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必沈家那边也是心中有数,不想出意外,所以才里三层外三层地安排人。

可就是这样,林念还是混进来了。

秦非同和曲洺生的心里都清楚,这城里想要秦曲两家倒下的人,不在少数。

有多少人明着不敢和他们作对,暗地里也会跟着点一把火。

两人自休息室出来,迎面撞上了苏茶,她娇声跟曲洺生打招呼,曲洺生只是冷淡地点了下头,随即侧身想要从她身边经过。

苏茶伸手拉住了他,还未开口,就听到曲洺生说:“苏小姐,松开。”

“你这么讨厌我啊?”苏茶笑着,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娇滴滴。

一旁的秦非同轻嗤了一声,一脸嫌弃。

正准备走开,又听到苏茶说:“秦总,容小姐也来了,正在外面找你呢。”

秦非同:“……”

“不过你放心,她找你应该是想要和你说清楚,从此一刀两断,因为今晚……她有男伴。”

秦非同眉头一皱,只一秒就恢复了平静,“跟我无关。”

李寒烟摇头:“没有。”

童蔓蔓鄙视道:“那肯定是你老公不行,太菜了。”

李寒烟嘴角抽搐了两下,尴尬道:“懒得和你扯这些,对了,你现在和陈放到底什么关系啊,他这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把你欺负成这样……”

一提到这个,童蔓蔓就嘴角微翘,开心道:“我已经和他在一起了!全世界就我一个攻”

“在一起了?”李寒烟怔了怔,“他让你做他女朋友了?”

“这个倒是没有。”

“那你这个在一起,指的是什么?”

“就是跟着他了啊。”童蔓蔓想了想,解释道:“大概是相当于给他当情人了吧,嗯,应该就是这样子了。”

“给他当情人……”李寒烟张了张嘴唇,叹息道:“唉,我就知道。”

“你知道什么?”

李寒烟摇头晃脑道:“那天晚上,你在群里说事儿的时候,我就知道可能是这种结局。

陈放那种高富帅,要找女朋友的话,肯定得是门当户对的白富美才行。

可照片里,却也有她不熟悉的东西——是一个人的背影。

说不熟悉,分明又看着很眼熟。

眼熟到……让她不敢往下猜,心口一阵阵地发凉、发颤。

随着照片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句话:你最在意的人,早就知道了真相,今晚之后,你就是最大的傻瓜。

秦之意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按住。

紧咬着牙关,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最在意的人,是曲洺生、秦非同、秦之政还有昏迷不醒的秦致远。

自己没能查清楚的真相,顾一念绝对查不到,一定是有人透露给她,让她来刺激自己的。

但,曲洺生和秦非同的能力都在自己之上,他们能查到,不足为奇。

秦之政应该也是不知道的,至于秦致远……

想到这个人,秦之意就有种正在坠往深渊的错觉。

照片里的那个背影,男主都被坏了奶糕好好吃实在是太像秦致远了。

先前,多少人等着看他和秦非同两虎相斗,最后来个两败俱伤。

那还不是因为惧怕他们?

“之意,小政虽然贪玩,但也不是没脑子的人,你今晚不出席,只要跟他说明原因,他也不会怪你的。”

这一点,秦之意心里也清楚。

只是那种大限将至的感觉时时逼在心头,她想着今晚能去的话还是亲自去。

往后真的撕破了脸,也不知道再见面时,能否平和地打招呼?

可曲洺生已经决定好了不让她去,且没有要跟她商量的意思。

他打电话叫了保镖过来,直接守在门口。

谁也进不来,秦之意也别想随意出去。

这架势看得秦之意直发笑,她眉眼弯弯,眸中似有光在闪,“干嘛,曲总是要软禁我么?”

这种话,以她的脾气,问出来的时候应该伴随着雷霆震怒才对。

偏偏此刻,温软又平静,让人心底的不安直线飙升。

曲洺生抿了抿唇,低声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还没想明白啊?”童蔓蔓道。

“你的意思是……他给你的?”李寒烟眼神急剧闪烁几下,不确定地问道:“不会吧,我把渣们太阳的喵喵叫他刚刚给了你100万?”

