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站在另一边。

不过,对方并没发现自己。

安幼月的视线,也是落在那来来往往不断离去的家长与学生身上.

陈乐刚想出声叫她,这才发现,安幼月的视线中,充满了寂寞与失落,那黯淡的视线,像是在看着前方,又像是什么也没看,那没有焦点的眸子,视线仿佛落在了那遥远的美好而又伤感的过去……

视线中,仿佛有在期待着什么,但更多的,是深深的失落,以及,仿佛被整个世界所抛弃的孤独与悲伤。

可能是因为所有家长都把高考看的过于重要的关系,校门口到处都是来接孩子的家长。

“妈,我饿了。”

“回家就吃饭了。”

“爸,我感觉考的不好。“

“什么,考的不好,回去看我怎么收拾你,算了,先回家吧,回家再收拾你,靠我这边点,别淋着了。”

“……”

各种各样的声音充斥着陈乐的耳膜。

他的身边,也不断的有人走掉,有人出来。

新旧交替着。

所有人脸上,都浮现着一股特别的笑容。

那是陈乐从不曾体会过的笑容。

他就这么站在门口,看着一个又一个的家长,把一个又一个的孩子接走。

陈乐有些不忿的小声嘀咕了句,下面黑了还能变粉吗“有什么好接的,这么大的人了,又不是不会回家。”

说是这么说,心中却是有些羡慕,还有些嫉妒的。

陈乐也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又或是在等什么。

吃晚饭时楼爸想起了今天是高考查分的日子,于是问赵灿考得怎么样。

“还行吧,688分。”

“688?哇——,灿你太厉害了。”楼酥婉激动地拉着赵灿的手。

楼爸那叫一个羡慕啊,果然好孩子都是别人家的。

“688分,宁海大学稳了。灿你太棒了,我也好加油,以后我也要读宁大,成为你的校友。”

赵灿道:“那你加油哦,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三年后等你考上宁大,我应该都大四了,到时候我在校门口接你。”

“拉钩,一言为定。”

楼爸也是个性情中人,在赵灿帮自己女儿补习的这半年里,女儿的成绩明显提升了不少。看着赵灿又考了688的高分,于是说道:“这样,小赵明天晚上叔叔给你庆祝一下,在大酒店给你定一桌,就当做升学宴。”

楼酥婉的家庭情况一般,楼爸是出租车司机,养一家人也挺辛苦的,人家有这份心意,赵灿很感动,但委婉的拒绝了。

“叔,你的好意我心领的,不过没必要破费,就今天晚上够丰盛了,就当我的升学宴吧。”赵灿举杯说道。

陈乐说话间,猛的伸手一抓,抓着王子辰的手腕一扭,就把他抓着自己领子的手给扭了过来。阴嘴唇发黑怎么变粉

这疼的王子辰脸色都扭曲了。

直喊着,“疼疼疼疼疼,手断了,手断了,手要断了……”

陈乐也是发狠道,“非要对我有好处才做?那你倒是告诉我,你找人阻止我我高考又有什么好处呢,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疼疼疼,松手,松手,快松手。”

“当自己利益受到侵犯的时候,就大喊大叫,去指责别人的不是,你去伤害别人的时候,怎么不多为别人想想,高考对你很重要,难道对我不重要吗?”

“而且,你搞清楚,你这是作弊,哪怕我什么都不求,为了全国所有高考学子的公平,我也应该揭发你。”

陈乐说着重重一推,把王子辰推倒在地。

冷声道,“相信我,如果再让我发现,你找人堵我,我保证送你段一辈子都忘不了的记忆。“

说完就准备离开了。

那王子辰就瞪着陈乐的背影,发狠道,“你跟我装什么,你给我等着,我不作弊也照样能进京清,你不考试,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办?”

一会儿,吃点药,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

在剧组主要人员的要求下,顾九江回到了酒店。

这不放松下来还觉得没什么,一回到酒店,躺在床上,顾九江是越发的难受起来。

量了一下体温,竟然烧到了38.6!

这可是高烧啊!怎样能让私密变得粉粉的

“我的天,这怕不是要烧死。”

顾九江有些惊讶。

不过他没有选择上医院,吃点药,喝点水,就躺在床上休息起来。

正睡着。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这是属于小兮的专属铃声。

迷迷糊糊中,他接起了这个电话。

“喂?”

顾九江鼻音愈发的严重。

“哥?你怎么了?听起来好像是感冒了。”

电话那头的林小兮皱了皱眉头。

她能听出顾九江声音中的变化,鼻音很重,一听就知道是感冒了。

这很不正常,她印象中,顾九江是极少生病的。

这实在是让人不解!

“咯楞咯楞……”

此时,棺樽外面,一条条的符文锁链交错着,如同是游龙一样,发出巨大的摩擦声音,闪烁着阵阵乌光,神异异常。

在锁链之上,有各种巨大凶鸟,蛮荒妖兽,狰狞嘶吼,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咚!”

龙龟猛然飞起来,重重的砸在了沙土之上,深深的陷入进去。而在它的身后,怎么让胸自然变大那巨大的黑色棺椁,却是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

一条条的符文锁链,发出乌光,疯狂的流转着。

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看着那忽然出现的巨大棺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杨云帆皱起眉头。

他忍不住捂住了心口,此时,他的心神急遽的震荡起来,心脏更是不争气的跳动着,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强烈预感。

“孩子,你终于来了!”

就在这时,忽然间,原本天空之上,那一对千万年未曾开合的血眸,忽然闪烁了一下,聚焦在杨云帆的身上。

当然,王子辰是不会明白的……

然后第二天,理综开考不到45分钟,王子辰又在窗外外边看到陈乐的身影。

王子辰当时就被震惊了,“心想着,这是变态吧!”

他终于也百分百确定,陈乐绝对知道是他找的人阻止陈乐高考,确定陈乐知道他作弊……

而陈乐,也确定,王子辰确实是收买教师了……

在理综过后,王子辰就是真的忍无可忍了。

一考完,他就拉着陈乐,来到了附近一个角落的位置,一脸愤怒的盯着陈乐道,“你想做什么?”

“是你想什么才对?”

陈乐说完,下面黑了可以粉回来吗又笑了笑,自己纠正道,“不对,你想作弊。”

“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王子辰还是不敢当面承认的。

他一把抓过陈乐的领子道,“你想怎么样,考试不考了,就为了监视我,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是吗,有什么好处呢?其实也没什么好处吧。”

“太好了,那我们做久一点,这样你就能多陪我一点。”

青春年少、情窦初开的年龄,有这样一位长得干净又有点忧郁的大哥哥每周两次陪自己,15岁的楼酥婉每周最期待的就是这一刻,每次也都是双手托着腮泛着花痴,看着这位赵灿耐心的给自己讲题。

叮!

【补习暴击卡,请领取】

补习暴击卡?

【补习暴击卡是数字游戏奖励卡,检验宿主补习水平,完成试卷后的得分,最终暴击分数以W为单位存入账户。】

这个有点刺激,自己能赚多少W,全部要看自己补习的效果如何。

“酥婉加油。”赵灿默默的喊了一声。

90分钟的试卷,赵灿也就不去打扰楼酥婉,起身到了厨房,帮阿姨打下手。

每次一来楼酥婉家补习,阿姨都会准备一桌丰盛的晚餐招待赵灿,这让赵灿感觉有那么一丝“家”的温暖。

楼酥婉用了一个小时就做完了试题,是时候检验赵灿的补习水平的时候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