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子厂的电瓶车都停在那里。

“小豆,你是跟谁一起来的,刚才那个年轻的大哥哥是谁?”孟彩霞疑惑问道。

“那是神仙大人。”窦小龙立刻道。

“神仙大人?”孟彩霞闻言有些疑惑。

“你过来,你爸爸知道吗?”她问道。

窦小龙闻言低下了头。

“唉,你是自己跑来的啊?”孟彩霞有些揪心地问道。

她心中猜想,窦小龙一定是被他爸爸打了,然后从家里跑了出来。

然后遇到好心人把他送到她这里来了。

窦小龙依旧低着头没做声。

孟彩霞没再多问。

取了电瓶车,让儿子坐在前面,她把他搂在怀里,向着出租屋而去。

今晚她不送外卖了。

孟彩霞租的房子很小,昏暗逼仄,连个窗户都没有。

打开门立刻有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但里面收拾得很干净,东西也很少。

顾丞宇咬紧牙关道:“你先说清楚,这图片里的女人是谁!”

只见那张白皙的腿,光洁无痕,只是在脚踝的位置有一串数字。

0195.

众人看到那串数字后,不由嘀咕:“谁纹身纹一串数字啊。”

“真是奇了怪了。”

“你们不知道吗?有一种会有特殊的纹身。”

“什么人啊?”

“进去过的人。”

“啊?”

众所周知,沈晴晴是沈家大小姐,不可能进去过。

但是那个要被扔出去,来路不明的女人,可就不知道了。

慕小辞在跟他们拖拽中,不小心露出了脚踝。

刚好被记者拍下,他们道:“她有0195!是她!”

顿时整个会厅都炸开了!

爆炸性新闻啊!姜罚对人体有什么好处

安城最让人闻风丧胆的男人,竟然和安城最卑微的犯人,有了孩子?

众说纷纭,慕小辞下意识看向顾凉言。

姚岑脸上一红,睨了他一眼:“没正行!”

另一边,姚家祖宅。

自姚振书往下一辈的几位长辈,正在姚家中厅开会。

“我打算重新整顿梳理一下咱们姚家的企业,收回玉蕾国际的经营权,暂时归于家族总公司咏邦集团旗下。”

姚振书开门见山说道。

刘云香一听,立刻跳脚道:“我不同意,为什么收回我们家的企业?”

“建国媳妇儿,你先别着急,我随后会把其他企业的经营权交到你们家。”姚振书说道。

“为什么?你还真有脸说,玉蕾国际是大爷在世的时候创下的品牌,自从交到你们手里,这些年一直不温不火,你们有什么资格占着这么好的牌子。”

李春莲讥讽道。

时代在进步,品牌的价值逐渐被凸显,玉蕾国际这个牌子已经在江海本地存在十多年,即便所出售的产品并非大家常用的物品,但市民们对这个牌子却已经耳熟能详,一旦听到这个牌子,自然而然的就会产生一些信赖感。

“荒野大镖客”销量越高,开发团队成员拿到得分红就越多,这一次开发组的高管直接拿到得奖金,就将超过百万美刀,其他团队成员,也将拿到丰厚的奖励,而且只要这款游戏还有销量,姜罚实用步骤就如同养老金一般,这些开发团队人员,就能够一直领下去!

“媒体评分相当不错,超过一百二十八家媒体,对于荒野大镖客做出了评分,平均分依旧维持在94分!”

给“荒野大镖客”的开发团队,发放了一笔奖励之后,吴兴道回到办公室,给陈楚打过去了电话,语气中也难得带着些许轻松。

这一次SG游戏证明,依旧是宝刀未老,仍然是楚科内部的一哥,也是最赚钱的那一个,没有谁能挑战SG游戏的地位!

在这之前,外界对于游戏的印象,可能还停留在数年之前,认为游戏只是上不得台面的东西,潜意识里,认为好莱坞电影肯定比什么破游戏赚钱。

而这一次,包括好莱坞电影在内,几乎都被SG游戏秒的渣都不剩,一款游戏单日狂卖十亿美刀,哪怕把影史最能打的电影票房拿出来,跟SG游戏相比,都相形见绌!

