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杨云帆却不以为然。

明剑尊生活在泫金岛,有通幽剑主的教导,不缺绝顶功法,似乎也不缺宝物。

可杨云帆不一样,他觉得自己是一个贪婪的人,好不容易来到寂恶古界,一定要满载而归,最好将寂恶古界里面的宝物挖空。若是让他看着别人寻宝,自己却什么也不做,那他恐怕要疯了!“

好了,差不多了!”

估算了一下时间,明剑尊终于有所行动。

他看向一旁的杨云帆,说道:“根据我得到的资料,寂恶古界刚开启的一个小时,空间之门中元气混乱,甚至会有一阵元磁风暴,会将进入的人马,卷到寂恶古界的任意一个地方。”

对于那些寻找宝物的人来说,被元磁风暴分开,当然是一件好事。这

可以让他们避免聚集在一个小地方,彼此之间,一开始就陷入争斗之中。

可对于杨云帆和明剑尊来说,却不是什么好消息。

他们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云纹剑经。挡在他们面前的人,一律格杀勿论。“

这绝对不是她想要的结果,本来,这次把陈凯给带回家,她就已经几乎磨破了嘴皮子,这才得以成行,可没想到陈凯最终竟然会是这样的态度。

不知道什么时候,苏锐已经站在了姜爽的身后。

他望着愤愤走远的陈凯,并没有立刻出声。

小两口之间的事情,并不适合他过多的参与,苏锐也并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别的矛盾。

其实吵吵闹闹并不是什么大事,一件小事也不足以否定一个人,但是,陈凯今天下午的某些表现,让苏锐对他的评分很低。

姜爽觉察到苏锐的到来,抹了一把眼泪,说道:“表哥,让你看笑话了。”

苏锐摇了摇头:“你一直都是这么迁就他的吗?男友那方面太厉害很累

姜爽说道:“也不是迁就,我只是本能的想对他这样……”

“那他平时会不会在意你的感受呢?”苏锐摇了摇头,又问道。

“这个……”姜爽犹豫了一下,并没有给出答案来。

虽然她没有说明白,但是苏锐却知道答案了。

一直以来袋鼠国都在想尽一切法子将鸟粪岛据为己有。

鸟粪国那些资源袋鼠国根本不在乎,他们看中的,是鸟粪国那多达三十二万平方公里的海域。

是的。

鸟粪国的陆地面积仅有21平方公里,但他们的海域却是有着惊人的三十二万平方公里。

相当于神州领土的三十分之一。

“早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袋鼠国就已经在鸟粪国开始布局。鸟粪资源计划最先就是袋鼠国搞出来的。”

“这个计划用神州文翻译过来就叫做捧杀!”

金锋当然懂得捧杀的含义。

把鸟粪国的鸟粪资源换成大把的刀郎供鸟粪国放肆挥霍,再把大量好吃好喝好玩的送过去,让他们从辛勤的渔民慢慢变成一头头走不动的胖猪。

掏空他们的身体继而再掏空他们的钱包,跟着再把他们圈养起来喂到老死,最后吃掉他们的国家。

这跟当年第一帝国在美洲大陆上的套路几乎完全一样。

“这个岛小是小了点。但是他们海洋面积够大。渔业资源也相当的丰富。”

就这样李叔暂且吃开了饭,而彭创则一个人开始将气球充满气然后挂起来。撩的下面发湿的污句彭创也算是干了几天了,虽然速度算不上很快,但最起码还是可以应付的来的。

半响过后,彭创一个人已经挂满了一整个气球墙。

在李叔的地摊上是有着三面大小相同的气球墙,所以就算彭创一个人弄完了一个气球墙,可是还是有着两面墙的工作量的。

好在这个时候,李叔吃完了饭,放下手中的碗筷,与彭创一起干了起来。

正所谓是齐心协力,干活不累。

又是过了半个小时,彭创和李叔配合的将剩下的两面气球墙已经挂满了气球。

抬头看着三面气球墙上挂满着五颜六色的气球,彭创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深吸一口气,彭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

