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做,也是为了磨砺楚风的战斗力和战斗技巧!!!

一番激战之下。

这天剑纵然一手剑术超群,剑意可怕。

终究没有占据到任何的优势。

两人战斗爆发出来的能量余波将天剑门也是给摧毁的一片狼藉。

地上出现一个个巨大的深坑。

天剑门弟子全部连连后退,眼中透着恐惧的神色。

轰!!!

一道轰鸣声响起。

这位天剑门天剑身子连连后退。

“没想到你的实力竟然比之当年你父亲的实力一点都不差。”

“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不愧是父子俩,都是武道妖孽!!!”

天剑沉声道,其眼中闪烁着凝重的神色注视着楚风。

“看你实力不错,我给你一个机会。”

“臣服于我,我可以饶你一命!!!”

楚风看着天剑冷道。

“呵呵,当初你父亲一招将我击败,他都没说让我臣服。”

女孩淡淡的“嗯”了一声,并没有其他的反应。

那可是S大啊,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进去,这个女孩却没有半点惊讶和庆幸的感觉。自己一个人怎么玩b

楚念禾看呆了,只觉得安歌什么都不懂!

楚一行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为了缓和昨天的尴尬,加深母女俩的感情,他们为安歌准备了一个礼物。

“这是你妈亲自选的项链,就当是见面礼了。”

男人小心翼翼的就怕伤了安歌的自尊,他打开盒子,是一条很亮眼的钻石项链,图案是个蝴蝶。

嗯,的确很精心,三年前的旧款。

安歌接过盒子,进去换了一身休闲的衣服,依旧背上她那个黑黑的书包,并没有要换掉的意思。

“去了S大别招摇,也别乱出风头。”楚母趁机上前交代了几句,要不是亲生的,她连多看安歌一眼都不想。

这女孩穿得很简单,白T,牛仔裤,鸭舌帽遮住了半张脸,头发简单的扎着,站在那儿一副冷漠的模样。

“妈,你放心,我会带姐姐一起去的。”

“呼……”终于,在车子抵达了目的地之后,林逸也恢复了体力真气,心中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也在暗暗苦笑,这狂火八卦掌的确很厉害,现在连天阶初期的高手都能击伤,用什么东西可以代替逼但是使用一下,也真是耗费体力!

林逸仅仅是催发了第六式和第七式,就已经抽干了身上所有的体力真气,看来是不可能连续催发两次第七式的!平时演练时倒是有可能,真正对敌的时候恐怕就不行了。

这样一来,林逸空有厉害的武技手段却无法全力施展,不得不说也是一种悲哀!明明可以和天阶初期甚至天阶初期巅峰实力的高手对抗,可是因为自身实力等级太弱,却只能选择退避。

不过林逸又摇了摇头,自己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啊,以地阶中期巅峰实力,就有一战天阶初期的实力,并且将天阶初期高手打成了重伤,这等战绩是空前绝后了吧?

虽然不能频繁使用,但是却可以当成最终保命的手段和底牌,威力虽然不如真气炸弹那么厉害,但是却比真气炸弹容易催发多了,即使达不到瞬发,也能做到想发就发。

“你的实力虽强,但你凭什么让我臣服于你?”

天剑看着楚风冷冷地哼道。怎么玩自己的乳房玩到哭

“就凭我有着足够让你臣服的实力!!!”

楚风冷喝道。

轰!!!

楚风直接将一身的力量爆发出来。

一股恐怖如渊的威压从楚风身上如火山喷发一般释放出来。

更是夹杂着可怕的魔煞之威。

这威压直接朝着这位天剑门天剑镇压而下。

刹那间,一道雷霆爆炸声响起。

噗嗤!!!

