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顿了一下:“我确实没有想到,照片上的你,跟现实中的你,竟然有这么大的差距。”

他又舔了舔嘴唇:“这一次,可真是我的福气啊!”

他说着,往前面靠近了一步。

“你要做什么?”祝老师的脸色一沉,她虽然有过前男友,可是,她一直洁身自好。

就算她在接受杀手训练的时候,那些教官,打着训练的名义,要将她们女营的女杀手强暴。

可是,她却在那个时候,就激发了潜力,在挣扎中,徒手扭断了一个教官的脖子。

也正是这样,她才被选入了高级杀手营训练,才能达到如今的层次。

她跟前男友也有过亲密的行为,但是,她都坚守了自己的底线,实际上,她是对这方面有恐惧。

因为,她当初就是差点让她的叔叔给玷污了。

现在她看到黄蝎子这个模样,她怎么不知道黄蝎子的想法,她开始紧张起来。

她怒道:“黄蝎子,你敢碰我一下,我绝对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发誓!”

“嘿嘿!”

黄蝎子走了过去,蹲在地上,几乎凑近到了她的嘴巴前,邪笑道:“你的战斗力确实很强。可是,在这个世界上,战斗力不决定了一切。我黄蝎从来不以武力压制敌人。”

不过,祝老师作为一个杀手,要躲避很多人,平时住在那里,也是正常的。

他有些纳闷,祝老师在他面前,虽然走不过一招,可是,对于一些厉害的武者来说,已经非常厉害了。

并且,她是一个杀手,她的功夫主要是杀人,跟武者又有些区别,杀伤力比武者还要大。

什么人能把她逼到求救的地步?

是她以前的杀手组织,老卫把船开河中间还是其他?

“小川哥哥,你一定要救救祝老师,她是我的朋友。”桑玲这一下是真的着急了。

方川笑了笑,看着桑玲:“放心好了,她现在也是我的朋友,是我的手下,你就在家里。”

他说着,起身往门外走去。

他倒是不是很担心桑玲的安危,毕竟,在这个别墅小区里,有方氏集团的十多个岗哨。

一旦有情况发生,他们不但会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两个别墅里的女人,而且,还会第一时间通知方川。

以方川现在的御风术,赶回来救人,也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重伤虽然不可避免,但努力争取一下,总归还是能够争取到一线生机。

然而像乔宏才眼下这副傻-逼一样的表现,别说生机,等孟同这一招千腿二十一式过去,绝对妥妥死机,能够留个全尸就算十八代祖宗先人给他积德了。

“嘿,这下可以准备给这乔废材收尸了,给你们好好长个记性,跟我孟觉光作对到底是什么下场!”孟觉光冷笑着看了林逸几人一眼,心头顿时一阵快慰。

自从林逸来这迎新阁以后,屡屡跟他这个堂堂管事大师兄叫板,但让人大跌眼镜的却是从来没吃过什么实质性的硬亏,除了偶尔被人用废玉换几块好玉之外,反倒是林逸能够屡屡整出奇迹占到便宜,被他硬生生折腾出了偌大的名气却束手无策,孟觉光一张老脸都快丢干净了。

不过现在,老老卫把船开到了河15章一旦孟同将乔宏才这个林逸手下小弟当场击毙,杀鸡儆猴,那就一切都不成问题了!

说到底,林逸再怎么牛逼也就是区区一个新人而已,论实力论影响力,跟他孟觉光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之所以能够营造出跟他分庭抗礼的势头,纯粹是靠着始终不败的奇迹表现,就跟吹泡沫一样层层放大不断引发眼球效应,这才一步步走到今天隐隐之间公认青云阁新人霸主的地位!

“尊贵的小姐,欢迎来到珍馐阁。请问,有什么可以为您服务的吗?”一位穿着典雅的绿衣侍女,马上从旁边莲步轻摇的走了出来。

“凡人?”

明月小姐目光一闪,看了一眼那个女子,发现她修为全无,竟然是一个普通凡人。再看她的模样,虽然姿色还算不错,可是,没有什么灵气,显然根骨普通,不适合修炼。

“打扰小姐,奴婢告退!”

