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来我刚刚露了一手已经让这家伙看上我了,想要收买我,不过本帅哥又怎么可能来你这种地方,简直就是开玩笑,你想请我过来本帅哥还没这个想法,你这小庙容不下我这大佛!

“呵呵,怎么看到我厉害就像收买我了!不好意思,小爷我对你们这里没兴趣,我就问你还不还钱,我老婆这些年给了你们五千万现在我可要收回去了,不还钱那就开战!”

这家伙听我这么说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消失不见,在自己地盘上这小子单枪匹马过来居然还敢这么嚣张真是够可以,老子还没见过这种人,小年轻以为自己练过几手庄稼把式就能够天下无敌,这么不给面子那就别怪我下手不留情,找死那就成全你!

“呵呵,很有胆色,不过光有胆色可不行在这里你要是不听话那就由不得你了!兄弟们给我上,这小子既然不上道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打得半死就行,我还要他还钱呢!”

这家伙话音刚落四周这些黑衣人就向我扑了过来,刚才我小露一手让他们知道我不是什么软柿子所以这些家伙自然是不会对我客气,一拥而上想要给我一点厉害看看,你不是认为自己能打那就一起上看看到底是你能打还是我们一起上把你压垮!

所以,那人在台上等了有十分钟的时间,最终他被另外一个人赶了下去。

此人刚上台就捧着一柄长剑说道:“各位,我手中的这一柄武器出自不久前出事的上古遗迹,不瞒各位,为了得到这一边武器,我消耗甚多,随意我开价一万块极品灵石。”

之后一个接一个的人不断上台诉说他们的交易物品,她的桃花运如此可怕gl这其中有的人选择以物换物,不过大部分的人还是选择兑换极品灵石。

听到他们张口闭口就是极品灵石,正好扭过头去,小声的对梦琪询问:“有这么多极品灵石供他们兑换的吗?”

“你这段时间都没有在外面正经交易过,所以你不清楚,再渡劫期的时候,交易的货币大部分就都换成了极品灵石,只不过还是有那么一些人选择使用上品灵石来修炼,不过这种人数量极少,当然如果用来给门下的弟子修炼,就算是上品灵石也未尝不可,而且上品灵石还能够换得更多的物品。”

听到她的话,陈昊微微点了点头:“我明白啦。”

“难道你就打算在这里看吗,有没有什么想兑换的东西上去试一下?”

剩下几个还没反应过来我就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横踢、侧踢外加上勾拳,几下就已经收拾干净,最后只剩下一个还能站着不过他那摇晃的双腿已经出卖了他,看来这小子心里已经完全崩溃,就算是我不出手对方也已经失去了战斗之心,根本没有威胁!

就在这时耳边发出了‘呯’的一声,我整个身体汗毛立刻都竖了起来,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是枪声,随后就感觉一颗子弹向我飞了过来,看来对方知道我厉害居然动用热武器!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间,我硬是让自己的身体移了一个位置避开了要害之处,子弹最后击中了我的手臂,鹊桥仙glfuta不过以我这个防御能力就算是被子弹击中也不至于失去战斗力,而且还不是在要害上,只不过身体感受到了一阵剧烈疼痛,看来目前子弹对我还是具有威胁性!

看到我受伤这家伙自然是大喜过望,他也没想到什么时候招惹了我这么一个杀神居然单枪匹马闯进来把自己这里所有兄弟都干趴下了,早知道这家伙这么厉害自己一早就动用热武器也不必像现在这样损失惨重,估计这些手下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养伤。

