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被抓走了一个02号绑匪,让安建文的元气大伤,好在这第二个目标的家里人很是听话,说给钱就给钱了,让安建文少了不少的麻烦!

“做的不错!”安建文看着大骡子和李彪汉表扬道:“李彪汉,这次的目标选的很好,算是弥补你之前选择王心妍的过失吧!第三个目标有没有找到呢?”

“文哥,第三个目标我也找到了,不过不是我们学校的,我怕再选我们学校的富家公子哥,会引起警方的注意,所以这次选的是附近经济大学的一个富家女!”李彪汉说道。

“哦?女的?”安建文心中一哆嗦,问道:“这个富家女确定没有问题吧,不是林逸的情人小三之类的吧?别又和那家伙对上了!”

“这个肯定不会,长得像侏罗纪公园里的恐龙似的,林逸肯定看不上她的!”李彪汉说道:“而且这女的私生活很乱,包养了好几个小白脸,而且经常去酒吧夜店之类的!”

“那就好!”安建文放心的点了点头:“这种烂货林逸肯定看不上眼的!她家里很有钱?”

虽然木云岁数不小了,但是这些神奇的事情还是知道一些的。而且也确确实实的接触过几个病例.......

夜雨一听吓了一跳“怎么了,小缘出什么问题了吗?你们现在在哪,我马上过去。”奇了怪了,小缘没事儿去什么心理诊所啊,这件事情不能拖,自己得赶紧赶过去。

“嗯.......我这里是胡桃木街3018号,您过来就能看到我们诊所的牌子,但是.........”木云想说小缘她们已经走了,但是夜雨已经说完谢谢之后直接把电话挂断了......这俩个人怎么回事儿?不会夜筱缘真的是这个男人的妻子吧?

也不对啊,难不成是像自己上一个患者一样是互控?女生暗示你追她的表现啧啧啧,这可不好办啊,还是想办法说服他们的父母,哎.....难办哦。

夜雨可不知道这么多赶紧跟元夕道别随即去到了木云说的胡桃木街.......

元夕看了看夜雨消失的地方.......这个小子,不会是为了 逃避自己要交给他的任务才跑得这么快的吧.......真是.......哎。

达到李泽良这种地步,对修炼者这种事情,肯定是知晓的。

“没错,我是一名修炼者。”

林云说话的同时,还将脚一跺地。

“砰!”

地下的地砖,瞬间崩碎。

“拥有内力的高手!”李泽良一惊。

站在旁边的弗兰克,也被吓了一跳,一跺脚竟然就能踩碎地板!

“据我所知,拥有内力的修炼者,大多年龄偏大,你如此年轻,就能拥有内力,看来不简单啊。”李泽良感叹道。

紧接着,李泽良摆摆手。

“都放下枪。”

那几个举枪对着林云的警卫员,这才将枪收回去。

看到林云展露实力,李泽良对林云的态度,也得友好了几分。

至于刚刚林云跟警卫员动武的事情,他也不准备再追究。

旁边的弗兰克,女生想让你追她的四种暗示却不屑道:

“即便能踏碎地砖,也只是一介武夫罢了,跟治病有何关系?”

“李老,这位是?”林云看向弗兰克。

“哦,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您的气质实在是太好了,哈哈哈,您坐您坐,哈哈哈哈.......”木云有些尴尬的笑笑,确实是夜雨让他有些惊讶了。

夜雨坐了下来看了看木云,这家伙不会是要分析我的精神状态然后决定要不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吧?

“嗯,请问,您和夜筱缘女士的关系是?”虽然木云有了自己的答案但是问一问还是要保险一点的嘛“您放心,我们是很专业的,对客户的隐私保密做的相当好,也有很多明星来我这看过心理问题,毕竟他们的心理压力还是很大的嘛,精神状况出现一点问题也是常事儿,不过您也别询问,毕竟我们是要保密的。”

夜雨想了想,没说什么,貌似目前看起来像是小缘委托了这个家伙一些什么事情的样子,但是这个家伙想要反水?不然直接找自己干嘛?那么问题来了,小缘想要干啥?女生等你表白的暗示当然夜雨信任小缘远超过自己。要是小缘想弄死自己的话......

