紧接着,林云看向工地总负责人,说道:

“你就是这个工地的工程经理吧?我要把这位大叔,提到副经理的位置,你以后再工作中,好好带一带他,明白吗?”

从之前买水拖鞋的细节,林云就认定,这个建筑大叔的品德很好,这样的人不任用,那任用谁?

而且林云对他的人生遭遇挺同情的,也愿意拉他一把。

“好的董事长,我一定全力带他!”总负责人连忙应下。

旁边的那些管理人员,都显得十分羡慕,这可是一步登天啊。

“副……副总经理?”建筑大叔自己都懵了,他激动的双手不断颤抖。

他以为自己一辈子,都只有基层建筑工的命,除了力气大会干活,也不太会交际,更不会送礼巴结,注定一辈子只是底层农民工。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这辈子,竟然能成为工程副经理……

“大叔,好好干,我相信你能做好。”林云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谢林董,谢谢林董,我一定拼了命的把工作做到最好!”建筑大叔激动的连连向林云感谢。

但是正常情况下,都会因为世俗的偏见和心理压力隐忍不发,最后被岁月埋葬,但是这种感情只要是爆发了出来,那就相当的可怕,属于撞了南墙找挖掘机的那种......

“木医生,夜雨先生到了。您请进吧,木医生就在里面。”随即门缓缓地打开,木云看了夜雨一眼.......这和照片上是一个人吗?!啊!!!看看边上小敏的脸都红了......

确实,照片有的时候很难体现出一个人的气质,虽然照片上的夜雨也算是小帅,但是却并没有出尘的气质,毕竟当时夜雨还没有修仙,而现在,那出尘的气质一眼看上去就仿佛是谪仙人一般。

木云不敢置信的看了看照片看了看本人,nd.......看起来确实是一个人,啪组词但是怎么觉得也不是一个人啊。还真是有些人的好看不亲眼看到都感觉不到啊,这样一来的话,刚刚来的小姑娘和他也算是般配了啊。

“嗯.......您好?”夜雨被这家伙看的有些发毛,这家伙怎么回事儿,看一眼我看一眼那个像是病例一样的东西,不会是小缘把我给举报了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吧......应该不会吧,一日夫妻百日恩.......没必要做的这么绝情吧.......

“不错,是独生女儿,不过父亲是一个混混头目,在南区开了一个地下赌场,算是有点儿势力的人物……”李彪汉解释道。

“哦,一个小混混而已,无妨。”安建文听后压根就没看上眼,一个开赌场的小混混,怎么能和火狼帮比呢?

“不过这富家女的身边有个保镖,据调查,应该是个修炼者,只是具体的实力不太清楚。”李彪汉说道。

“无妨,估计也高不到哪里去,动手吧!”安建文对大骡子说道:“不过这次记住了,要两千万,开赌场的肯定现金比较多,不要白不要!”

“是!”大骡子点头应道。

于是,第二天,道上有名的赌哥的女儿,被人绑架了,据说他女儿身旁,还有一个黄阶的保镖,但是这保镖在人家绑匪面前,根本就是一招货,一脚就给踢飞了,肯组词语趴在地上不能动弹受了重伤!

赌哥是混黑道的,女儿被抓了,身边的黄阶保镖也给打伤了,这让赌哥又惊又怒之后,冷静下来也想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绑匪很强悍,连黄阶保镖都是一招货,那他虽然有很多小弟,赌场也有另外一个黄阶高手看场子,但是都不是人家的对手,甚至连塞牙缝都不够!

这时候,李泽良正在观看林云给他的那颗丹药,他先是观看,然后又闻了闻。

“跟古籍中记载的丹药,倒是有些相像。”李泽良喃喃道。

不过李泽良也只在古籍记载中看过,并没有亲眼见过丹药,他也不敢确定,这是否就是古籍记载中的丹药。

而且,李泽良也明显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是一天不如一天了,他感觉继续这样下去,恐怕自己命不久矣。

李泽良继续说道:“林云,如果不嫌弃的话,到寒舍一坐,如何?”

