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着哈。”叶冰蓝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一个小时之后,苏锐便从地铁口接到了她。

好久不见叶冰蓝了,此时的她穿着一身简单的牛仔短裤,上半身是一件纯白无图案的t恤,除了手腕上用红绳系着的红扣子之外,浑身上下没有任何首饰,脚底蹬着一双帆布高帮板鞋,这让她本来就不矮的个头又高出了几公分。

这一身衣服和搭配,简直简单到了极点,如果换做其他的姑娘,恐怕穿上之后直接就落在人堆里找不着了,但是穿在叶冰蓝的身上,偏偏和她身上的气质无比搭配。

简简单单,清清爽爽。

叶冰蓝扎着马尾,背着一个运动款的单肩包,走在地铁口的人潮之中,出挑的气质和雪白的长腿非常吸引眼球。

不少男人都在旁边偷瞄叶冰蓝,似乎蠢蠢欲动,想要问其要电话号码,首都虽然美女不少,但是这位可是妥妥的女神!和一般的美女是两个概念好不好!

不过,接下来叶冰蓝做了一个让这些屌丝们心碎的动作。

只见她踮着脚招了招手,然后兴奋的连续跑了几步,给了站在地铁站门口的男人一个大大的拥抱!

毫无疑问,这是林逸极为拿手的绝技勾魂手出现了,原本他都没打算动用这招,既然这里有九级困杀阵阵盘,那就不能有所保留,必须保证安全才行。

“我想你也不会告诉我怎么破除这个困杀阵阵盘的对吧?所以我决定依你所言,自己试试寻找答案。”林逸微微一笑,想着是使用元神吞噬还是搜魂来对付这个元神,两者都不是他喜欢的手段,真是好为难!

“你怎么知道这个困杀阵是阵盘的?”这个元神微微一怔,下意识的问林逸,还仔细的回忆刚才自己说的话,好像并没有提起过阵盘的字眼啊!

不等他想明白,被勾魂手禁锢住的元神就感受到一阵隐隐的拉扯吞噬之力从林逸的方向传来。将军公主生孩子gl

“元神吞噬?”这家伙还真是见多识广,只是轻微的感觉,就立刻认出了林逸正在施展的技能,同时惊声尖叫起来。

“停手!停手!我认输!我投降!”感觉到元神吞噬的威胁,这个元神顿时慌了神,林逸的雷弧确实恐怖,但他仗着有九级困杀阵盘,一旦受伤过重,就会和林逸两人同归于尽,所以还有底气嚣张。

南江省的江爷!

这个张宇飞是知道“江爷”所图的究竟是什么的,什么网贷市场,什么年度盈利,根本不是他的目标!他的目标,是成为宁海地下世界的皇帝,从李阳的手里面接管这个富得流油的地方!

不过,在最初的颤栗过后,张宇飞便意识到——那个对他们动手的年轻男人,必然是死定了!

…………

入夜。

张紫薇还没有多少睡意,她穿着一身白色睡裙,正靠着床头,用平板电脑查阅着近期发生的一些新闻。

然而,好几条关于校园网贷的文章映入她的眼帘。

有的是女大学生借了网贷还不起,被逼着去出卖自己的身体,有的失踪好多天,回来之后失魂落魄,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校园网贷越来越嚣张了。”张紫薇一边看着情况,一边说道:“看来是有必要采取一些行动限制限制了。”

停顿了一下,公主县令山洞生子gl她又觉得有点奇怪,好看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好像有些不太对劲,看这趋势,这校园网贷并不是近期才发生的事情,怎么从来没有谁向我汇报相关的情况呢?”张紫薇疑惑了。

苏羽琪迈动婀娜步法坐在席位上,而她的神情则带着忧愁。

诗词,根本不是她的强项。

先前她被捧得太高了。

所以现在只要拿不出足够水准的诗词,或者吃老本念以前的诗词,那她就会落下诟病。

“希望这次诗词大会,那个蒙面诗人能够表现出足够高的诗词水准、到时候就算付出点高额代价,也要把那位诗人拉过来做枪手。”苏羽琪心中暗暗想着。

三名导师全都介绍完了,节目继续进行。

“接下来,有请我们今日参赛的一百二十名选手亮相。”