那就弄死好咯。

但是对于小缘想要干什么夜雨还是很好奇地,自己不在家的时候小缘在干啥啊?

显然,这个小青年,就是建筑大叔的儿子,之前林云还听建筑大叔提过,说管不了他儿子。

“你……你竟然还有脸说出来?我没你这样的儿子!”建筑大叔咬牙怒吼。

“爸,我可是你亲儿子啊,你要是不给我钱,孩子生下来,你养?”小青年吊儿郎当的说道。

“你要是愿意好好工作,我认你,你天天在外面鬼混,我就没你这样的儿子!给我滚!”建筑大叔推了小青年一掌。

“老东西,你竟然敢推我!老子看你是找打!”

小青年大吼之后,直接飞起一脚,直接揣在建筑大叔的身上,将建筑大叔踹倒在地上。

紧接着,小青年直接搜身,从建筑大叔的衣服兜里,找出一张银行卡。

“你这个不孝的畜生!”

建筑大叔倒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嘶吼,脸上满是痛苦之色。

作为一个父亲,被自己的儿子这样打,身体上的痛是其次,最重要的是心灵的刺痛!

“老东西,卡里的钱都归我了,正好下月我一哥们儿生日,我请他到大酒店吃饭!”小青年拿着卡,脸上满是得意笑容。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私人医生弗兰克,M国名医。”李泽良说道。

“原来是M国名医啊,我说怎么这么自以为是。”林云笑了笑。

林云继续说道:

“李老,一句话试探女生喜欢你我们华国有句老话‘医武相通’,我想李老你知道吧?”

林云清楚,现在的难点,是如何才能让李泽良信任自己,并且愿意吃自己的丹药。

毕竟,以李泽良这样的身份,肯定是要防止被人迫害的,更不可能随意吃来历不明的东西!

只有博取李泽良的信任,才能让他吃祛病丹。

“当然知道,不过我找过一些高人帮忙,他们也没什么好办法。”李泽良说道。

“李司令,但我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治好你的病,难道你不想根治吗?”林云微笑道。

“哈哈,不瞒你说,我做梦都想根治我的病。”李泽良笑道。

李泽良不光有心脏病,还有很严重的糖尿病,要靠长期注射胰岛素维持。

要知道,注射胰岛素的副作用不小,李泽良每天都要受到病痛的折磨,是非常痛苦的,患病的人都知道这种折磨。

但是正常情况下,都会因为世俗的偏见和心理压力隐忍不发,最后被岁月埋葬,但是这种感情只要是爆发了出来,女生对你有好感的征兆那就相当的可怕,属于撞了南墙找挖掘机的那种......

“木医生,夜雨先生到了。您请进吧,木医生就在里面。”随即门缓缓地打开,木云看了夜雨一眼.......这和照片上是一个人吗?!啊!!!看看边上小敏的脸都红了......

确实,照片有的时候很难体现出一个人的气质,虽然照片上的夜雨也算是小帅,但是却并没有出尘的气质,毕竟当时夜雨还没有修仙,而现在,那出尘的气质一眼看上去就仿佛是谪仙人一般。

木云不敢置信的看了看照片看了看本人,nd.......看起来确实是一个人,但是怎么觉得也不是一个人啊。还真是有些人的好看不亲眼看到都感觉不到啊,这样一来的话,刚刚来的小姑娘和他也算是般配了啊。

“嗯.......您好?”夜雨被这家伙看的有些发毛,这家伙怎么回事儿,看一眼我看一眼那个像是病例一样的东西,不会是小缘把我给举报了要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去吧......应该不会吧,一日夫妻百日恩.......没必要做的这么绝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