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旁,王秋雨也是脸颊绯红,有些走神儿的摆弄着锅里的排骨。

“秋雨,晚上我去找叶飞。”

瞥了王秋雨一眼,王秋丽红着脸说道。

然而,王秋雨好像没听到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秋雨?”

见状,王秋丽又喊了一声。

“啊?”

王秋雨回过神,一脸茫然的看着王秋丽。

“怎么了姐?”

“我,我说晚上我去找叶飞。”

王秋丽脸颊绯红,害羞的说道。

“啊?”

王秋雨一愣,手中的锅铲差点掉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王秋丽不禁苦笑一声。

“姐姐喜欢上他了。”

“哦,我,我知道。”

王秋雨失神的说道。

其实,她也想说,自己也喜欢上了叶飞。

可是自己的表姐跟叶飞都那样了,差一点就捅破了那层窗户纸,甚至可能已经捅破了,所以,她不敢说,阴刑蛇钻洞是什么也不能说。

于是乎他的脑海里马上又浮现出了一张萌萌哒,美美哒,眼睛大大哒的,总是笑眯眯的小圆脸儿。

“大勇又是哪位?”林音眨巴着大眼睛问,她的眼睛没有阮小萌大,可也不小,反正把楚天放装进去那是绰绰有余!

“这个就说来话长,项泽手下的这帮兄弟啊,一个个都特么的是人精,让我们先从阮小萌这个小姑娘说起……”

所以两人第一个晚上的相处,竟然是在陋室的故事中度过的……

是不是就不咋浪漫?那你们就错了!当情人在一起的时候,做什么都是浪漫的,还记得人鬼情未了不,玩个撒尿和泥都特么的能催人尿下你想想!

阮小萌正在小小的烦恼中,别看小萌总是笑眯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其实人家也有心事的好么?

她的心事倒还蛮简单的。徐风和洪海波两个哥哥都在给老大做事!

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还是跟老大在一起的,或者说,黄鳝钻阴刑法还是陋室的人。

可自己呢,特么的曾几何时的成了南宫小云的人了?

听到这话的倾城笑了语气中充满戏谑说:“这是你与他之间的事情我不参与!”

电话那端的女人被倾城的这句话堵的不知所措,很是疑惑说:“你为何要这样说呢?难道他不是你的老公吗?”

倾城在电话冷冷的哼了一声,淡然说:“你打电话来就是想告诉我这个事情吗?他欠你钱的问题和我没任何关系,只是你们之间的问题,如果还想在说其他的话,麻烦你请找他说清楚,他是我老公,不表示他在外面惹得任何的事情我都要替他擦屁股。”

电话那头的女人听到这话也不清楚是什么情况了,语气淡然的说着说:“这样的男人你还能容忍吗?“

倾城很是平静说:“我当然不能容忍了,离婚的事也是迟早的,现在孩子还小,我必须为了孩子要好好的!”

电话那端的女人,听到这话之后就,语气软了下来说:“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也是我的不对,切乳房的刑器我现在在这里道歉一下,你与他已经既然已经结婚了,孩子都有了,那就好好的生活吧!”

倾城冷冰冰说:”这事情不需要你操心,你还是好好的想一想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吧,女人,以后长点心,如果一个男人不带你回来见父母,不带你进入他的朋友圈,那说明这个男人肯定有什么事瞒着你,对不对?别再傻乎乎的当了别人的小三,被人白白睡了几年,还倒贴!”

王秋丽深吸一口气,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

既然早晚都要说,不如就趁着这个机会说!

听着王秋丽的话,王秋雨真的惊讶了。

她如何都没想到,思想根深蒂固的表姐竟然会说出这种话!

但,不得不说,王秋雨有些心动!

可一想到自己姐妹俩跟叶飞同床共枕,那种难掩的羞涩和心里的底线,让她充满了犹豫。

“姐,我,我在想想成吗?”

