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玉周的嚎哭让叶布依跟王晓歆都看不下去了。

周皓也是动了真火,一步前突,冷冷说道:“金锋,做人,要感恩。”

金锋偏头面对周皓静静说道:“我若不感恩,也不会这么做。”

周皓面色一凛,冷冷说道:“什么意思?”

金锋随手放开雷竹轻声说道:“你认为,像夏老这般大妖的伟人,会,不提前留下……遗嘱吗?”

这话一出来,顿时石破天惊一般,现场无数人全都呆了,哭声顿停。

王晓歆玉脸急变,猛然间望向那根雷竹拐杖,颤声叫道:“遗嘱……在那里面。”

叶布依跟彭方明还有高升的白彦军悚然变色,一下子抢了上来。

夏玉周噌的下从地上跳起来,抬手就把雷竹抓在手里,紧紧握住,四下里寻摸起来。

脸上兀自挂着泪痕,眼睛里却是充满了深深的贪婪和迫切。

夏鼎在民国时候经手的文物何其众多,到了改开以后古董热刚刚兴起,类似于逃脱的肉虐文凭借他的财力和眼力更是淘了天量的精品,而到了末年却是极少看见夏鼎的精品私藏。

可照片里,却也有她不熟悉的东西——是一个人的背影。

说不熟悉,分明又看着很眼熟。

眼熟到……让她不敢往下猜,心口一阵阵地发凉、发颤。

随着照片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句话:你最在意的人,早就知道了真相,今晚之后,你就是最大的傻瓜。

秦之意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按住。

紧咬着牙关,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最在意的人,是曲洺生、秦非同、秦之政还有昏迷不醒的秦致远。

自己没能查清楚的真相,顾一念绝对查不到,一定是有人透露给她,让她来刺激自己的。

但,曲洺生和秦非同的能力都在自己之上,他们能查到,不足为奇。

秦之政应该也是不知道的,至于秦致远……

想到这个人,秦之意就有种正在坠往深渊的错觉。

照片里的那个背影,实在是太像秦致远了。

李寒烟闻言,嘴唇咬得发白,眸中泛起泪光,类似逃脱的有肉有剧情带着哭腔道:“王家俊,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就是个王八蛋,呜呜……”

说完,她便直接挂断电话,然后抱头痛哭起来。

童蔓蔓见状手足无措,连忙问道:“怎么了寒烟姐,你哭什么啊,发生什么事了吗?”

李寒烟抬头看了她一眼,面上梨花带雨,惨笑道:“我家那口子出轨了,他和别的女人去开房了……”

“呃……”童蔓蔓愣了愣,安慰道:“好啦好啦,你想开点,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

李寒烟一脸忧伤,道:“没有误会,他刚刚亲口承认了,怎么可能还有误会……王八蛋,我再也不会原谅他了,我要和他离婚!”

“你冷静点啊。”

“卧槽,这样也行?”赤龙看着那一片血肉与硝烟,艰难的咽了一口吐沫。

这都能挡下来?

神忍的强大,似乎远远超出了在场所有人的想象力!

山本恭子远远的看到这个场面,目光之中满是阴沉!

龟山景洪今天在船上杀了那么多的山本组成员,每一刀都是不留任何情面,此时甚至毫无顾忌的抓起她的手下来抵挡火箭-弹,人被炸碎了,《锁裂》by墨囚全文txt他却连眉头都不皱一下,实在是过分到了极点!

山本恭子的拳头已经攥了起来!

她最担心这种情况的出现!这种因素是最不可控的了!

请神忍帮忙可以,但是当神忍发狂发疯的时候,谁能控制的了他?

一旁的下属们看着山本恭子的拳头,都纷纷的意识到,这个龟山景洪就算今天不死在太阳神殿的手上,也终将会在日后死在山本恭子的手上!

山本恭子极少会做出这种单手握拳的动作,在这种时刻这样握拳,就意味着她对龟山景洪下了必杀之心!

