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觉得行那就做。咱们家这点钱还配得起,我的意见不一定都是对的,毕竟我也没接触过套口,做这个都半年了肯定比我了解的多。”杨东旭笑着应了一句,抬腿向自己小叔家走去。

因为到了下午,所以已经罢集,很多摊位开始收摊,上午拥挤的街道现在闲的有些空旷,只有一些意犹未尽的孩子还围着一些小摊位转悠。

来到自己小叔家院子里很是热闹,一看就是中午喝的不少面红耳赤的小叔胜利,正拍着三洪的肩膀称兄道弟。而在两个人对面,站着一个稍微显得有些首先皮肤黑黝陪着笑脸的汉子。

“我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不知好歹呢,让出来一些怎么啦?能少块肉吗,有钱大家一起赚多好,你非要独吞怎么怎么贪?”脸红脖子粗的小叔胜利指着汉子鼻子吐沫横飞的教训着。

脚下一动,助跑两步,猛然发力,一脚蹬在山壁上,跟着借力再次向上。

一连连蹬了四下,瞬间就上去了六米,这一幕出来,下面的人全都看傻了。

只见金锋双手一把凸起的石壁,倒立而上,又上去了两米,双手抠着石缝,脚踩在凸起的石壁,腰身一扭一挺,如灵猴一般顷刻间已然到了山洞中间。

如此敏捷的身手叫下面的每一个人全都看呆了。

这时候金锋做出来一个更惊人的动作,单手抱着一个凸起,双脚顶在双手之下,跟着纵身一跃,腾空飞了起来。

下面传来凄厉的尖叫声,两个女孩齐齐的捂住了嘴巴。

金锋牢牢的抠着一个石缝,学长图书馆会发出声音的双手斜跨着蹬在石壁上,左手一往后一探,白虹刀沧然出鞘。

手握白虹刀重重砍在石壁上,顿时削下来一块大大的石壁。

见到金锋用镇国之宝砍石壁,下面的人顿时露出痛苦万状的表情,嘶声狂叫起来。

“金疯子。你他妈疯了是吧。那是……那是国宝呐……永不出境呐。你大爷的啊。”

“放心吧,我会保密的!”雨冰郑重的点了点头。

他很清楚这天雷猪的价值,如果它的本领真如林逸所说的那样,那么简直是无价之宝了,就是上古门派,也会垂涎的,别说隐藏世家了。

林逸倒是也没有刻意去抹掉地上天雷猪写的文字,这里的字迹,被风雪一吹,很快的就覆盖消失不见了。

两个人跟在天雷猪的后面,向前走去……

杨七七是自己一个人一组的,她谁都不认识,也不想和别人组队,她来到这里,除了试炼之外,也是要拿到冰宫的天材地宝的交换权……那种灵药,目前听说只有冰宫有,为了自己受伤的姐妹,图书馆不能发出声音敏感她必须要找到那枚灵药,不然即使是神医,也无力回天。

“是一株八叶草!”杨七七没想到,在自己的落脚地不远处,就有一株八叶草生长在雪地之上,这是比较明显的一种灵药了,虽然等级不是很高,但是却容易发现,比起那些藏匿在雪层下面的灵药要好找许多,所以杨七七十分兴奋的拿出小刀来,小心的将八叶草割了下来,收入了随身的背包里面。

二表哥合心原本想要学厨艺的,据说在一家酒店干的还不错都快出师自己弄个小饭店的。没想到两个人今天突然找自己问套口的事情。

“我们两个想联手做点生意。合心丈母娘家在嘉兴就是做这个的,合心去年过去呆了半年你上过大学懂得多,所以我们想问问你的意见。”合理开口说道。

这话说的显然有点‘大学生就应该是什么都会’的谬论。不过放在别人身上是谬论,这一点放在杨东旭身上他是真的懂,毕竟他是现在国内最大服装厂华绣的大老板。

“你们是怎么考虑的,一上来准备做多大招多少工人?”杨东旭开口问道。

对于自己二表哥丈母娘家是做这个的杨东旭并不惊讶,因为后世他们老丈母娘家就是做这个的,坐在学长的上面写作业虽然没有发大财,但却发了小财。二表哥结婚没多久也跟着媳妇做的这个赚了一些钱。

不过这一世两个人的选择更多,比如说在工地揽工程,开饭店,又或者跟着小姥爷跑车都行,甚至去城里找个轻松的工作上班小姥爷都能给安排上。

所以自己二表哥结婚之后,他以为合心一心想要学厨艺准备开饭店呢,没想到事情绕来绕去还是回到了既定的轨道上来。

既然手头没有原装的雪谷后续修炼心法,那就只能寻找别的心法继续修炼,然而修炼心法从来都是各成一派,彼此之间大相径庭,一旦后续心法跟原本修炼的发生冲突,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当场毙命。

