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你泡茶。”

“你去洗澡吧,喝什么我自己拿。”杨东旭摆了摆手。来到冰箱前拿了一瓶矿泉水,然后在客厅沙发中坐下。

李莉犹豫一下看了一眼杨东旭,转身向洗手间走去,很快洗手间开始传来水声。他则是拿起面前茶几上的遥控器打开了电视。

二十分钟左右裹着浴袍的李莉走了出来,面色有些殷红,不知道是酒劲上头,还是洗澡洗的。

不过洗了一个热水澡,她走路稳当不少,不像之前那样东倒西歪的。

“你要不要去洗一下?”李莉低着头问道。

杨东旭侧过头看了一眼头发上还挂着水珠的李莉,“不用了,你没事儿我回去了。”

说着他站起身来。

李莉连忙快走几步抓住他的手臂,“你今天能不能陪我?”

杨东旭平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说真的,他虽然以前做过荒唐的事情。甚至此时脑袋里都有一些荒唐的想法,帝王受龙椅含玉式上朝但他并没有打算把这些荒唐的想法付诸行动,或者说一辈子都没打算那么做。

因此她不会去集邮,再说要是集邮早就集邮了。毕竟作为海纳的人大老板,内地港台无数明星女神可以让他随便选,现在海纳在好莱坞站稳了脚跟,他更是两个球队的老板,如此国内外随都是便选。

“聊聊天就好。”李莉脸上露出哀求的神色。

“哈哈……嗨,客气了不是(??ω??)”曹德华更是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

许阳带着姚柄往回走,姚柄还一脸悻悻然,一直嘟囔着嘴,就差在本子上给刘医生画个圈圈了!

许阳却显得有些忧虑,许阳似无意地问:“前段时间是不是还挺热的?”

姚柄扭头看了一眼许阳:“对啊,之前还热呢,我还以为是个暖冬,结果现在一下子就降温了,天气变化太快了。诶,我现在也没手机,不知道接下来的天气怎么样!”

许阳皱紧眉头,沉声道:“四时节气,顺应天时,当令之时气反常,人则易感邪气而病。冬日主寒,寒则潜藏,但之前却当寒不寒,反温,本就容易成为流行之疫,现在又突然风寒骤降……”

姚柄却随意地说道:“嗨,高低就一场流感嘛,每年都有,能闹多大呢!”

许阳却没有回答。

……

次日,支气管肺炎的那个小孩的父母又把孩子抱过来给许阳二诊了,病情明显好转,脉象转为浮数,舌淡苔黄腻,肺闭已开,但痰湿尚阻,丞相朕不要了快拔出来所以许阳把方子调整为理肺化痰为用!再一剂下去,体温彻底回复正常,诸症解退。

“妈,你慢点!”

张总的话没有得到回应,老太太从车上下来后,抬头看了看店门头上的招牌,以及招牌下面的大红横幅。

“阿生,就是这里吗?”老太太轻声问。

她年纪虽然大了,衣服、鞋子也都很素,但看她衣服、鞋子的料子、款式,应该都不便宜。

老太太一点都不邋遢,干干净净的。

张总:“对,妈!就是这里了,我扶您进去?”

“好!”

老太太一只手扶着张总的手臂,另一只手里拄着一根枣红色的龙头拐杖,一步一步向店门走去。

另外一男两女,下车后,没说什么,打量了眼前的店面两眼,就都跟在老太太身后,走进店里。

这一幕很显眼,附近很多店主和摊主都看见了。

徐同道本来是在店里的吧台后面坐着看书的。

今晚他这店里还没有客人上门呢!

坐在他身旁的徐同林忽然碰了碰他手臂,徐同道转脸看他,见徐同林对店门那边努努嘴,徐同道目光望向店门那儿,就看见张总扶着一个老太太,后面还跟着两女一男走进店里。

雨凝的脸很红,但是好在现在是黑夜,皇帝龙茎插曲太监的后面在火光的映射之下,人脸本来就会有点儿红,倒是不怕会被林逸看出来。

林逸伸手摸向了雨凝的额头,感觉到的,却是正常的体温,不由得愣了愣!雨凝已经退烧了,怎么还会冷?难道只是额头退烧了,身上还没有?