“休息一会,估计很快就有客人上门了。”李叔笑着对彭创讲道。

彭创狠劲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而后一屁股坐到了小板凳上,看起了广场上的行人。

虽说是在看行人,但是身为十分猥琐变态的彭创重点观看的对象都是那些年轻漂亮的姑娘。用彭创本人自己的话来说,男友太大放不下怎么办欣赏漂亮姑娘那就是人生的一大乐趣。

能说出这么高深且不失猥琐气息的话的人,估计也就只有彭创本人了。

果然就如同李叔说的那样,不到一会就有客人上门光临。

招呼客人的事情一般都是李叔来,因为李叔在这方面的确是比较在行的,除非李叔实在是忙不过来了,要不然彭创一般是不会招呼客人的。

彭创的任务就是给气球充满气,然后再将气球挂在气球墙上,同时是不是给客人打过的玩具枪上添加子弹。

前几波客人都是情侣,在彭创眼中,这情侣们完全就是李叔地摊上的大客户。不说别的,就冲那些个情侣来一回就突破五十块的手笔,完全对的上大客户的称呼。

这一晚又是一个忙碌的夜晚,当高峰期的客人们过去后,彭创又开始拼命的往气球墙上整起了气球。

填满过后,彭创又可以来一段片刻的小休息了。

叮叮叮!

猛然间,就在彭创坐在小板凳上休息的时候,彭创的手机上传来别人发消息的声音,从声音上可以听出这是qq上传来的。

彭创闻得此言,嘴角抽搐不停,内心也不忘开始疯狂吐槽到:这丫头还真是能想,一天做了十多次下面疼别说还真猜对了,在一定程度上我还是一个差学生,能考到六百七十多完全就是靠白泽啊。

坐在板凳上准备吃饭的李叔,听见李安的这番话,顿时生气起来,呵斥道:“李安,不能这么没有礼貌。”

李安撇撇嘴,小声嘟囔了一句:“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嘛!”

再次看了一眼彭创,李安转身扔下一句:“我走了,你们慢慢忙。”

李叔打开装饭菜的盒子,往嘴里吃了一口菜,不满的看着李安远去的背影,抱怨道:“真是浑身毛病,这同样是考完试,彭创你是在这里给我打工,这个丫头连忙都不给我帮,真是差距太大了。以后真不知道还能不能嫁的出去。”

彭创清楚李叔的这句话,在很大程度上是拐着弯的夸自己,心里不免感到满满的虚荣心。

心里很高兴,但是在言谈上肯定是不能表现出来,彭创笑着讲道:“肯定会有的,毕竟她长得也不差。”

李叔像是比较认同彭创的说法,微微颔首,低音讲道一句:“但愿如此吧。”

唯有移民这个方法才能给他们续命。叫床一般会说什么话

当他们开放了移民之后,希伯来人就会派遣人过去,通过移民慢慢侵蚀这个国家。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逐步进入他们的领导层。

这样的套路,希伯来人尤为擅长。因为这种套路就是他们最先发明的。

中世纪之前,希伯来人流亡欧罗巴,最先在斗牛士国就是用的这种套路。差一点就成功了。

若不是第一百六十三任代言人洪诺留二世及时阻止了他们的阴谋,现在的欧罗巴都会是希伯来人的天下。

希伯来人是第一个发明这种套路的民族,千百年来他们把这种套路几乎演绎到了极致。

当他们把鸟粪国变成一个移民国家之后,他们就会制造机会继而全面占领这个国家。

至于那些本地的土著,百分之八十都有糖尿病的他们……

不给他们供应药物,让他们死了好了

罗恩的话说完,金锋的头皮一阵阵发麻,脊背一阵阵发凉。

金锋发麻发凉不是因为这个计划有多残忍,而是因为,这个计划的时间。

贺新耐着性子听完他觉得有问题的一二三四,忙道:“这些没问题,回头我帮你约一下编剧,不过参与改编的原著作者在武汉,你们自己商量着办吧。”

对于编剧和导演这种事务,贺新一般不会去参与和干涉,他从来不认为在这些专业领域自己的水平会比人家高。

王晓帅一听倒也特干脆,明白这时跟他废话没用,重新把剧本塞回包里道:“算了别约了,你把电话号码给我就行,我自己联系。”

“行,我这就把她们的号码短信发给你。”

如果换别人还真得介绍一下,王晓帅这个名字在业界也算是声名远播,不用介绍。

不一会儿就听到王晓帅的手机“哔哔”叫了两声,他拿起来翻看了一下,便站起来道:“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走了。”

贺新忙道:“哥,别介,咱们难得见次面,一会儿我约一下牛哥还有老段,咱们喝一杯。”

牛乐现在出师了,近年来单独执导了几部小成本电影,只是反响都很一般,甚至都没机会上映,最后只得卖给电影频道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