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跟黄小桃的接触并不算多,目前也没有什么**的想法,但对于这个可伶却坚强善良的女孩子,换做任何一个男人,只怕都会心生怜惜,而绝不忍心去伤害她吧。

就算是被误会,林逸还是有点儿不忍心,就这么打破黄小桃此刻美好的想法,如果自己就这么说出来,她或许表面上会装作不在意的样子,但是心里肯定会难过,而且会很难堪。

她本来就已经被苏兆河那个人渣毁容了,林逸不想再让她心生自卑,黄小桃本来也许不会在意这些,但如果因为自己而被刺痛,甚至揭开伤疤的话,自己跟苏兆河那种人渣又有什么区别?

“其实……”林逸想了想,以一种十分婉转的方式道:“我还有几个跟我关系好的红颜知己……”

“嗯,我听说了……你和上官岚儿关系很好……”黄小桃依旧低着头,小声扭捏道:“所以……我和她比不了,看到她……我会自惭形秽……”

“啊?”林逸顿时又是一愣,他没想到黄小桃对自己竟然这么关注,她应该才知道自己是武夫凌一不久吧,竟然就已经知道这些了。

体直接被击穿,骨离散,被一息十拳,化七伤,没有存活下来。

“嘭,嘭....”

连续听见轰击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岳凝萱看呆了,看到龙陌白不是一息九掌,而是汪子星之前所用的,劈拳,钻拳,崩拳,炮拳,横拳,其中还有几拳她从来没见过,也不认识。

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令她对龙陌白的份产生好奇,可她现在来不及遐想,还是按照龙陌白说的先离开,去找她爷爷。

龙陌白见岳凝萱已经离开,他也没有后顾之忧,让一个女人看见自己杀人,怎么说也不雅观了点。

不到五秒钟,眼前二十多号人,全部被轰杀至死,龙陌白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之所以让岳凝萱离开,是想让这些人化为鬼机剑匣的器魂,家有冰山未婚妻gl成为她的养分。

“鬼鬼,开始吧!”

“好的,哥哥....”

很快地上血模糊的尸体,化为一点点红色颗粒,涌向为魂体的鬼鬼。

她魂体越加厚实,龙陌白的后背的墨龙鬼纹也在发生变化。

殊不知,这些死去的人,他们的灵魂被吸收吞噬,化为魂力滋养着剑匣中三柄剑,提升剑灵的灵体。

而如今鬼机剑匣与龙陌白是一体,他就是剑匣,剑匣就是他。

这是成为真正剑主的条件,要以化匣,容纳百剑之驱。

“也不是,是诸葛军师自找的,要是他听大丰哥您的,稳步发展,能死么?”小通子一咬牙,索性做出最后的一搏,要是大丰哥这边听到他的夸赞,能将他留在身边,那小通子还有可能捞点儿差事做,不然回总部,就是完蛋。

“哦?这怎么说呢?”大丰哥不动声色的问道。

小通子也不笨,听到大丰哥相询,立刻就明白大丰哥不反感他继续说下去,于是连忙道:“要我说啊,诸葛军师虽然是总部下来的,但是对国内的一些势力根本就

不了解,但是却还想出风头,好大喜功,结果怎么样?这下可倒好了,招惹了不能招惹的势力,他天阶初期高手又能怎么样?人家可是秒杀啊,一招就给他打成了死

人,浑身骨骼经脉俱断,这不是作死呢么!”

“什么?秒杀?”大丰哥顿时愣住了,他虽然觉得林逸说了能干掉诸葛军师,那肯定是有一定的把握,纨绔公子独宠妻gl但是过程应该不会简单,应该是极其艰难的,但是没想到的是林逸居然能秒杀诸葛军师?那林逸现在是什么等级的**者了?

等到几个女孩子都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只蝲蝲蛄已经带着顾晓乐一阵风似的消失在隧道的尽头!

“我们的晓乐哥哥,被那只大蝲蝲蛄绑架了?”林娇摸了摸脑袋冒出这么一句。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追啊!要是顾晓乐出事了,我们该怎么办啊?”

宁蕾第一个跳起来喊道,紧接着爱丽达也不废话,直接端起手里的M16,一溜烟地冲了出去,还不忘回头说一句:

“拿好我们的行李跟上!”

