人生。

太有诱惑力了啊...生活中那些男生,哪个能和柳队长比呢?

...

“时代确实是变了,现在女生都这么主动了吗?”王华东感叹道,他都被好几个人过来要微信了...

消息早就传出来了,孙杰结婚了,白松订婚了,至于剩下的两个,都是又帅又家庭贼牛逼的那种...

“以后这种事估计少不了,等你们在部里站稳脚尖,这种会越来越多”,白松道:“看你们能不能经得住诱惑了。”

“都没我对象好看”,王华东哼了一声,看向了柳书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