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贾南德拉心中的一块大石头算是彻底落地,自己肩负的使用总算是完成,所以在晚上的庆祝宴会上,这位五十多岁的尼泊尔老官僚放得特别开,就跟高原下来的康巴汉子一样,是推杯换盏,来者不拒。

同样高兴的还有招商银行的副行长孔**,在调入招商银行之前,长期供职于招商局位于港岛的金融机构,算是一位有见识的金融工作者,但经手最大的也不过三百多万港币的交易。

如腾飞航空制造总公司这般上来就两千多万美元的大手笔还是第一次,最妙的是,账面上的两千多万美金一进一出,搞得煞有介事,实际上他们招商银行连个钱皮都没动。

因为尼泊尔的贷款是划给腾飞航空制造总公司,腾飞航空制造总公司却没有急着要这比钱,而是当成存款存进招商银行。

换句话说招商银行在没付出任何代价的情况下获得价值两万多万美元的存款不说,还获得尼泊尔三大主要资产的股权抵押,何止是赚,简直是赚翻了。

颜色很单一,不够鲜艳。

和环境上的布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两人准备完了,就被带到了现场,许多录像机对着两人。

第一场直接开拍。

顾九江和林小兮两人被导演安排到床上,女生跑步喘气声音效这第一幕就是拍两人清晨醒来时,对视时的模样。

情感的要求并不低,如果是完全陌生的两人,或许还需要费上不少劲儿。

但顾九江他们二人并不需要,一个人拥有高级演技,另一个人只需真情流露就可以了。

可以说,这剧本完全就是为林小兮量身定做的一般,根本不需要什么演技。

摄像机记录着两人对视的这一眼。

林小兮嘴角上扬的微笑,眼眸中的依赖与甜美,将幸福的模样展露无遗。

工作人员被甜到了,也惊叹到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然会如此的绝配?

颜值上林小兮或许是天花板级别的,但顾九江也不差,特别是气质这一方面,完全是独一无二的。

孙东一句话不说,王亮全程装傻充愣。王探长那可是老江湖了,别看平时说话没个正形,在重案队待了20年,能是简单的人物吗?

女子越聊越糊涂了...

过了差不多十分钟,有人敲了敲门,给女子招了招手,把这个女的叫了出去,一边喘气一边恩音频应该是有些悄悄话不方便让三人听。

王亮早就盯上了墙上的值班表,这里有一些医院主要人员的姓名和电话,他直接拿手机拍了一下,然后若如其事地喝了口矿泉水。

很快的,女子就回来了,看了看三人的位置并没有变化,这才松了口气,随即脸色堆起了笑容:“我们刚刚查到了这个客户的信息,她本来还预定了今天来做第二次手术,医生和手术器材都准备好了,但是今天并没有来。按理说这都应该给我们违约金的...几位来找她做什么?”

“你把她的手术信息和发票之类的东西给我复印一下就可以了。”王探长没有多解释什么,从挎包里拿出一份调取证据通知书。

“嗨,我还不相信您吗”,女子并没有接王探长的手续,直接把手里的一个文件夹递给了王探长:“这些都是复印件,这里面还有咱们医院的相关许可证的复印件,一并给您带走。”

女子显得很大气,王探长却丝毫不为所动,指了指自己手里的手续,“你可以不要我的手续,但是我这边需要回执。回执需要盖医院公章。”

所以王探长的级别,医院的人再有本事也是摸不透的。

三人也不客气,跟着直接上了4楼。跑步累喘气音效虽然电梯里没有按键,但是为首的女子用一张卡刷了一下,电梯还是在四楼停了。

还是刚刚的404办公室,里面的装修和外面一样差,从一楼坐电梯直接到四楼,这种反差格外的大。

女子一个人带着三人进了办公室,其他人都撤了出去。

这里面有一处沙发,女子示意三人坐,然后给三个人各拿了一瓶矿泉水。虽然这里看着普通,但是矿泉水可是实打实的法国依云,王亮正好渴了,也不顾别的,拧开就喝了半瓶。

“这个人,在你们这里的整容情况,给我们调一下。”王探长给女子递过去一张写着左萍萍身份证号码的纸条。

“还有别的需要查的吗?”女子笑眯眯地问道。

“暂时只需要这个。”王探长道:“跟你们医院无关,我要找到这个人。”

女子一听不是来找医院事情的,立刻踏实了一大半,直接打电话喊了一个人,把纸条拿走了,接着跟三人嘘寒问暖起来。与其说是关心,其实就是想旁敲侧击一下。

甚至都有可能是那保龙八族不遵守约定,给自己布下的一个局!

