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苏天清的关切眼神,苏锐还是没能拒绝,硬着头皮接过了燕窝,然后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虽然吃的很撑,但是整个人都暖洋洋的。

不过,紧接着,苏天清接下来的一句话还是让苏锐感觉到了意外,然后是难堪,再接着就是两腿发紧,裤裆之中生出了凉意来。

“听说你……某个地方受伤了?严重吗?影响传宗接代吗?”苏天清问道。

苏锐下意识的伸出手,盖在了自己的裤裆之上。

他差点要委屈的哭出来!

妈呀,要不要每个来探望的人都要问他这样的问题?

苏锐估计,在首都圈子里面,很快就有大批的人知道这个消息了!

其实这也不是林峰做的决定,毕竟现在阿狸已经完全拥有了健全的智慧,这是之前阿狸自己要求这么做的。不然,林峰也不会用这个冒险的办法。

毕竟在林峰心理,阿狸已经不仅仅是个杀毒系统那么简单了。

她是林峰生命的一部分,而林峰也把她当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看待。

阿狸要是出了什么意外,就跟他父母、老婆出意外一样,会让他伤心欲绝的。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是真不想用这个方法。

花悦容思考一会,然后提议道:“小坏蛋,难道非要用这个办法不可吗?”

“你完全可以用一些范围小的设备,然后我们一片区域,一片区域的寻找。我想也肯定能够找到浩然的。你又何必非要冒这个险呢?”

林峰无奈地说道:“花姐,真要是有其他的办法,我会愿意冒险吗?”

“可问题是,王文正太狡猾了,他要是藏在地下某个地方,一些功率小的设备,根本不可能达到地下那么深。”

“到时候,我们耽搁了很长时间又没有找到王文正,下午六点之前,我们要是还没有答应王文正的要求,浩然会有危险的,我们耽搁不起。重生之宠你入怀

有些见识广博眼力出众之人,甚至于就是靠着捡漏为生,譬如于哲以前就干过这一类行当。

林逸虽然不像于哲在藏书阁窝了三年,认识各种奇珍异宝,但他身上可还窝着一个鬼东西呢!

于哲看再多的古籍经典,可惜真要论起见识的话,十个也顶不上鬼东西一个。

坊市这么多商铺,真要有心留意的话,总是能够捡到漏的,果不其然,林逸很快便在一个不起眼的路边小摊上,发现了一个意外之喜。

一盆蓝色小草,其名蓝光草,算是一种比较常见的灵药,不过林逸真正看上的,却并非是这盆蓝光草,而是盆中那一堆没有人会去注意的黑泥。

如果不是鬼东西出言提醒,林逸也不可能留意到,相比起平平常常的蓝光草,这堆黑泥的来头可是相当不小。

其名净土,据鬼东西所说,这种土壤只出现在上古时期,乃是一种能够蕴育出生命灵性的神奇之土,之后由于环境变化,净土在上古之后就逐渐变成了传说,重生之宠你不够by现如今就算花再大的价钱,也未必能够找到。

苏锐是善良的人吗?尤其是在面对苏无限的时候,他总是一副铁公鸡的嘴脸,能讹多少就讹多少,这样落在苏天清的眼睛里面看,还是为了苏无限讲话的?

苏天清真真正正的诠释了,什么叫做无边际的护犊子!

这才是超级护短有木有!

说实话,苏锐此时都觉得有点亏心,他那么厚的脸皮,也非常不好意思了。

当然,如果苏无限听了这句话,恐怕崩溃的心都有了,当场吐血也不是不可能……这可不是小事情,事关家庭地位!堂堂苏家的老大哥,在整个苏家大院里面的地位难道就这么低吗?

“你这是什么表情,我说的不对吗?来,再吃一点儿东西。”苏天清摇了摇头,有转头给苏锐拆开一盒即食燕窝,苏锐连忙摇头摆手,拒绝着说道:“姐姐姐姐!不行了,我真的吃不下了!”

要是苏天清天天在这里,这一段日子……他至少得胖十斤。重生之独宠一生

可是,紧接着,苏天清都已经把燕窝给端到他的面前了:“吃完这一碗,咱们就不吃了,行不行?”

