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一道“X”形状的刀芒便朝着萨坎当头笼罩了过来!

“漂亮!”在教堂外面,有很多人都透过门窗看到了这极具杀气的刀芒,一个个都兴奋的喊了出来!

一贯淡定的苏无限甚至也本能的攥起了拳头。

他对自己的弟弟,真是寄予了太多太多的期望了,此时,这白色的刀芒之中似乎蕴含着必胜的曙光,让苏无限感觉到了难得的振奋。

他自从搬到君廷湖畔的别墅之后,已经有很多年没有这么振奋过了!

由于苏锐的袭杀速度实在是太快太快,让萨坎主教只能本能的抬起左臂的权杖进行阻挡!

可是,在这样的极致速度之下,萨坎不太习惯进行主动攻击的左臂还是慢了一步!

唰!唰!

在萨坎的胸口,顿时溅射起了两道血色光芒!

苏锐这一道“X”形的刀芒,重创萨坎主教!后者连续倒退了很多步,血流如注!

此时,这位见惯了风雨的黑衣主教知道,自己已经败了,但无论是走,还是留,都可能迎来死亡的结局。

既然如此的话,不如临死之前拼命一搏了!

赏金猎人挣扎了几下,居然是挣脱不了大牛,也是怒道:“放不放手!”

“你赔钱我就放手!”

赏金猎人是呲牙一笑:“老子在青木郡的会仙楼吃吃喝喝都不给钱,拿你们村子的一只鸡是给你们天大的面子,还敢管我要钱!”

“你……你……”

大牛面对如此厚颜无耻之辈一时无词,将水分棍一插在地上,扬起拳头就要打。

“来……来啊……”

赏金猎人见大牛力气是不俗,想着他不过是个猎户而已,心中也不惧怕,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有种你就往这里打!”

大牛一张脸憋得通红,做完过程中有股暖流怒道:“你不要以为我不敢!”

“大牛,打他!”

“揍死他!”

大声喊打人的却是阿虫和阿毛这两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小屁孩,他俩一喊别的村民也是纷纷跟着叫起来。至于别的赏金猎人,他们和偷鸡那人也不是相熟,个个是双臂抱在胸前,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啊!”

一眼看去,这个人如此神圣,仿佛天神下凡。

“庄游龙!”

方川已经看清楚了对方,眉头一皱,庄游龙是金仙,而且,在金仙当中并不算弱。

庞大的气息,笼罩而来。

方川心头一凛。

不过,他已经不是第一次与庄游龙对峙了。

余成龙也站在了他的身旁,看了一眼方川,眼神里露出了谨慎的光芒。

“不必惊慌。”太一真人却十分笃定。

“掌教,怎么了?”

“天啊,金仙!”

“这是天元城的城主!”

“他为什么要来拦截我们?”

邱晨等人走了过来,他们一些人,也见多识广,竟然认识庄游龙。

不过,他们的脸上,都带着惊慌。

太一真人没有与他们多说,而是对着外面的庄游龙拱了拱手:“天元城主,你好。”

“太一真人,久闻大名,没有与你切磋过,有一股暖流流过心田作文真是可惜了。”庄游龙淡淡一笑。

这一次对战,不仅是苏锐对自身的打破和重塑,对《天心刀法》来说也是一样!

司徒远空在听到了露天心的话之后,微微颔首,似乎也并没有因此而产生任何的意外之感,他说道:“的确,我们远离了江湖纷争太久了,心境不再勇猛精进,所以自然也没法对《天心刀法》带来重生的机会,而把这一切交给那个臭小子来完成,其实也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露天心也说道:“是啊,这一片江湖,总要交到下一代的手中的,他作为其中最优秀的那一个,自然要把这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扛起来。”

“也不知道这小子能扛多久。”司徒远空说道。

这时候,苏无限转过身,插了一句,道:“两位前辈尽管放心,苏锐能扛很久,没有压力能够把他给压垮,他一定是最优秀的那一个,而且……我会尽我所能的为他站上更高的高度而保驾护航的。”

我会为他保驾护航!

