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出电话本,他找了找,拨通了省公安厅那位韩局长的电话,“我是韩为民,请问你是……。”电话一拨通,韩局长便自报了名字。

“韩局长,我是周宇,有件事需要你帮忙。”周宇笑着说道,他之前并没有记秦州公安局的电话,也只能打给这个韩局长了。

“哦,小周,哈哈,你的神犬这段时间,可是出了大名了,怎么,需要我帮什么忙啊。”很快,韩为民便想起了这位冲浪神犬的主人,大笑着说道。

“我昨天在秦州市报了个偷猎者的案,具体情况我就不说了,今天我在山林里抓到了几名偷猎者,应该就是昨天案子里的那几个人,不过现在距离山林出口有些远,我也带不过去,所以请你帮忙,让秦州的人帮忙派个直升机过来接我们。”周宇大致将现在的情况,讲了一下。

虽然他很想将这些人放在山林里自生自灭,但是那样,无疑是对他非常的不利,而且他也无法下手将这些人全部杀了,也只能让警察处理了。

同时,他和虎子在山林里跑了这么久,哪怕现在有力气,也不想再跑了,坐个直升机回去倒是不错的选择。

说罢,季风辰便握紧了拳头,将纸条紧紧的攥在了手里。

“施主请留步”就在季风辰打算离开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季风辰没有在意,以为喊的是别人。双主一奴怎么玩可是就在下一秒,那位大师突然间出现在了季风辰的面前:“施主,还请留步”

“大师是在喊我么?”季风辰问道。

“正是”大师说道。

“请问大师有何事需要与我明说?”季风辰恭敬的行了个礼问道。

“小僧觉得施主身上的天赋跟实力并不成正比”大师说道。

“大师,这我也知道,我本人也在继续修炼,可是总感觉像是被屏蔽了一样,始终都难以突破。目前又有事情给耽搁了,所以修炼也就停下了。还请大师只明一二”季风辰说道。

“你出一拳看看”大师说道。

“这。。。。。。这不好吧么,大师,我不是普通人”季风辰解释道“我怕我的力道您承受不住”

“没事,我知道你的身份,你只管出拳就行”大师说道。

“好吧”季风辰说道。

随后往后退了一步,摆好了进攻的架势。

反倒是郑智超这小子,脸上带着恐惧之色,眼神中也全是担忧。

林峰笑道:“你们两个也都是人精,本来都明白了,何必问出来?小弟我就不献丑了!”

林峰很清楚,这是韩天阳想要试探他。他自从重生之后,性情大变,行为也有了变化,这种变化一般人看不出来,可落到有心人眼里,肯定会被注意到。

很显然,韩天阳跟贾吕仁两人就是有心人。他们不像是表面上,表现得那么纨绔。

这夜迷离是什么地方?这里可是销金窝,迎来送往的都是什么人?一主二奴的生活哪一个不是有头有脸的人?有一个出事,对夜迷离都是麻烦。

这些人的安危,夜迷离肯定十分地重视。正常情况,夜迷离绝不可能让人带着武器进来,尤其是这种杀伤力巨大的手枪,冲锋枪,很容易就能检测出来。

死肥猪这些手下的枪,明显不可能是偷偷带进来的,这显然是不可能办到。然而夜迷离依然放他们带枪进来。

这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夜迷离根本就不在乎,不怕这些枪,不怕发生意外。就是有这样绝对的自信。

当然,大多数的人并不认为安宁会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把题答完,多数人都认为安宁是不会做,与其浪费时间在考场上,还不如早点交卷出去玩呢。

小胖子坐在赵明珠旁边,朝着赵明珠眨眼睛:“你家那个亲戚真是不得了啊,长的小小的,一看就是个乖乖女,可竟然敢不答题就交卷,也真是够了。”

赵明珠用自认为特别温柔的声音道:“她学习成绩不好嘛,以前一直在小县城,那里毕竟和京城不能比的,再加上她不学无术,经常逃学去和小混混们玩,谁说也不听,自然学习就拉下了。”