听到那一声“凡人”,那绿衣侍女的面色瞬间苍白无比,而后匆忙退下。她知道很多修士,看不起普通人,卫老汉把船使至河中有很多忌讳。

来这里吃饭的修士大部分都是传说中乾元圣宫的学子,在诸天神域都是天之骄子。

而诸天神域对于她这种普通的凡人奴隶而言,就是高高在上,不可触碰的存在。就连提起它的名字,都是不允许的。

“只是吃饭而已,就你服侍吧!”

杨云帆从门外走进来,一袭青衫,潇洒不凡,气息飘渺,像极了神仙中人!

“嗯,只是吃饭而已,凡人服侍也无所谓。带路吧……”

估计,网络当天都得瘫痪了吧。

明明他们两个都在燕城,她昨天回的倾城公寓,到现在薄言也没回来,估计一直待在公司。

算了,不要多想了,她拿起刚刚录下的老师教给她的教程,一点点的学习。还拿了原著,在看女主角的人设动作。

但是,夏思雨看了第一页好几个字,明明看了一遍,脑袋里却空空落落的,似乎什么也没落下,她又看了几遍,甚至还强迫自己念出声,但脑袋一阵空茫,眼神是看着字,但根本没有进脑子。

魏静静说她这几天不着急,面对爸爸她也说无所谓,老卫把船慢慢划到河中心但是怎么可能无所谓?她自己绯闻缠身早就习惯,她怕的是薄言。其实那天之后,她就打了电话到银行,预约了一笔钱当“保护费”。如果万一薄言有了变数,她就会把钱先交上去。

她自己可以潇洒的承认,遇到假绯闻也从不澄清,但是遇到了薄言的事,她心里还是有些曲折的。

算了,反正书也看不下去,干脆洗个澡休息。明天要试镜,后天就要去拍综艺,她的工作还很忙,没有时间浪费在这种地方。

“喂?”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不过林逸大致也猜出了这个电话是谁打过来的,恐怕除了冯笑笑的父亲之外,别无他人了。

“你好,是林逸么?我是冯天龙。”林逸猜测的没有错,电话果然是冯天龙打过来的。

“冯……叔叔,您好。”林逸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冯天龙,是用平辈来对待,还是以晚辈来对待!以前,在一个小队执行任务的时候,冯天龙是队长,林逸是副队长,两个人是平等对话的关系,但是现在,林逸想到了冯笑笑,所以还是以晚辈自居了。

冯天龙也不是笨人,见到林逸迟疑,就明白了林逸的想法,不由得一笑:“你和我女儿是同学,那你叫我一声叔叔,也不吃亏吧?”

“呵呵,自然不吃亏。”林逸笑了笑:“不知道冯叔叔找我,有什么事情么?”

“的确有事情,不知道林逸你有没有时间?乡村老卫的幸福第8章”冯天龙说到这里,倒是开了句玩笑:“原来你叫林逸,我都有些不太习惯了,以前喊你鹰已经顺口了……”

“公事还是私事?”林逸倒是微微一愕,冯天龙提起了以前的事情来,让林逸有点儿分不清冯天龙找他是要做什么了。

“【镇天曲石】……我记住了。”

杨云帆默默记在心中。

他现在冷静了下来,大概意识到,老头子并不是单纯的耍他玩!

老头子这人虽然做事情十分让人抓狂,他做事的套路也让人十分难以理解,但是不得不说,若不是他将这样的重担压在杨云帆的身上,以杨云帆那种偏安淡然的性格,绝不会修炼到今天这一步。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不逼一下自己,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潜力在哪里!

“木易,你想通了?”

明月小姐见到杨云帆神色恢复了正常,嘻嘻一笑,道:“我就知道,你很快会想通的。你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通常都善于自我调节。”

嘻嘻笑了一下之后,明月小姐拍了一下杨云帆的肩膀道:“难得来到了一颗原始星球上,不尝尝这里的美食,真是对不住自己。走吧,我请你吃大餐。”

“吱吱!”

听到有大餐吃,已经吃腻了坚果的金丝神猴,立马兴奋无比的跑了过来,跳上杨云帆的肩膀,带着一丝讨好的目光,看着那一位明月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