苏无限的这句话,几乎奠定了苏锐未来十年的基础。

就像这一次,如果没有苏无限亲自来到苏利斯小城的话,有一股暖流从喉咙里那么天正教廷绝对不可能如此迅速的落败,太阳神殿也极有可能会面临着惨败或者惨胜的结局了。

“天心。”司徒远空看了看身旁仍旧没有被岁月褪去风华的女人,轻声说道:“你有没有感觉到,这是天心刀法的一次提升。”

如果这句话传到华夏江湖世界里

,那么绝对会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

毕竟,当年的露天心靠着无尘刀和天心刀法,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根本无人能与之抗衡,不知道多少人对那个来自于峨眉的绝世美女恨之入骨但又无可奈何,在所有人看来,《天心刀法》早就已经尽善尽美到了极致,根本没有再提升和改进的空间了。

但是这个既定的事实,在苏锐的身上发生了改变了。

当他双刀合璧的时候,就赋予了《天心刀法》另外一层不一样的意义了。

露天心看着此景,微微摇了摇头:“不,这并不是一次对《天心刀法》的提升,而是……重生。”

这是《天心刀法》的重生!

这句话简直是最让人震撼的夸奖!

让华夏江湖世界的很多高手望而生畏的《天心刀法》,是司徒远空和露天心所有武学经验结合在一起所产生的结晶,是所有人都想要却不可得的超级战法,在很多人看来,华夏江湖世界中没有什么功法比《天心刀法》所能产生的战力更强,一股暖流白带下来可是现在,作为刀法的实际创造者和拥有者,露天心却说——这一次的双刀合璧,是苏锐让《天心刀法》重生了!

闻樱要说的是舒国兵去青石桥做水产生意,并且抢了她看好的夜宵街店面的事。

“妈,你说姑父这个人是不是有点小心眼?他在我姨父公司被开除,现在要去青石桥和我姨父抢生意做,我在凯哥家说了他几句,他马上就来和我抢店面。”

陈茹拿筷子的手一顿。

“你说啥?”

这两件事,陈茹果然都不知道!

闻樱都不知道该咋说了。

她妈肯定不笨。

但她爸更聪明。

夫妻相处这么多年,闻东荣在家庭中一直占主导地位。

闻东荣不愿意让陈茹知道的事,陈茹就不可能知道。

闻樱佯装茫然,“妈,你不晓得啊?我以为我爸告诉你了,我上次还问我爸,要是姑父和我抢生意,我该咋办,我爸说我对长辈不尊重,意思是我该退让。”

凭什么要退让?

陈茹把手里的筷子捏紧又放开,来来回回好几次才压下火气:“你别听你爸的,他就是维护你姑姑,还护着舒露,比你奶奶都糊涂。”

等陈茹回家,多半是要和闻东荣吵架的。

有闻樱这个拱火小能手,这场吵架陈茹估计不会轻易退让。

那又如何?

闻东荣同志,就需要像陈茹女士这样势均力敌的对手嘛。身上偶尔会有一股暖流

为了让陈茹精力充沛,吃饭时闻樱一直在给陈茹夹菜:

“妈,你多吃点,你辛苦了!”

下午,闻樱顺利考完数理化三科,陈茹则利用闻樱关在学校考试的时间,去买房的小区领了钥匙。

房子贵有贵的道理,小区的绿化虽然还没完全成型,楼与楼之间的距离不紧密,中庭也开阔,陈茹领钥匙时听别的业主说小区的房子基本卖完了,现在其他人想买,只能从业主手里买二手房。

领钥匙要交一笔税钱和物业费,陈茹和闻东荣买了两套房子,需要交的钱也多。

舒国兵和闻红艳不还钱,陈茹手头还真会紧张。

……

晚上。

舒国兵喝得醉醺醺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