赵明珠无所不用其极的败坏安宁的名声。

于是,在安宁考完试之后第二天,整个初二年级就在谈论她。

都说十二班的新转学生赵安宁是个不学无术,1s主专业玩奴微博小小年纪就和社会上混的人在一起的人。

这种谣言传了一天,就变了味道,变成了赵安宁小小年纪就和人鬼混,男朋友也交了不知道多少,要不然为什么才转到十二班,就和十二班那些废物关系那么好。

还有的说赵安宁和萧元的关系不寻常,俩人暗地里指不定做了什么事呢。

“现场的所有人都听好了,老子不赌了,要开始抢劫了。你们全特么把兜里的钱,首饰,卡里的资金,全部交出来,不然老子要让这里血流成河!”

这死肥猪说完,他的那些保镖,又纷纷从怀里掏出手枪,一手冲锋枪,一只手握着手枪,手枪对准了林峰这些外人。

这一下,周围的人全都脸色大变,实在没想到,王胖子居然这么无耻。

林峰小声地骂道:“泥煤的,这死肥猪还真是够无耻,够不要脸的,少爷跟他相比,简直纯洁得像白莲花一样。这死肥猪怕是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好好玩。赢了肯定不动手,一旦输了,做你的奴1v1余温同样会变成抢劫。

林峰却没有一点担心,反倒怜悯的望着王胖子。嗤笑道:“这头死肥猪,的确是愚蠢了一点,简直是猪脑子,死了也活该啊!”

韩天阳等人就坐在林峰不远处,正好听到了林峰的话。

韩天阳不解地问道:“峰子,为什么要这么说?现在情况可是不妙啊,那王胖子人多,枪多,显然占据了优势。”

林峰转身望去,看到韩天阳跟贾吕仁两人居然都是毫无惧色,面色如常,好像没把那些枪口当回事。

这种谣言也传到了安宁耳朵里。

她是在上厕所的时候听三班两个女生讨论才知道的。

安宁听到之后,脸色特别的差劲。

她回到教室里就坐在座位上哭了起来。

正好萧元要问安宁一道题,转过头看到安宁哭了整个人都吓坏了。

他不好去太过亲近安宁,就朝着董雪猛使眼色。

董雪会意,过去安慰安宁。

“好好的哭什么啊?谁欺负你了吗?”

安宁哭了一会儿,眼睛红红的看向董雪:“董雪姐,我……是不是太软弱了?”

董雪皱眉。

“早先被打的时候我就不会躲,后来回到自己家里,主奴s给m定规矩的训诫文我看到赵明珠就害怕,一直想躲着她,我想不和她见面,她总不能害我吧,可是,她……原先在操场上用篮球砸我的那几个男生就是一班的,他们之所以拿篮球砸我,是听赵明珠说我欺负她,天可怜见,我都不敢见她,怎么会欺负她,现在又到处说我不学好,我……我在想,是不是人善被人欺呀?”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苏锐,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一切,我想,我都要将其记在你的账上。”这个男人扶了扶脸上的黑框眼镜,透明的树脂镜片根本无法阻挡他眼睛里面那一抹锐利的精芒:“其实,我回来本不是因为你,但是既然你已经主动的插足到我的事情里面,那么……恭喜你,我们接下来的战斗便要彻底拉开帷幕了。”

“杨坚,我要再说一声抱歉,跟了我这么久,我却不能给你收尸。”

这个男人的声音平淡,前面的司机听了,也没有任何的表情。

“放心吧,你不会白死的,我会替你报仇的。”

他眼睛里面的精芒再度闪烁了一下:“相信我,苏锐即将走入的,会是一个无解的死局。”

无解的死局!

苏锐现在是听不到这番话的,但是,即便他听不到,也能猜想到幕后之人的心情。

他毁掉了对方的摇钱树,对方一定会往死里恨他的。

可是,这一切都会是那么简单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