想到这里,林逸下意识的将手伸向了雨凝的腋下,不过不可避免的,却触碰到了雨凝的胸部,意外让林逸的手微微一滞,不过却恰恰好像是故意去触摸一样!

雨凝轻哼了一声,脸色变得更红了,不过却没有出言制止,也没有出手去阻止,一刹那触电般的感觉,让雨凝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心动,让她的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嗯……”雨凝发出了一声低不可闻的呻吟,可是即使是低不可闻,在这静寂的山洞之中也让林逸听得一清二楚,林逸的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许多,这声音的诱惑力是无可想象的,一瞬间林逸几乎有一种欲火焚身的感觉。

雨凝的心中又紧张,又期待,难道,传说中的那种事情,要发生了么?雨凝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皇帝戴玉棒上朝但是此情此景此刻,却让她真的有了这样的想法。

无疑林逸是个让她倾心的男人,这是第一个走进她心扉的男人!

之前雨凝对于林逸的印象无疑是很差的,林逸的冷酷和淡漠让雨凝很是不爽,从最开始加入队伍中,林逸对于雨凝一直是处于一种不理不睬的态度,但是这也就算了,更甚的是,雨凝提出一些行动计划的时候,林逸总是和她唱反调!

这让雨凝心中对他讨厌的不行,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自大?就算你是特殊部门派来协助自己家的商业谈判,也不能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吧?你不知道怜香惜玉么?雨凝恶毒的猜测林逸肯定是个断背,性取向有问题!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林逸是一个了不起而不平凡的男人!他的判断都是对的,而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是他第一个奋不顾身的保护着自己的安全,甚至因为自己的任性导致他中了枪,他依然没有任何的怨言!

这一刻,雨凝动心了,她不知道这算不算爱,但是有时候爱就是这么简单。帝王受含东西上朝爱恨在一瞬之间就会交替变换,之前的恨,变成了爱。

许仙救下白娘子的那一刻,白娘子爱上了许仙。所以这一刻,雨凝也喜欢上了林逸。

就在这时候,远处的天空突然暗了下来。

仿佛一大片乌云飘来。

“嗯?”

“怎么回事!”

天穹二长老迅速抬头看去。

,空中乌压压的人群,弥漫天际,朝这里飞来!

人数起码是百万计!

如此庞大的队伍飞来,完全是乌云压顶之势!

“二长老,是……是朝我们这来的!”天穹四长老惊道。

“渡劫境竟有四十人左右!”天穹二长老扫了一眼,大为惊骇。

转眼间,这黑压压的人群,便来到山门前。

林云转身看去,领头的,正是霍真他们。

除了霍真,林云还看到了许多熟悉的身影。

九玄中宗主、蓝雾宗宗主、朱家主……

东元府排名前一百的宗派、家族,尽皆在列!

“参见大哥!”

“参见府主大人!”

庞大对付降临之后,齐齐朝林云行礼,洪亮之音,穿云裂石!

坐在阿财身旁的是三十岁左右的小少妇,见状,忙也脸上堆笑劝说:“对呀!妈,大哥现在生意做得那么大,阿财跟着他也过得很好,您就别难过了。”

老太太面露苦笑。

没说什么。

但张总却皱眉,沉声道:“你们不懂,就别瞎说了!”

阿财转脸给身旁的小少妇一个警告的眼神,表情也很不豫,“小玉!你胡说什么呢?那是我们家祖传的手艺!要是能传到现在,我们家的生意至少能比现在大几倍!而且,这么多年,咱妈、我哥最怀念的就是我爸做的全羊宴了。”

被训斥的小少妇小玉,脸色有点不好看,但还是尽量挤着笑容。

……

厨房里。

徐同道今天是第二次做全套的全羊宴了。

相比昨天,他今天熟练了不少。

厨师与厨师之间,其实有很大差距的。

有人学厨艺五六年,还做不好一道像样的菜,而有人只学两三年,做出来的菜就能胜过掌勺二三十年的老厨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