“daedae,我在慢慢想,嘿嘿,刚才直接把楼下灌木名说出来了,我旧金山家里也有种。”黄美英心虚的询问。

金泰妍摇了摇手,轻声说:“不用,你头发快去吹干净,不要半湿的睡,会头疼的。”

“哦,那以后叫你Erika喽?”黄美英一边找着吹风机,一边询问。

看书的张力伊也拉下只耳机好奇的看过来。

金泰妍回头看着两人,笑了笑“你们还是叫我泰妍或daedae就可以了。”

张力伊回了个笑脸没说话,带上耳机继续看书。

黄美英嘟着嘴,拿着吹风机,走向卫生间,不开心的低声嘀咕:“不喜欢说啊,我在想就是了嘛,起了又不给人叫。”

金泰妍移回视线,看着屏幕,咬着下唇,颤抖着键盘上输入。

“谢谢,麻烦你了。”-断翼安琪拉

“恩,没事我下了?”-天使之翼

“好的。”-断翼天使

林峰面朝迎风面,这电视塔上面风速很大,气温也很低。

希望这种物理性的低温,能够给他待会带来一点降温。

接着,林峰缓缓的将手伸信号发射的天线。

刚一接触天线,海量的电磁能就进入了他的身体中,并最终转化成魂力。

其实之前,林峰就明显感觉到,末世重生之靳家兄妹自己自动吸收电磁能的速度快了很多。

毕竟现在可是离一个发射源这么近,周围的电磁能还是很充足的。

只是林峰现在可没有时间吸收这点能量了。更何况,这种电波的能量密度,肯定没有电棒大。

林峰将魂力缓缓注入天线中,随着林峰注入了大量的魂力,他的视线也在不断的扩展。

五秒之后,以电视塔为中心,他已经把方圆五公里范围内的事物看得一清二楚。

当然,这主要归功于阿狸的超强计算能力,不然靠着他自己的大脑,这海量的信息,他可看不过来。

林峰准备先搜索近处的地方,然后逐渐扩大范围。

苏锐在心中暗暗的告诫着自己。

随后又露出了无奈的苦笑。

因为,在这几个下属把牛奶和补品全部摞在地上的时候,又进来了两个秘书,同样抱着一人多高的补品盒子,显得十分壮观。

见此,苏锐也不知道该用什么词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了:“姐,你难道不知道,这些补品其实大部分都是骗人的啊。”

这货也真是不解风情。

“都是好东西,怎么会骗人。”苏天清带来的又是人参又是燕窝的,每一样都不便宜,事实上,她在回国之前,就已经让秘书把这些东西全部采购好了,装了满满一辆商务车。

弟弟受了伤,当姐姐的实在是太着急了,又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苏锐恢复的快一点……这是苏天清最纯粹最朴素的关心。影帝追夫又宠又撩

而苏锐呢,望着那几乎快要摞到天花板的补品,不禁深切的感受到了这一股关心的力量。

这是家人所带给他的东西,这是一种源自于内心深处最本真也最火热的情感。

苏锐知道,这些情感,就是他前进的源动力!

苏锐的变化,也让一直处于担心之中的军师稍稍的松了一口气。

那一千三百万美金都已经分发给了烈焰大队的家属们,其实平均下来,每一家并没有多少钱,而且最关键的是……人死不能复生,多少钱都买不来生命。

人生无常,明天和意外,你永远也不知道哪一个先来。

这些天来,苏锐对人生的思索变得多了起来,以往的他走得很快,冲得很急,做任何事情都好似旋风一样,但却很少停下脚步好好的感受这人生……以及时间的真谛。

其实,人是不能一直加快脚步往前冲的,这样不仅会让你自己变得很疲惫,而且后劲儿会明显不足。

还好,经过了这一段时间的思考,苏锐也不会像之前一样的迷茫了,关于未来,他也开始试着去抱有更多的期待。

拉开病房的窗帘,抬头看向天空的时候,苏锐的眼睛里面也看不到多少的灰败之色了——嗯,他在渐渐的昂扬起来,不再只是表面上的轻松,甚至,偶尔的沉重也都消失不见了。

这一天,苏天清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