童蔓蔓颔首,收过手机,一脸喜悦之色,挑眉道:“是的,这100万是陈哥刚刚转给我的生活费,怎么样寒烟姐,羡慕吧?”

李寒烟面皮抽搐了两下,羡慕吗?

废话,当然羡慕,那可是100万啊!

但是,李寒烟嘴上却不能承认,她干巴巴地道:“100万确实不少了,不过,就为了这100万,你就答应给他当情人了,我还是觉得你有点亏了。”

童蔓蔓撇了撇嘴:“不是吧寒烟姐,100万还少么?陈哥答应每年给我100万的生活费,过几天还会给我找房子,让我搬进去住,这已经很不错了吧,你居然还觉得少?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是每年100万?”李寒烟错愕道。

“废话,当然是每年100万了。”童蔓蔓一脸憧憬地说道:“老实说,我觉得如果我正常用的话,一年下来,应该至少能存个80万,这么多钱,比很多大公司高管的税后年收入都高了,可没想到寒烟姐你居然还觉得少了。”

像我们这类没什么身份背景,能力也一般,只是身材和颜值有点优势的女人,全肉盛宴by攻德无量沪上太多太多了,要想跟着他,除了给他当情人以外,别无二选。”

说到这里,李寒烟拉住童蔓蔓的软手,同情道:“唉,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已经有点后悔当初的选择了,对吧?”

后悔?童蔓蔓眨巴了两下水润的眼睛,好笑道:“寒烟姐你想什么去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后悔了?你都不知道,我现在开心死了,哪里会后悔啊。”

“?”李寒烟愣了愣,一副你别逗我的模样,“他让你给他当情人啊,你还开心死了?”

这丫头,脑子进水了么?

童蔓蔓嘴角微翘,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把自己的手机余额打出来,放到李寒烟面前,炫耀道:“你先看看这是什么,然后再说吧。”

李寒烟狐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头瞧看手机屏幕。

细看之下,她瞳孔微微一缩,吃惊道:“这是……七位数的存款,不是,你什么时候有上百万的余额了,你抢银行去了吧?”

苏家一早就调查过秦非同,知道他和容家的二小姐牵扯颇深,容照又对那个妹妹极为纵容,说不定真能为了妹妹和秦非同联手。

还有贺家,有些生意要和道上的人打交道,秦非同黑白两道通吃,室友都好猛by玖碗云吞为了避免日后的麻烦,如非必要,贺家大概也不会跟他作对。

至于剩下的曲家——

只要秦之意发话,曲洺生和秦非同就算再看对方不顺眼,也能为了她握手言和。

红颜祸水,就是如此。

苏母想清楚了,也就不再和秦非同多言了,拉着苏茶转身离开。

秦非同盯着她们母女的背影,仔细想了想苏茶刚刚的话,觉得还是不放心,又让手底下的人再去会场搜一遍。

今晚除了已经被抓到的林念,还有明面上的秦致严,暗地里不知道还躲着什么小喽喽。

但千里之堤,就是有可能毁于蚁穴。

……

秦之意没有理会林念发来的那些信息,电话没接到自然也就算了。

后面林念没再继续发,她以为今晚终于可以安静,却又接到了另一个人的电话。

都是林念的来电。

微信的消息也是林念发来的,全是污言秽语。

林念大概是疯了,尽拣不堪入目的话拿来骂,还有一些诅咒。

秦之意知道,最正确的做法是把林念拉黑,可自从收到那份鉴定报告后,她感觉自己就跟着了魔一样,明知道林念是在故意刺激自己,可就是下不了手去把她拉黑。

好像就等着林念把一切慢慢地撕开,想要看一眼全幕,想要看看这一块摇摇欲坠的破布后面,有多黑、有多脏。

……

曲洺生到订婚宴会场的时候,秦非同已经在了。

他不愿与人交谈,浑身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冷气场。

隔着人群,他给了曲洺生一个眼神。

后者了然,两人先后到了休息室。

秦非同说:“你的前任来了。”

曲洺生丝毫不意外,他和秦非同一早就在对今晚的订婚宴布控,早就对林念锁定了。

她以为自己的一举一动很隐蔽,实际上,一出手就会被抓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