在这一方面,还是罗挺当属第一。

“老幺,找出来。”

拐杖递到罗挺手中,罗挺左右手捧着拐杖,转身就朝棺材跪了下去,哭着叫了一声师尊,徒儿不孝,得罪您老了。

罗挺看东西那确实是得了夏鼎真传。

双手捧着雷竹拐杖,轻轻一掂,反手一旋,雷竹调转位置再复一掂。

雷竹重量已在心里。

右手握着包浆如玻璃底早已玉化的雷竹表面,从杵头开始慢慢的往上收起,直到拐杖头。

跟着又交换位置,从拐杖头往下拉了一趟,《未央》好重口味的文抬起头来,双目红肿黯然摇头,沙哑的嗓音哽咽的说道。

“师尊神乎其技,我们一辈子都赶不上的。”

这回夏玉周相当吃惊了。

连小师弟罗挺都找不出来这根雷竹的秘密,那还有谁能找得出来。

“徐新华!”

“黄鑫!”

夏玉周转了一圈点了徐新华和黄鑫的将,叫两个人到了自己跟前,下达命令。

越是头脑清醒的人,越是喜欢用无情包装自己。

思绪百转千回,如细密的针刺在心头,让人痛得发麻,却又强忍着不愿喊出声。

她给秦之政打了个电话,说了自己的情况,秦之政立刻表示让她在医院好好休息,等订婚宴结束了就来看她。

秦之意笑着夸了他一句懂事,随后又说,红包加倍。

秦之政在电话那端假装高兴得眉飞色舞,一挂了电话,却也皱起了眉头。

沈书蔓问他:“怎么了?”

“我姐在医院。”

“她怎么了?严重吗?”

“应该还好。”秦之政扫了眼现场,压了压自己心底的焦躁。

这么多人都到场了,自己现在就算再着急也走不开,要不然沈家那边不好交代,只能先把订婚宴完成。

医院里,秦之意打完了电话,就对曲洺生说:“我都亲自跟小政说不去了,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啊?行了,你早点去吧,多拍点照片传给我。”

曲洺生点点头。

包括这根雷竹。荆棘花园txt无删节

若不是金锋今天点醒的话,这根雷竹也就会在夏鼎入土之后烧成灰灰。

这根雷竹跟随了夏鼎三十多年,无论夏鼎走到哪儿从不离身,更不会交给谁保管,就连夏玉周跟生活秘书都没资格触碰。

一则这根雷竹来历非同小可,二则,这根雷竹里面更是有机关。如果有遗嘱的话,那还真的就只能藏在这里面了。

夏玉周拿过雷竹的当口第一件事就把雷竹的机关启动。射出一根两寸长的钢针,等到安全之后,立刻开始在雷竹之上摸索探寻

这一刻,夏玉周半个身子都在抖着。

看见夏玉周这般的着急和迫切,金锋轻轻垂下眼皮,看了看棺材里的已然变色的夏鼎,心底长叹。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像贤。”

“老狐狸,你做了那么多年的太上皇,太子都熬了白头……”

“以史为鉴,乾隆和嘉庆的先例和后果,你就没想过吗?”

默默的退到一边去,静静的坐下来,轻轻的把包包放在怀里,点上烟一言不发。

主厨上菜挺快,也没有一道一道上的意思。

M11和牛虽说比不上M12,但也勉强能做到入口即化。

油脂和红肉的浓香,不亚于一场口腔的盛宴。

剩下的诸如金枪鱼酱手饼,海鲜串,洋葱火腿塔这些,很一般,林宁也就浅尝辄止。

晚饭结束,姬她负责开车送林宁回酒店。

到酒店时,给林宁开车门的还是走时的那个礼宾,林宁笑着道了声谢谢,包里拿了二百,给了小费。

冲着姬她摆摆手,转身进了大堂,换房间,该怎么赔就怎么赔。

姬她虽然不怎么火,但大部分张嘉一的电视剧里都有他,所以并不难认。

拉法女神,男演员,豪车,众人想不关注都难。

林宁卸妆洗澡换衣服的功夫网上就已经有了姬她车接车送林宁的照片和短视频。评论里最多的却是林老板的名字。

“拉法女神的拉法都没了,现在叫林老板了。”

“感觉姬她不怎么配女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