宁梦彩不由得看了看四周的人,发现都伸出好奇的目光,顿时感觉压力特别大。而这时候听到了方凡的声音,顿时那压抑感就消失了。

当她一见方凡那块在宁家随处可见的布,用这布包裹起来的东西时,就明白方凡肯定没钱买好东西。

她也明白方凡只是罗家的一个上门女婿,自己身上肯定没什么钱,而且这次还是跟他岳父一起来的。

肯定不敢随便乱发钱,那么这块布包裹的东西一定很便宜,为了照顾方凡的面子,她本想立马就收起来的,那知道自己的表弟表妹搅局了,想到这就想一巴掌甩过去,拍死两人。

“梦彩,我送你的礼物,你看看喜不喜欢。”方凡淡淡微笑道。

刚一说完就感觉到一道杀人的目光过来,方凡暗叫不好忘记自己的老丈人在这里了。

想到这立马收敛了笑容,也不去看罗志行,只是站在那里。

宁梦彩看了看方凡,穿越古代桃花多gl见他如此淡定就打开了那块布。

顿时,所有的目光都看向这里。本来大家都带着讥讽,嘲笑的眼神看来,但当一看到这块玉,都闭上了自己的臭嘴还有那可怜的眼神。

“小小宁家算什么,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米国人高傲道,然后手一甩,他受伤的手立马痊愈。

“水木异能者,难怪这么嚣张,不知道你是B级那个期?”

“那你就自己感受一下。”米国异能者刚想出手,似乎就感觉危险降临,立马身子一闪就消失了。

“我还会来的。”

而同时又一位老者过来,两位老者望着离去的米国人,都有点沉重,风云变,看来这次钓界灵钓比不平静。

“三爷爷,四爷爷。”场上所有的年轻一辈多过来叫道。

“你们继续我们两老头就不打扰你们了。”两老者说完就消失不见了。

方凡见了这一场景,眼睛咪了咪,似乎感觉这个米国人是冲自己而来,特别是他离开那一眼,很毒,就像一只眼睛蛇盯着自己一般。

罗志行喃喃道:“米国人还真嚣张,上次还在我们罗家大闹了一场,看样子米国称霸全球在加快步伐。”

方凡没有在意而是在想,以现在自己的实力对付这个米国人胜算几何?咬她gl乘着宇宙他算来算去好像只有一半,这怎么行呢。忽然想到自己还有几颗黄龙丹还没用,看样子要用黄龙丹才冲击一下境界。

进了赌场,我找了一个小弟随后报出了对方名字,这小子就上下看了看我随后让我跟着他上去,估计想见人家还不是这么简单,这个黑虎派看起来已经形成了一定规模。

这小子带我走进了一个大房间,这里面只有一个巨大的办公桌,此时坐着一个家伙正在抽着雪茄玩着一把小刀,而他身边站着不少黑衣大汉,我记得很清楚其中一个就是昨天过来敲门的家伙而且还是带头者,看来这小子在这里也不是什么大人物,怪不得只能做些上门催款的事。

“还钱是不是?没问题,怎么支付?现金、支付宝或者微信都可以,我们这里各种设施非常齐备,只要你提出来我们这里都能满足,为顾客提供优质服务可是我们宗旨!”

抽着雪茄的家伙根本连看都不想看我,嘴上说什么为顾客提供优质服务是宗旨可实际上这些家伙就是把顾客当成了肥羊,假太监gl扶她长青能宰多少是多少就如同是吸血鬼一样要把欠钱的人吸成人干这才满意,这群家伙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今天过来收拾他们也没什么问题,就当是替天行道好了,反正这些人赚得也是不义之财,我现在是拿回属于自己的那些钱。

后来1983年诺列加上台,这位老兄上台之后,对美的态度就一直不是很友好,一度鼓动国内民众,想要收回巴拿马运河。

这可是触动了米国人的逆鳞,结果1989年,米国地方政府居然给这位总统强加了一个贩毒的罪名,直接发动入侵,抓捕了这位总统,颠覆了巴拿马政权。

就这样米国人再度将巴拿马运河牢牢控制在手里,而那之后一直到1999年,他们才和巴拿马政府签订了协议,将运河管理权转回给巴拿马。

但其实巴拿马现有运河管理公司的背后,的大股东还是米国人。

要不然你以为,巴拿马运河哪来的勇气,敢收几十万美元一次的过河费?

一艘标准一万只集装箱的货船,过一次运河基本都要78万美元起步,而在苏伊士运河,通过一次价格至少比巴拿马运河便宜十几万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国内的货船,从大西洋一带南美返航的时候,宁可绕远走苏伊士运河也不走巴拿马运河的主要原因。

而且巴拿马运河还控制在米国人手里,非常容易受政治因素的影响,动不动就上船检查,扣船,实在太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