场中灯光亮起,一百二十名参赛选手每个人手持平板,静静的站在舞台的四面八方。

他们有十岁左右的孩童,有二十岁左右的青少年,亦有三四五十岁的诗词爱好者们。

这些人都是全国报名的人中,经过精挑细选后选出来的。

戚芳将本次诗词大会的比赛规则一一告知,公主对驸马占有欲gl不过大家热情度非常一般,甚至连掌声都没有多少。

朴太衍立刻扫过对方,接着又偷偷的看了一眼泰妍,泰妍也偷偷的看了过来,两人眼中的意思差不多。

都有点感觉,joy和陆星材应该有些什么才对,毕竟合作拍摄大半年,就算节目下或许没什么接触,可是节目上应该真的是在投入了。

就算养指小狗,这么就都有感情了,更别说是扮演假象夫妻的两人了。

joy的状态在朴太衍眼中,就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典型表现,反正自己的两人什么地方都是好的,就和他对着泰妍时差不多。

允儿对他其实也是这个样子,他虽然嘴里以前也会嫌弃着允儿,可是心里其实也是觉得对方很好的。

接着再次轮到泰妍,她当然老老实实的,就是按照之前的节奏来玩。

那天拍摄结束后,她们可是玩了好一会的,所以说她不能说太会玩,但也比没怎么玩过的joy好上太多了。

这一次第一扔,又是和之前一样剩下3个瓶。

回头看看朴太衍,对方当然是鼓掌,接着翘拇指点赞。

李永恒确实很优秀,让叶婉君的老妈王茹打心眼里喜欢。

王茹似乎颇有些兴致:“到时候叶冰蓝也回来,驸马你只属于我gl听说她还一直单身呢,你们两个姐妹儿从小较劲到大,现在你可是远远的把她给甩开了!”

“妈,你别乱说,我和冰蓝可是一直都相亲相爱的好姐妹。”叶婉君说着,还笑着瞥了一眼正在路边撸串的叶冰蓝一眼,眼底带着一丝不加掩饰的鄙夷。

叶家的孙女儿,居然不顾形象的在和男人吃路边摊,简直有损叶家颜面。

在叶婉君看来,这种烧烤既不健康,又不卫生,和方便面一样,是她一辈子都不会碰的垃圾食品。

——————

PS:第三更送上!感谢xgh601、留云借月、戎马一生Mr的万赏!

她以前把青龙帮的信堂给打理的井井有条,后来在苏锐的支持下,成为了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从来都没有出过任何的差池,只是张紫薇现在位高权重,很多细节不能够面面俱到,这种时候就需要一些得力的手下了。

《宁海大学城网贷现象愈演愈烈,校园悲剧层出不穷》

《大学生的错误消费观,将人生引向深渊》

《伸进校园的魔爪何时被斩断?》

《…………》

现在这些新闻真是要命,非得不断的加上相关的新闻链接,于是,张紫薇越看越多,越看越触目惊心。恭喜将军公主有请gl

她俏脸之上的面色越来越严肃,看了看时间,由于不早了,并没有立刻兴师问罪,而是给秘书发了一条消息:“安排一下具体的时间地点,让第七战堂的高堂主明天和我碰个面。”

如今,青龙帮的战堂已经扩军了,并且完成了改制,十大战堂,分别在黑暗中维持着宁海十大片区域的秩序,其实,青龙帮这么做,每年都要投入巨大的成本,并且基本上不会在这一块上产生任何的盈利,可是,张紫薇不顾元老会某些元老的反对,坚持贯彻这样的政策。

在张紫薇看来,那些元老们的眼光实在是太短浅了,李阳领衔的青龙集团,发展已经是越来越好,每年能够获得巨大的盈利,这种情况下,青龙帮去多做一些社会公益方面的事情,对整个帮派只有益处,没有坏处。

这个年代,青龙帮必须要洗白,而这种洗白,可绝对不是说说而已,必须付出长期而艰辛的行动才行。

对于这一点,张紫薇看的非常透彻,她并没有为这件事情而特地请示苏锐,因为她坚信,苏锐若是在这里,也会这么做。

“好久不见了呢。”张紫薇想到了苏锐,眼睛里面先是闪过了一丝怅惘,随后便露出了微笑。

这一丝微笑之中,有着期许的味道。

她翻着手机里的聊天记录,上一次视频的时候,还是一周以前。

那还是苏锐主动联系她的。

平时,张紫薇怕自己会打扰到苏锐,极少会主动联系对方,除了一些必要的事情征求他的意见之外,基本上都是苏锐主动发消息过来询问张紫薇的近况。

而张紫薇的微信朋友圈,也只是对苏锐一人可见,她经常会传一些自拍或者生活照上去,苏锐也是每一条都点赞留言,两人大部分的互动都在朋友圈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