这天剑都来不及反应,就被这可怕的威压给镇压的一口鲜血喷出。

他身子毫无反抗能力的就被这威压给镇压的跪在地上。

这威压犹如山岳一般镇压在他身上。

让天剑不断颤抖着,神情扭曲,脸色难看。

其眼中更是透着不可思议的神色注视着楚风。

这可怕的威压一释放出来。

整个天剑门所在的空间都直接凝固住了。

所有空气瞬间泯灭。

所有天剑门之人都被压的跪在地上,身子颤抖,眼中透着绝望之色。

后来,秦国灭了东方六国,收了很多铜回来,怎样在家自制假b始皇帝想要炼制镇鼎天下的十二铜人。这十二铜人,在修真界的传闻,一直是秦始皇得了上古战巫一族的传承,用炼制十二祖巫铜人,建十二都天神魔大阵,守护他的大秦万世江山。

但是,铜人还完全炼制成功,始皇帝自己就驾崩了。

后来那些铜人,就彻底消失了……

当时的铜,就跟现在的黄金一样,是可以当钱用的。

很多人怀疑,是有人见始皇帝驾崩,而新任的皇帝二世胡亥,镇不住秦国这庞大帝国。加上那时候关东六国,蠢蠢欲动,建造十二铜人的那一位感觉到天下分崩离析在即。于是,将铜人融了,又再一次换成钱。

这些东西,都是杨云帆在野史笔记上看到的,也不知道是有人编出来的,还是真的是某个古老门派的传承笔记。

所以,这远古战刀,到底是什么朝代的人来到非洲留下的,杨云帆也无法辨别出来。

按照历史朝代来看,应该是一千年前,两千年不到的样子。

轰隆隆!!!

楚风这一拳直接和天剑这恐怖如斯的一剑轰在一起。

当即虚空炸开,气流全部泯灭。

四周的那群天剑门弟子全部被轰飞出去。如何刺激自己的乳头

他们一个个砸在地上吐着血。

而楚风这一拳势如破竹的将天剑这一剑爆发出来的剑芒给摧毁掉了。

他一拳直接和天剑手中的长剑轰在了一起。

两人目光对视着。

战意在沸腾!!!

元气在轰鸣!!!

天地在颤栗!!!

蹬蹬蹬!!!

一击之下,天剑身子爆退。

其手中的长剑在地上划过一道长长的鸿沟。

噗!!!

天剑一口鲜血喷出,神情难看。

“你的实力竟然如此之强?”

这天剑瞳孔一缩,眼中闪过一抹凝重的神色注视着楚风。

“谢谢夸奖!!!”

楚风冷笑着。

“你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而且你和他竟然有着几分相似!!!”

天剑目光凝视着楚风,沉声道。

“你说的是狂龙吧,我的确和他很像。”

“因为我便是楚天龙之子楚风!!!”

看着天剑,楚风冷喝道。

“什么?”

“你是他儿子?”

听到楚风的话,天剑神色一凝,眼中闪过一抹震惊之色。

至于其余天剑门的人一个个都是被楚风说的话给惊呆了。

他们没想到这个江州楚少竟然是那传说中的狂龙之子。

怪不然如此可怕逆天!!!

“没想到你竟然是他的儿子。”

“怪不得我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

“心中便有一丝恨意,原来如此!!!”

“只是传言狂龙之子乃是一个天生无法修炼的武道废柴。”

“如今你却……”

“看来传言不可信啊。”

“的确,以狂龙那等妖孽实力,他的儿子又怎么可能会是废柴!!!”

黄金是富贵人家喜欢用的东西,一来方便交易,二来方便炫耀,三来还保值,百年来金价一直在涨。

木小天和木婉香刚泡完洗髓池出来,也没什么打扮,穿着随随便便,木小天脚上还穿着一双大拖鞋,四十三码的,木婉香头发乱七八糟,跟个鸡窝一样。

就这两个小王八蛋还大言不惭说要取黄金?卡里有一两黄金吗?

那副叼样,实在是气人。装模作样的人见多了去了。

如今的银行职员可比不上百年前,职员地位非常尊崇,大量的有钱人都不放心把黄金放在自己家里,只是银行储存黄金的金库实在是太少太少了,富贵人家往往都要给一定的点数给职员们抽水,对方才会给你存黄金。

加上百年战争,战乱纷起,战争引发的各种弊端已经显现出来。

物价飞涨,人心不稳,朝不保夕,居无定所,粮食减产,病死的人比打仗死的人多得多,大家都没法去讲究卫生,也没人去养生了。

能够活下来的人都是些练体境武者,凡人寿命极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