“起底SG,这个时代最好的游戏公司,不仅是游戏,SG游戏很可能创下新的记录,单周可能狂揽29亿美刀!”

正当全球玩家,都在争相讨论“荒野大镖客”,男朋友我知道错了姜罚无数媒体也在争相报道时,一家财经机构,突然发表了一篇引人注目的报道,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荒野大镖客的狂销,代表了SG游戏就是这个时代,最好的游戏厂商,甚至没有之一,SG游戏已经连续蝉联全球营收最高的游戏厂商!”

“而不仅仅是游戏,SG游戏跟其母公司楚科技术,在游戏之外,还拥有众多产业,这一次跟荒野大镖客一起热销的,还有3DFX显卡,为这款游戏推出的V8显卡,从游戏发行开始,这款显卡的销量,也已经突破了五百万套,创今年显卡出货量新纪录!”

除了一张床,靠墙角的位置还有一张桌子,有一个小电饭煲和一个电磁炉。

“吃晚饭了没有?妈妈弄点东西给你吃。”

至于她自己,已经在厂里食堂吃过了。

孟彩霞把床头的风扇打开,呼呼地吹了起来,吹散了屋子里的闷热之气。

“神仙大人带我吃过了呢。”窦小龙说。

“神仙大人?”

听儿子又说到这个词,她心里有些疑惑。

而是他手里为什么一直提着一盏灯?

刚才那个年轻人给他买的玩具?

“那喝点水吧,这天气热的。”

屋内有凉白开,孟彩霞给儿子倒了一杯。

然后同时帮他把身上的蓝色羽绒服给脱了下来。

“这么热的天,怎么还穿着这么厚的衣服?自己要知道脱。”孟彩霞说。

看着儿子咕咚咕咚几下把水喝完。

坐在床沿上的孟彩霞把他拉过来,训诫文打肿罚坐桃辫搂在怀里。

“来,让妈妈看看。”

窦小龙闻言没再说话,只是紧紧搂着妈妈。

过了好一会,窦小龙才又开口叫了一声。

“妈妈。”

“哎。”

“神仙大人说,我天亮就要走了,你以后不要想我哦。”窦小龙轻声说。

“去哪里?”

听儿子再次说要走,孟彩霞终于注意到不对劲。

“是谁要把他带走吗?孩子他爸?人贩子?”

一瞬间她想到了很多,然后想到了报警,难道是今晚上见到的年轻人,可是不对啊,如果是坏人,为什么把小豆送到她这里来?

“我也不知道,不过死了就要去死了地方。”窦小龙说。

孟彩霞闻言愣了一下,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伸手捧起他的小脸,温热的触感,让她的心安定不少,他笑道:“傻孩子,说什么不吉利的话,以后你就跟妈妈在一起。”

可是窦小龙依旧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旁边的引魂灯。

“妈妈之所以能看到我,是因为神仙大人的引魂灯。怎么用姜罚惩罚自己”窦小龙说。

“妈妈,你别哭了,我都不哭了呢。”窦小龙安慰道。

孟彩霞哭得更大声了。

“我的小豆啊~”

孟彩霞试了很多次,终于确定儿子真的已经去世,也破灭了她心底最后一丝侥幸。

她难过的几乎都要晕厥过去。

“你跟妈妈说,你是怎么……怎么……”

“爸爸打我。”窦小龙说。

他小小的身体忍不住开始战栗。

因为长期被窦德龙打,已经产生了一种精神上的恐惧感。

“别怕,妈妈在这里,妈妈在这里……”孟彩霞搂着他,小声安慰道。

“爸爸把我埋在了院子里的柿子树下,我从家里出来,来找妈妈,我去了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他们都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说话……”

“直到我遇到了小雅妹妹……”

“然后见到了神仙大人,神仙大人说他能帮我找到妈妈……”

儿子说的话,虽然断断续续,时不时的前后不搭,但是孟彩霞还是明白了事情的经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