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的话,我们可以联手。在这里组建一个新的王朝。”

“由你的后代做这个王朝的主人。就像是渤泥国和佛国,世世代代都是你们神州血脉。”

洁癖狂罗本优雅的拿着大雪茄冲着金锋循循善诱,语气低沉,魔音重重,为金锋画起了一个大大的馅饼。

穿着一身黑色神父长袍的罗亚长老握着包金的十字架向金锋展示一幅波澜壮阔的美好的未来蓝图。

似乎那鸟粪岛已经成为了烤熟的香甜面包,而站在他面前的七个人已经拿起刀叉准备开始享受肥美的大餐。

这一幕场景,跟曾经列强瓜分神州雄鸡那一幕何其的相似。

“呵呵……”

“这是个很不错的提议。”

“谢谢各位足以照亮整个南太天空的慷慨。”

“我想说的是,在得到这座小岛之前,我需要为你们做什么?”

金锋环顾全场,手指夹着烟轻描淡写的笑着:“请不要告诉我,你们辛辛苦苦苦心经营三十年只是为了履行对我的承诺。”

“先别说这些好听的,到时候钱给爽快点比什么都强。”

“这个没问题,到时候你尽管说话,我保证没有一个不字。”贺新忙道。

这也就是王晓帅,如果换楼烨他绝对不敢说这话。楼烨那家伙浪惯了,外界经常流传说姜闻拍《阳光灿烂的日子》和《鬼子来了》的时候胶片用了多少多少的,耗费比更是什么所谓闻所未闻之类的。

其实这种说法他们是没见识,要是跟楼烨比起来,姜闻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快穿之拯救原配拍《紫蝴蝶》那会儿,贺新算是真正见识了什么叫“使用胶片无上限”。

《紫蝴蝶》的投资一直是个谜,贺新大概有点数,上影厂投入了一千多万,法国片商投入了三千多万,总投资将近五千万,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消耗在胶片上。

不过人家楼烨有这个底气,仅凭海外票房不但能够收回投资,还能让法国的投资方赚到钱。唯独就是坑了上影厂,人家还指望国内票房收回投资,结果票房只有三百万,连宣传费用都不够。

相比之下,王晓帅是真正吃萝卜干饭过来的,他拍摄的电影,投资极少超过五百万的。很善于精打细算,节俭持家。而且《万箭穿心》这类现实题材的作品,投资再大也不会大到哪里去。

“如果是那样的话,我的良心会感到很不安。”

“金先生,我们的慷慨比起你的智慧不过萤火之虫,微不足道。”

罗德族长的机械声音缓缓流淌出来:“诚如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金先生你是聪明人。快穿之拯救傻原配”

“我们,需要那个柜子。”

金锋嗯了一声,目光投射到罗德族长那怪异的脸上:“哪个柜子?”

“金的还是木头的?”

罗德轻轻昂起头来平静的直视金锋,一字一句的说道:“装十诫石板的那个柜子。”

“神明国度的柜子。”

金锋皱皱眉迟疑问道:“神明的国度?”

罗德重重点头:“是。找到约柜就能开启神的国度。”

“那里面有什么?”

这话出来,金锋猛然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对。

六支金烛台十二只目光从各个方向刺向自己。个个脸上挂着哂笑,似乎早已看穿了金锋的欲盖弥彰。

“尊敬的金委员。起源图书馆中,关于约柜的记录档案多大五十多册。我相信你在里面的一百天时间里,一定看过其中的一本。”

贺新耐着性子听完他觉得有问题的一二三四,忙道:“这些没问题,回头我帮你约一下编剧,不过参与改编的原著作者在武汉,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吧。”

对于编剧和导演这种事务,贺新一般不会去参与和干涉,他从来不认为在这些专业领域自己的水平会比人家高。

王晓帅一听倒也特干脆,明白这时跟他废话没用,重新把剧本塞回包里道:“算了别约了,你把电话号码给我就行,我自己联系。”