想到这里的林凡,决定快刀斩乱麻处理今天的事情,趁着事情还没有闹大之前,直接将这次隐藏在幕后的真凶给找出来,然后抹杀掉。

他绝对不能放任这种给他带来极大麻烦的人,在人世间继续逍遥下去。

就在这念头产生之后,怎么喘给男朋友听音频林凡直接走向周涛的身边,缓缓将他拉起,语气颇为凝重的说道:“放心,你家的事情本王一定给你个交代,不过在这之前,你先将你所了解的情况都告诉我!”

林凡话说完,周涛的脸上,满是喜极而泣的泪水。

这些日子,他为了家小,奔波劳碌,受尽了人间的冷暖。

以为这天没有了眼睛,彻底的瞎了!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了!

她看着林小兮小女孩的表情,便是一阵叹息,“唉,可怜的小丫头。”

三年的相处,她自然也是把林小兮当做自己的亲闺女一样对待。

她有感觉,林小兮绝对会被顾九江伤透了心。

毕竟,明面上的身份摆在那儿,而且顾九江似乎也只是把她单做妹妹一样。

至少唐杉杉没察觉出,顾九江对林小兮有什么想法。

不过……这一点她可就错了。

顾九江对林小兮的占有欲已经被唤醒了,以后会怎么不清楚,但是就目前而言,顾九江不希望林小兮离开他了。

特别是有了昨天的那些经历后。

林小兮鹿眼水汪汪的,看着特别动人。

顾九江也没有了那些杂七杂八的想法,可能是林小兮的存在,他总算是安安稳稳的睡着了。

车子开着,很快,他们就到了影视城。

时间也到了十点半。

他们需要在这地方呆上三天左右,跑步喘气的声音mp3这样才能保证顺利拍完MV。

深深活埋进泥土之中,普通人根本不可能活下来,他这样的筑基中期高手虽然不在话下,但别忘了他如今可是重伤濒死的状态,埋的时间稍微长一点,跟普通人一样会窒息而死。

而且,就算不是窒息死掉,他也未必有这个力气从泥土中挣扎出来,到时候还是一个死字。

但于哲根本没有考虑这么多,他就是这么做了,死里求生,结果愣是被他抓住了这最后一线生机!

当然,这一线生机也有侥幸的成分,如果当时不是有人经过,林逸必然会留下来好好探察搜索一番,而绝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

只能说,天无绝人之路,他于哲虽然从今天打林逸的主意开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错误,但最后的运气还算不错,即便磕到铁板碎了一地的牙,总算还是能够捡回一条小命。

“呼――呼――”

终于重见天日,于哲贪婪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虽然身上的伤势已经严重到随时都可能挂掉的地步,但以他筑基中期高手的生命力,如果没有外力干涉,只要他自己不想死,他就依然有机会活下来。

嘿,幸亏老子有底牌,不然今天还真是要被你措手不及的一招打死!

就连导演也兴奋了起来。

甚至连以后电视剧的男女主角都找好了。就是他们两人,光是cp度就完全可以撑起一部剧来。

一场戏下来,两人配合无间,没有ng,一镜到底!

这也为剧组节省了不少时间。

接下来,能在房间里拍的戏全部拍摄了一遍,两个人就像是天作之合一般,全是一镜到底。

不管是甜蜜,还是吵架,或者是分别,都演的淋漓尽致!

拍戏整整拍了一个下午,夜幕悄然而至。

接下来的戏份主要就是围绕三次接吻,还有分手后的场景了。

一下午的时间,就将剧本的内容完成了一半,原本准备拍摄三天的内容,现在恐怕也只需要一天半了。

“好了好了!就先拍到这儿吧,大家休息一会儿,咱们吃个饭再继续。”

导演发话了。

他们不是机器人,都是会累的。

“得嘞!导演发话了,大家快去领盒饭吧,为了庆祝拍摄顺利,咱们导演可是在大家的盒饭里,加了一份大鸡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