病重的人,都容易病急乱投医,李泽良也不例外,他即便知道,他的病想要根治几乎不可能。

但林云说的如此肯定,他还是想听一听,林云的具体办法,然后再做打算,这至少算得上一丝希望。

“当然。”林云笑着点点头。

就这样,林云被李泽良请到了他的宅子里。瞪组词和拼音

宅子是典型的古典中式风格,又融入了一些现代的先进技术。

会客厅内。

“林云,你说你能治愈我的病,如果不介意的话,不妨说一说,你的治疗方法。”李泽良说道。

“靠丹药,不知道李老听没听过丹药。”林云开道。

“丹药?我曾经在古书上,倒是看到过丹药的记载,不过据我所知,丹药这东西,应该早已经失传了吧。”李泽良说道。

达到李泽良这种地步,对修炼者这种事情,肯定是知晓的。

“没错,我是一名修炼者。”

林云说话的同时,还将脚一跺地。

“砰!”

地下的地砖,瞬间崩碎。

“拥有内力的高手!”李泽良一惊。

站在旁边的弗兰克,也被吓了一跳,一跺脚竟然就能踩碎地板!

“据我所知,拥有内力的修炼者,大多年龄偏大,你如此年轻,就能拥有内力,看来不简单啊。”李泽良感叹道。

紧接着,李泽良摆摆手。

“都放下枪。”

那几个举枪对着林云的警卫员,组词大全二年级下册这才将枪收回去。

看到林云展露实力,李泽良对林云的态度,也得友好了几分。

至于刚刚林云跟警卫员动武的事情,他也不准备再追究。

旁边的弗兰克,却不屑道:

“即便能踏碎地砖,也只是一介武夫罢了,跟治病有何关系?”

“李老,这位是?”林云看向弗兰克。

“茜茜,你老实告诉妈妈,你和孟轻舟没怎么样吧。”

“没有没有,妈妈,真的没有,就是牵牵手之类的,轻舟对我很好的。”

“反正我之前说了条件的,只要他能够做到,我就不管你们的事了,你那张卡还是还给人家吧,这样不好!”

刚说完,刘晓丽顺嘴多问了一句:“卡里多少钱啊?”

“一千万。”

“孟轻舟拍电影这么赚钱?”

一千万对刘晓丽绝对不是小数目,陈金现在是有钱,不过净资产也就不到20亿,估计也不敢这么花钱。

天仙见妈妈对他俩的事,松口了不少,也没介意孟轻舟的嘱托了,索性来了个全盘交代,小妮子为了搬家,也是豁出去了,出卖男友算啥大事?

“妈,其实大船早就有20亿了,只是他让我不急着给你说,好像现在又投资了什么,估计年底就能把钱都抽出来了。他还说明年给我一个惊喜呢!”

“茜茜,哼组词和拼音我也不问小孟的钱怎么回事了,你想过没有,孟轻舟年少多金,还有才,又是身在娱乐圈,你自己有把握一直和他走下去吗?”

既然没了头疼的事,天仙乖巧的坐到刘小丽身边,明秀水盈的眼睛盯着她,“妈妈,那我就准备和杨蜜、唐妍合伙开公司的事了哦。”

“那你陈叔的公司怎么办,这可是特意为你成立的,就不管了?”

“陈叔手底下那么多公司呀,总能找到岗位的吧,轻舟说他会帮我们找一些专业人士,比现在的公司靠谱多了!”

刘晓丽也是气的胸闷,自家女儿现在是言必称轻舟,都不怎么理会陈金和她的意见了;

“对了,妈妈,我在紫玉山庄的房子很快就装修好了,我们搬到那边去住吧,环境又好,保证你满意!”

天仙平时是花用不多,也不是刘晓丽苛待女儿,实在是不放心她,估计卡里也就几十万,如今听到她连房子都快装修好了,岂能不吃惊!

“你那来的钱装修,不会是向你陈叔借钱了吧?”

“怎么可能,大船给了我一张卡呀,上次去美国给的,不过估计剩下也不多了,装修就花了快200万。”

刘晓丽现在真的是想拿着鸡毛掸子狠狠的抽几下,随即又想到,孟轻舟这么舍得给茜茜花钱,不会是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