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绝过去接过洛青,温柔地把她抱起,然后看向张强解释道:

“海妖以迷惑人见长,在你看向他的同时,他就读懂了你脑中的所有。”

张强听完,不解地问道:

“他不是美人鱼吗?”

“你想叫他美人鱼也可以,不过海妖一族一向喜欢称自己为海妖。”

影绝说着,看向那个少年,心里暗自感叹,所有的海妖都有一副好相貌。

面对影绝和张强的互动,那少年发现,他们完全没把自己放在眼里。

他试图动用自己的能力返回大海,却发现他根本就动不了分毫。

于是那个在下属面前冷酷内敛的少年海妖王,在影绝和张强面前变成了叫嚣着的中二少年。

“你们欺人太甚了。快放我回大海去。”

看着他的反抗,影绝带着愉悦的笑容,而张强则带着一点点幸灾乐祸的情绪。

终于有人在姐夫的面前比自己还惨了,看他瘫着鱼尾在那里挣扎的样子,实在有些狼狈呢!

摆了摆手,道主满不在乎的说着:“不过就是一个小辈,我又何须在意,南宫无敌尚且不如为师神机妙算,他的子嗣又令我何惧之有?”

这命弟子乃是道主亲传,对于当年南宫无敌之死也是了解颇深,此刻听了师父的话后,他心中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个地方。重生暖婚顾爷宠妻入骨

“既然如此,您集结这些人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道主笑了笑:“呵呵,昆仑墟深处隐没在混沌之中,即便是以为师的能耐,却也不敢孤身进入其中冒险,唯有利用某些人的精血,来激发混沌灭却阵,用以毒攻毒的法门,开打通那条道路!”

弟子面露骇然之色:“您的意思是说……”

“不错,剑宿这些人,便是我利用的对象,想要彻底激发混沌灭却阵,必须要利用强者的鲜血来浇灌到混元珠上,如此一来,阵法内的混沌气息便是充盈无比,到时候何愁目的无法实现!”

话至于此,道主脸上已是一片笃定,仿佛那条通往昆仑墟深处的大路,正在一点点的冲自己脚下铺开。

旋即,他从怀中取出了一枚漆黑无比的珠子,这东西便是混沌灭却阵的阵眼,混元宝珠!

既然汉武帝想要弥补自己的青梅竹马,那么他当然乐见其成。

随即点击汉武帝的图像,出现一个皇帝皇后的选项,点击菜单拉开后。

就看到了,与汉武帝有关的汉朝的皇帝和皇后,有些暗淡无光,根本点不见去,有些皇帝气运如虹,是可以选择拉入群中的。

而皇后陈阿娇,则是跟汉武帝一样,是汉朝所有皇帝中,气运最为昌盛的。

人皇帝辛顺手,就把皇后陈阿娇给拉入了群中。

【欢迎,‘金屋藏娇’,进入群聊!】

当系统消息出现的时候。

阿娇彻底惊呆了,她捂着红唇,娇妻重生薄爷嗜宠如命美眸瞪大,神情一阵恍惚,这也太玄幻了。

而此刻,汉武帝却轻轻地揽住了她,深情的道:

“是我让人拉你进去的,我就是那个‘虽远必诛’。”

“别在群里面说话。”

“这是我最大的秘密。”

汉武帝的解释,让阿娇更加的激动,这种天地密辛,自己的丈夫都愿意与她分享,这可把阿娇给感动坏了。

“林逸,药王村生的事情,我们根本管不着,就算这次我们帮了药王村,等我们离开之后,还会有人来报复他们,这个世界上,弱肉强食天经地义,药王村正在生的事情,同一时间至少还有成千上万类似的情况在各处生着,你能管的上来吗?而现在遗迹就在我们眼前,大门只剩下一分多钟就要关闭,再开启就是百年后,你难道真的为了药王村而放弃这次机会吗?”立早忆拉着林逸,语极快的表达了自己的立场。

在此期间,药王村中又有一个村民,被修炼者军队的一个士兵随手斩去四肢,做成人棍恐吓其余村民。

林逸的脸色极其难看,他也知道这种事到处都有,在修炼者眼中,普通人不过是些蝼蚁,生杀予夺随心所欲,没看见也就罢了,现在明明看到了,还要他装作没看见,实在是无法做到!

