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这些事情放在心里后,叶君泽转头向着四周看去。

只见此时已经不断的有人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想来都已经是战胜了自己的幻影了。而这些人当中又有着一些人聚集在雷凡身边,想来同样是在接受着来自雷凡的指导。

叶君泽的视线不停的移动,很快,就在人群当中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叶君泽低头想了一会,便有了主意,点了点头,起身向着看到的熟悉人影那里走去。

没走几步路,叶君泽便到了那人的身边。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同时说道:“你也出来了?怎么样?”

被叶君泽拍肩膀的人闻言,马上转头,看向叶君泽,惊喜的说道:“哎,叶君泽,是你啊,我出来找你一直没看到,还以为你还在里面呢,你什么时候出来的啊?”

而能这样说话的人,自然便是李凌了。

叶君泽闻言,笑了笑,回答道:“刚才一直在那边,这里人现在这么多,你没看到我很正常。”

李凌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道:“你说的也是。”

“不管打没打到,有那个动作,你就枉为人子!”韩磊忍不住喝骂。

青年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却没想到竟然动手打母亲,连自己的亲妈都打,真的是猪狗不如了。

男人的家境并不好,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可有时候穷人家的孩子并不见得比富人家的孩子好多少,自己一个人在家裸着好吗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富人家要是出个败家子,好歹还有的败,败的是家产,可穷人家倘若出个败家子,败的那就是父母的命了。

都说天下无不是之父母,这话虽然过,可当子女的动手打父母,那真的是天地不容了。

弟子规里面有一句,韩磊一直奉为经典,亲爱我,孝何难,亲憎我,孝方贤!

什么意思呢?

父母倘若爱我,疼我,孝顺父母很简单,理所应当,父母倘若厌恶我,对我不好,我还孝顺,那才是真正的孝顺,很难得。

然而事实上呢,别说“亲憎我”,“亲爱我”,又能养出多少孝子贤孙?

这种连自己父母都能动手去打的人,你还能指望他把其他人看的有多重?

李凌得到叶君泽的回答,不由得啧啧赞叹了起来。

只听见李凌说道:“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类,你该不会是一个有着人类身体的怪物吧。”

叶君泽闻言,有些气笑的说道:“说什么呢,你才是怪物。”

李凌摆摆手,马上说道:“这也不怪我这样想啊,你看你这家伙,来了我们道法系也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每次有什么事情,都是你这家伙第一个出来的,真是让人很难去不怀疑啊。小学生怎样自己在家自w”

叶君泽闻言,只好无奈的答道:“可能只是运气好吧。”

李凌自然又是一番啧啧称奇,说道:“运气好,好一次两次也就算了,你这连续很多次,这运气怕不是一般的好啊。”

可是没想到李凌这样说完后,叶君泽还深有所感的点了点头。

然后叶君泽便有些自卖自夸嫌疑的说道:“当然了,这与我强大的实力以及优秀的智慧也是脱不了干系的。”

“嗯,听你这话说完,你强不强大,我不知道,但是你这脸皮的厚度,一定是这个。”说着,李凌竖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李老跑到了患者面前:“已经用了?咦?针刺救急?”

李老这时候才把注意力放到了许阳身上。

旁边药房大姐道:“李主任,刚才许阳医生已经用药了,就是你说的那几样。”

李老缓缓点头,又看向许阳的针灸手法。自李老过来到现在,许阳连头都没转过来一次,一直在认真地行针,时不时还看一眼患者情况。自己怎么舔自己哪个地方

李老看着许阳,也缓缓颔首。

李老拿起另外一只手,诊起了脉象,患者的病情在他来的路上,那个年轻医生已经跟他完整转述了一遍。

从许阳上手,针药并重到现在已经过了五分钟了,而患者的情况也立时好转了很多,心痛缓解了不少,面目也不再像之前那样狰狞可怕了。

李老再度微微颔首,许阳的急救为他争取了宝贵的辩证施救的时间。李老再次看了看许阳的行针手法,他又点了点头,然后继续诊断了起来。

又过了五分钟,许阳针药并重已经十分钟了,患者的情况好转了许多,真心痛停了下来,现在的患者只是大口喘气,大汗淋漓,其他症状未变,只是不再面目狰狞了,心也不痛了。

叶君泽闻言,不由得一阵气笑,挥手打掉了李凌竖起来的大拇指,回骂道:“去你大爷的。”

李凌丝毫不介意的笑了笑,然后便收敛起了笑容,正色道:“说起来,都这么长时间了,他们那几个也应该快出来了吧。”

叶君泽点点头,说道:“应该是,云天寒他们的实力也不算差,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架势,有些找不到头脑。但是,想来等他们找到思路的时候,就能马上通过了。如何用棉签来满足自己”

“你说的没错,这第一个环节确实算不上是很难。要按我来说,充其量只能算是开胃菜的程度吧。”李凌闻言,同样点点头,回应道。

叶君泽听到他这样说,倒是眼前一亮,连忙打趣道:“哎呦,没看出来我们李大公子深藏不露啊,果然不愧是大户人家,眼界都要高了许多。”

李凌连忙挥手,回嘴道:“去去去,我看你才是深藏不露的那个人吧。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一到这种时候,总能出乎人的意料,带来各种惊喜。”

叶君泽闻言,有心想要辩驳些什么,可是想了想,好像事实确实如同李凌说的这样。

还好,包括黑暗魔兽一族化形的雄壮男子在内,他们都不用再面对林逸的战阵了,因为雷霆千爆加上超级丹火炸弹,已经将他们彻底撕碎。

当一切平复下来的时候,七大高手全部殒灭,连一丝渣渣都没有剩下,而林逸的神识在观察到这些的时候,就直接挥手散去了大部分分身,只留下了七个分身回到自己身边。

雷弧消逝,火焰熄灭,整片区域又恢复了原先星光熠熠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怎么用保鲜膜玩自己而那七大高手也从来不曾存在过。

“利欲熏心,愚不可及!”

林逸对着那处空荡荡的地方冷冷的丢下了两句评判之词,就当是给那六个助纣为虐的人类强者写的墓志铭了。

其实最该死的是那个红发女子,不但第一个对林逸出手,还挑动了其他人跟着一起出手,金袍男子则是和红发女子有些不和的样子,为林逸说过话,当然那更像是在怼红发女子。

可惜他最后还是和红发女子同流合污了,站在了林逸的对立面,最终成为了炮灰之一!

老实说林逸本不想用如此暴烈的手段,点出黑暗魔兽一族的身份之后,大家联手拿下那个雄壮男子,才是最优的选择,或许能从他口中得到些黑暗魔兽一族的珍贵情报。

方寒没吭声,让女人换了一条胳膊,继续摸脉,同时观察着女人的气色。

别看女人症状不少,可无论是从脉象还是气色来看,女人其实并没有什么大病,这还是心病.......

“生病之前两口子吵架了?”方寒试着问。

“没有,和儿子吵架了!”男人叹了口气。

青年下意识的有些眼神闪烁。

“能详细说说吗?”方寒问。

男人又叹了口气,道:“哎,我儿子今年二十五岁了,毕业其实已经有一年了,一年时间换了好几家单位,一分钱没赚,还找家里要了不少,大半年前,我父亲生病住院,又花了不少钱,老人家还去世了,家里看病,办葬礼,花了不少钱,还欠了一屁股债,可他.......”

说着男人看了一眼儿子,气的胸口起伏:“可他还是不出去好好工作,还找他妈要钱,她妈不给,他还打她妈........”

“我就是当时上头,没控制住,再说,也没打到.......”青年急忙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