在她后面,达西亚也是紧紧地端着自动步.枪冲了出去!

几个娘子军一路狂飙地又奔出了近500米的距离,猛然发现前面的隧道中躺着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仔细一看居然是那只巨型的蝲蝲蛄和蚰蜒,互相缠绕在一起趴在了地上。

“别乱!看准了再开枪,我的冰山未婚妻苏若雪免得误伤到晓乐!”

爱丽达毕竟是经验老到的雇佣兵出身,向着后面达西亚摆了摆手低声吩咐道。

达西亚没有回话,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宁蕾宁大小姐也已经跟了过来,本来她刚刚是跑在最前面的,不过她的身体素质毕竟和人家两个精英级别的雇佣兵还是有些差距。

“呼呼呼……顾,顾,顾晓乐呢?”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达西亚就用手堵住她的嘴唇,示意先不要出声。

此时还在她们后面的杜欣儿林家姐妹,以及傻小子刘失聪以及一猫一猴的,也都纷纷赶到。

不过这些人也不傻,一看前面的爱丽达端着枪小心翼翼地接近那堆东西,这些人谁也不敢说话了。

爱丽达生怕惊动前面的那两只庞然大物,一点点蹭着脚步逐渐靠近着,等距离那两只大虫子不到5米的时候,突然那只巨型蝲蝲蛄身体下面一动!

吓得爱丽达连忙用枪口对准了那里,生怕这两只虫子突然暴起伤人。

哪知道一只手从蝲蝲蛄的身体下面伸了出来,紧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出:

“爱丽达吧?当冰山遇到冰山gl快过来拉我一把,我被这两个大家伙给卡住了!”

一听这说话声,大家提着的一颗心这才算是放下来。

杜欣儿那是什么人,从小就和自己那些兄弟姐妹在家族中,不知道上演了多少场惊心动魄的宫斗大戏才成长起来的。

也不用问林娇,就知道这小丫头肯定是有求与她。

“说吧,林娇妹子,你是有事吧?”

林娇有些不好意思地一笑,露出两个洁白的小虎牙说道:

“欣儿姐姐,到时候你家来的船是不是很大啊!”

杜欣儿微微一笑:“也不能说很大吧,反正也就是100多个客舱,小型游轮的水平吧!”

这话听得林娇更是瞪大了眼珠子:“那欣儿姐姐,到时候,到时候能不能给安排一个在甲板上面的高级单人间船舱住住啊!我长这么大还没做过甲板上面的高级客舱呢!”

楚然被吓得一跳,连忙端了一碗汤放在刘武面前。

“慢点,喝点汤!”

“嗯...嗝唔——”

刘武刚开口又打了个嗝,端着汤喝了下去,这才感觉好多了。

“谢谢!”刘武看着楚然笑说道。

“客气什么,咱们现在都是在同一个屋檐下!”楚然抿了下小嘴,又问道:“你是哪个县的?”

“罗县!”刘武边吃着边回道。

这个时候,刘武的吃相倒是变斯文了些。两块冰山爱上傻子gl

“啊!”

楚然惊诧了一声,没想到这是碰到同县的老乡了,实在是太巧了。

旋即,楚然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说道:“我也是罗县的,咱们是老乡哦!”

刘武被楚然的惊叫声吓的一愣,又听到楚然这么一说,刘武总算是明白了。

看来还真的是老乡啊!

离开后,齐学磊第一时间拿出手机在企眼查上查找柱子音乐的信息,具体信息如下:

柱子音乐有限公司,法人李大柱,注册资金300万元,公司规模人数50-100人,公司地址:京州恒方写字楼十三楼。

看到这则信息的第一时间,齐学磊给总经理打过去了电话,简单汇报了情况。

总经理魏双龙听到后直接下令道:“柱子音乐?规模只有几十人么,一个小公司而已,挖!用全力挖把作曲人李安挖过来!”

得到应允后,齐学磊悄悄打通了李安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他说道:“你好请问是李安先生吗?我是靓丽音乐的,有点事想和您聊一聊,方便下班后一起吃个饭吗?”

“不方便!”

嘟、嘟、嘟……齐学磊拿着电话愣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