“立早忆!遗迹虽然重要,但人命才是无价的,这次进不去,重生归来老公宠入怀了不起多等百年又如何?药王村的事情我管定了!你要进去就自己进去吧!”林逸冷冷的甩开立早忆的纤手,刚才她说的那些话,令他心中非常不满。

..................

“不好了!不好了!”

大唐皇宫。

正在观看汉武帝誓师的李世民非常不悦,冷冷的瞪了一眼慌忙跑进来的小太监。

“什么事?慌慌张张,成何体统?”李世民冷喝一声,吓得按个小太监跪倒在地,磕磕巴巴的禀报。

“陛下,现在民间,都在传您,杀父囚兄,霸占弟妹.....”

说道这里,小太监还下意识的看了一样杨妃,这让杨妃和李世民脸瞬间就红了。

李世民当时就怒了。

“混蛋!那些门阀不是说了,给朕解释清楚吗?”

李世民一脚就把桌子给踹翻,酒水洒了一地,他脸色铁青的走出杨妃的寝宫,传令立刻把崔家的家主给找来,他要算账!

两个时辰后。

崔家家主,重生暖婚墨少宠妻如命前来觐见,完全一副不知情的模样,还假惺惺的问李世民,陛下这是怎么了?

李世民怒极反笑:

“好一个世家门阀,当初你可是答应过朕的,只要朕不立人皇庙,你们就替朕摇旗呐喊,为朕回复名誉。”

“可是现在呢?朕特么的都登上了热搜榜第一了。”

崔家家主显然不明白什么是热搜榜,但是他对李世民为什么发怒心里门清,他疑惑的道:

“陌白....你后背是什么....”艾倪有些惊慌失措喊道。

“我后背!”

当龙陌白睁开双眼询问,后背的龙鬼消失不见,它的出现吸走了龙陌白流淌出的部分鲜血。

“怎么会这样!”艾倪放下刀子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后背说道:“太奇怪了吧!以前都没见过。”

龙陌白经过艾倪的说辞,自己可没纹身,他迟疑了下开口问对方,艾倪把看到的说了一遍。

他想到有可能跟重生有关,也只有回到武当山上找华玄爷爷才明白。

艾倪手机响起,她接听了一会简单问了几句又挂断对龙陌白说道:“霜凝她们救下来了,很快回来。”

艾倪美女隐瞒:“霜凝没事,可她的小姨差点被...”

龙陌白起身拿起一旁的伏特加灌了一口说道:“艾倪,重生暖婚 君少的心尖宠我已经考虑清楚,武市中这些人想作死,那我成全他。”

“你想怎么做!”艾倪严肃的看着龙陌白说道:“不管什么你做什么决定,我必须在你身边。”

“成功了!大家都干的不错!”

林逸面上带着笑意,收起了魔噬剑,并对组成战阵的这些人表示祝贺。

破掉了移动阵法,无论幻夜魔龙那边是否还有备用的输送通道,属性之气也再不可能送过去了!

釜底抽薪!

阵道宗师和扈从们齐齐发出欢呼。

若非有林逸,他们自己遇到移动阵法的话必死无疑,所以心中都有种死里逃生的兴奋。

不过他们还来不及宣泄心中的兴奋感,就被天空中的异象所吸引了!

无数金色符文凭空出现,布满了整个天空!

每一个金色符文都好像云朵一般,慢悠悠的飘浮着,似乎要随风而去。

一时间,整个天地间金光大盛,却并不会令人感到刺眼,反而像是沐浴在温泉中一般,浑身暖洋洋的舒适无比。

“阵道之源!是真正的阵道之源开启了!”

好几个阵法宗师失声惊呼。

林逸有些意外,这就是阵道之源?

“看一眼可以,第三呢?”

“第三……第三……”

那少年想来想去也不知道提什么要求好,干脆说道:

“第三个条件我还没有想好呢,要不你们等我想好了再说吧,我可以先救人。”

张强一听,得嘞,这孩子还真是心无城府,不过是一个小孩子脾气的小海妖而已。

一边的影绝倒是没有看轻这个长得跟女生一样的少年,海妖多狡猾,他加着小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