除了某些特殊原因,修炼界很少有人会中途更改修炼心法,也正是出于这一点考虑。

雪梨想了想道:“其实当初刚来这里的时候,中岛的各大门派对我们这些世俗界高手都做过体质和心法测试,说我是什么天生寒冰之体,跟雪剑派心法契合度极高,所以我才被带到雪剑派的。”

这大半年来,雪梨之所以一直对雪剑派心存期望,其实原因也正是出在这里,只要能够跟普通弟子一样修炼雪剑派心法,在学校和两个学长哪个哪怕只是最基础的,她相信自己都不会比别人差。

只是没想到造化弄人,莫名其妙成为司徒倩的侍女之后,她根本连正常修炼的机会都没有,更别提什么雪剑派心法了。

“这么说来,咱们只要想办法弄到雪剑派的修炼心法,岂不就行了?”林逸听得眼睛一亮道。

雪梨点点头,却又无奈道:“话是这么说,可雪剑派是中岛大门派,修炼心法是门派根基,乃是不传之秘,根本没可能流露出来,更不会让我们买到啊。”

一道血痕在男子的脖子上绽开,嘴角挂着淡淡地笑容,倒了下去。

柳媚大吃一惊,没想到男子会为了隐瞒赵旭的身世,而自寻死路。

柳媚急忙用男子的衣服擦试了一下匕首上的指纹,接连几个纵跳,快速消失在案发现场。

等赵旭出门后,就听有人慌乱地喊道:“不好了,出人命了!”

赵旭皱了皱眉头,见很多人急匆匆向着前边拐弯处的弄巷里奔了过去,估计都是一些看热闹的。他心想:“这个地方真的不能再住下去了,又是遭贼又是出人命的。再住下去,早晚要出事。”

出于好奇,赵旭也向弄巷走了过去。到了弄巷之后,那里已经挤满了人。他身材算不上魁梧,但胜在身体素质特别好,硬是从拥挤的人群里挤了进去。学长不要在图书馆里

当赵旭看到死者是刚刚找过自己的那名男子时,不由大惊失色。没想到这人前脚刚来找自己,就被我杀死了。

看到这一幕,赵旭敢百分之百的肯定,凶手是冲着自己来的。

赵旭又悄悄退了出去,然后来到了车里,打电话给陈天河问道:“陈老,我让你派人保护晴晴和我女儿的人呢?”

“要不还是先这样试试吧,一上来弄这么大我怕别弄砸了。”合心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是他不想借钱,他和合理都知道,只要自己张嘴富裕的三姨家肯定借钱他们做生意。毕竟这些些年他们并没有什么不良记录,一直给三姨的感觉都是兢兢业业很正混,比二姑老家的那个舅舅靠谱多了。

“既然这样,你们做生意自己看着来吧。过两天你们可以先过去看看门面什么的,二表哥的丈母娘不是在那边吗?让他家帮忙把把关你们先把场子机器和工人什么先弄起来。我帮你们联系下同学看看能不能拿点生意。”

“那这样太好了,只要有订单厂子一瞬间就能起来。”合心面色一喜,自己这个小表弟虽然比他小几岁,但做事一直都挺靠谱从来没让他们失望过。

三个人正在说这话,一辆桑塔纳轿车进了村里,并且直接驶向杨东旭小叔胜利家。想到上午在街上小几人说的有关三洪的事情,他的眉头不禁皱了一下。

“你们先坐会儿,我去小叔家那边看看有什么事儿。”

“行,你去忙。一会儿我们在合计合计,第一次做这个有点紧张。”

“妈,爸,你们在那边说什么呢!我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昨天晚上做了一个噩梦,然后没有睡好觉。你们看,我吃一会儿东西,现在精神头不就上来了吗?您们该忙您们的,我这边不用您们两位操心。”李忠信强打起精神头来,很是认真地对李尚勇和王雅清说了起来。

现在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赶紧把这个事情过去,真要是母亲那边开始张罗给他介绍对象,那真就是要遭大罪了。

“你看你这孩子,脸色一点都不好,还逞能,要不白天你跟妈一起出去溜达溜达,等到医院那边的时候,我领你过去看看,顺便也让你的艳秋姨看看你长啥样。

你艳秋姨家就是姑娘,长得可漂亮了,大眼睛双眼皮,小时候好像你和你艳秋姨家姑娘,好像是一个幼儿班的,要不就是比你小一年的幼儿班的,反正你们两个小时候就认识,那时候你艳秋姨抱着姑娘到我们家里来,你还和小灵在一起玩过呢!”王雅清一脸认真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她对于李忠信的身体状况,现在是没有什么想法了,她就是想让李忠信跟着她过去让她的那个同学看看,要是她同学那边没有什么问题的话,她准备让李忠信看看她同学艳秋家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