“行,我这就把她们的号码短信发给你。”

如果换别人还真得介绍一下,快穿拯救军婚王晓帅这个名字在业界也算是声名远播,不用介绍。

不一会儿就听到王晓帅的手机“哔哔”叫了两声,他拿起来翻看了一下,便站起来道:“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走了。”

贺新忙道:“哥,别介,咱们难得见次面,一会儿我约一下牛哥还有老段,咱们喝一杯。”

牛乐现在出师了,近年来单独执导了几部小成本电影,只是反响都很一般,甚至都没机会上映,最后只得卖给电影频道了事。

他真的是看中了这个故事,要不然他也不会在看过剧本初稿的第二天一早就专程从上海飞过来。

“呃,哥,我觉得你对程好有误解。她的演技,你绝对放心,我可以给你打保票,一点都没问题。尤其是性格上她跟李宝莉有不少共通的地方。至于形象方面,那就更不成问题了,把一个难看的女人扮好看可能有点难度,但是让一个好看的女人扮丑一点问题都没有……”

他早就估计王晓帅可能对程好这个人选提出疑义,但这部电影说穿了他就是给自家女朋友量身打造的,快穿改变悲剧人生所以早就准备好了这套说辞。

甚至最后还道:“哥,我不是说媛媛姐的坏话,我觉得程好的演技比媛媛姐可是强多了。”

是啊,当初象高媛媛这样二十五岁的漂亮的女人都能演十九岁的青红,凭什么程好就不能演从二十多岁岁到四十多岁的李宝莉呢?

“……”

王晓帅可以忽略演技,因为在他们这帮子文艺片导演的眼里,电影就是导演的艺术,演员很多时候往往就一个道具。

他也因此而忽略性格,对贺新说的程好和李宝莉的性格有共通之处并不感到诧异,上海男人一般都是很尊重太太的。

过,杨云帆却不以为然。

明剑尊生活在泫金岛,有通幽剑主的教导,不缺绝顶功法,似乎也不缺宝物。

可杨云帆不一样,他觉得自己是一个贪婪的人,好不容易来到寂恶古界,一定要满载而归,最好将寂恶古界里面的宝物挖空。若是让他看着别人寻宝,自己却什么也不做,那他恐怕要疯了!“

好了,差不多了!”

估算了一下时间,明剑尊终于有所行动。

他看向一旁的杨云帆,说道:“根据我得到的资料,寂恶古界刚开启的一个小时,空间之门中元气混乱,甚至会有一阵元磁风暴,会将进入的人马,卷到寂恶古界的任意一个地方。快穿之路人的自觉”

对于那些寻找宝物的人来说,被元磁风暴分开,当然是一件好事。这

可以让他们避免聚集在一个小地方,彼此之间,一开始就陷入争斗之中。

可对于杨云帆和明剑尊来说,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云纹剑经。挡在他们面前的人,一律格杀勿论。“

能说出这么高深且不失猥琐气息的话的人,估计也就只有彭创本人了。

果然就如同李叔说的那样,不到一会就有客人上门光临。

招呼客人的事情一般都是李叔来,因为李叔在这方面的确是比较在行的,除非李叔实在是忙不过来了,要不然彭创一般是不会招呼客人的。

彭创的任务就是给气球充满气,然后再将气球挂在气球墙上,同时是不是给客人打过的玩具枪上添加子弹。

前几波客人都是情侣,在彭创眼中,这情侣们完全就是李叔地摊上的大客户。不说别的,就冲那些个情侣来一回就突破五十块的手笔,完全对的上大客户的称呼。

这一晚又是一个忙碌的夜晚,当高峰期的客人们过去后,彭创又开始拼命的往气球墙上整起了气球。

填满过后,彭创又可以来一段片刻的小休息了。

叮叮叮!

猛然间,就在彭创坐在小板凳上休息的时候,彭创的手机上传来别人发消息的声音,从声音上可以听出这是qq上传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