王秋雨红着脸说道。

“嗯,不过晚上就要做决定。”

看着自己的表妹,王秋丽低声道。

“嗯。”

王秋雨红着脸点点头,心里犹如一团乱麻,充满了纠结。

片刻后,姐妹俩做好了晚饭,王秋丽推门讲叶飞喊了出来。

“哇,今天这么丰盛啊?排骨,鱼,还有鸡肉炖蘑菇。”

看着桌子上满满的美味,叶飞惊讶的说道。

“尝尝,看看好不好吃。”

虽然这个副总做的还蛮神气,古代针对儿童的阴刑也算是很顺心,但却跟陋室没关系啊!

可我小萌明明就是陋室的人!

就算是出去要饭,也该打着陋室的招牌,而不是在这里做什么鸟慕云公司的副总!

“我要辞职!”她是想什么就说什么。

旁边的南宫慕云吓了一跳:“你又发什么疯呢?就算是要辞职那也是我辞职好不好?现在我的慕云公司都快成你的了!特么的现在大家都听你的话,没人搭理我了昂!”

南宫慕云说起这事儿就未免有点郁闷。阮小萌在公司的威信蹭蹭蹭的往上涨,现在这个副总的位置可算是坐踏实了!

公司里上上下下的人,大大小小的事,都请示人家阮小萌,就好像他这个正宗的总裁根本不存在一样!

虽然说以前他也不咋管事儿吧,可是亲眼目睹小萌篡位谋权,心里可也有点小小的不爽。

“哼,我还不是在给你打工?股份都是你的,我累死累活赚了多少钱不也都是你的!”阮小萌道。

“姑奶奶啊,你都抢了我百分之十的干股了,还想怎么样?”阮小萌不提这事儿则已,钢丝捅尿道的刑法提起来更让南宫慕云生气。

孩子奶奶看着倾城一脸不高兴的样子,身为女人知道倾城心中肯定很痛苦,为了孩子已经做的很不错了!如果换作自己那么会成为什么样就不清楚了!

其实倾城的心已经如死灰一般,自己那么信任宁辰,他居然利用自己的信任骗自己!

回想起当初自己怀孕的时候,大概快要生孩子的时候,自己的表姐打电话告诉倾城,说看到宁辰的车停在他家附近,一个女子坐在车里与宁辰有说有笑!

当时他的小外甥还在说,我看到了宁辰和长头发的女子在车里有说有笑,两人还搂搂抱抱!倾城当时想着是不是孩子看错了!

那天宁辰回到家中,倾城就藏不住就问了宁辰,宁辰很是自然而然的说了谎:“一个同事的老婆,帮忙送回家的!”

当时这件事也被婆婆听到了,婆婆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告诉倾城说:“宁辰喜欢玩儿,没有什么多大的能耐,不会在外面乱搞的女人,这个你就放心!”

倾城当时为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不愿去多想,倾城在心中自我安慰着自己,那个女人是他同事的妻子,两人之间就是稍微说说笑笑,也没什么情况,帮个忙也很正常!

“林兄,之前多第1995章 被人跟踪有得罪了,一会儿许小姐的安全,还要拜托您!”冯三荒对林逸的态度更加的恭敬了。

林逸摆了摆手,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指了指宾馆的方向说道:“她们出来了,不要再谈这个话题。”

“好!”林逸的话正合冯三荒的意思,冯三荒本来就不想在许诗涵面前讨论这些。

“小涵!”林逸和许诗涵打了个招呼,至于程依依,林逸只是对她点了点头。

不过程依依似乎也不太在意,似乎也不太喜欢和林逸说话,拉着许诗涵就上了商务车,林逸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而冯三荒自然担任司机。

虽然东海市的地形冯三荒也不熟悉,不过他作为许诗涵的专职司机,对于找路的能力还是十分厉害的,只不过看了几眼导航,就知道怎么走路了。

发动了车子,直接去往了东海市最繁华的商业步行街。

一路上,许诗涵和程依依都在讨论着什么,不过林逸也没有兴趣听,大都是怎么美容怎么化妆怎么漂亮怎么身材好的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