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好孝顺?呵呵,姐妹,如今这年头没钱能孝顺吗?都是扯蛋。”爱马仕女孩掐着腰反击道。

长裙女孩也跟着说:“思佳,张丽说的对啊,如果条件各方面都不行的话,就算你看上他,将来你们的日子也不好过,你可是过惯优越生活的人,两个人保准有代沟。”

“哎呀,我的好姐妹,可别瞎说了,越说越离谱,我怎么会看上他呀,都说了就是走个形式,怎么这么讨厌。”思佳有些生气的说道。

“这人怎么还不来,第一次约会就迟到,太不像话了。”长裙女孩说。

此时,我心中大喜,因为我的女朋友可没她们这样世俗,为了王富贵,我也不能掉链子。

我缓缓的走过去,说道:“你好,我是王富贵。”

三个女孩看了我一眼,然后那个拿着爱马仕包的张丽,端着咖啡一转头将目光看向窗外,这是明显没看上我啊。

思佳看了我一眼说道:“你就是王富贵?”

从她的眼神中我看到了嫌弃两个字。

倾严也是满脸无奈淡淡的说:“妈,这是缘分,万一出了岔了怎么办?这可是关系到我一辈子的事情,我可不想因为结婚而结婚,耽误人家女孩子一辈子…“

刘鸿远满脸无奈的说:“妈,倾严说的没错,遇到喜欢的人,才会去追!我们要对人家一辈子负责人,也是对自己负责人…”

倾城淡淡的看了看说:“妈,小偷害孕妇流产的电影别把倾严逼的太紧!”

瞎琢磨了一番之后,汤云圭还真想到了一个方法——用屁炼丹!

反正之前当众表演放屁已经刷新了他的下限,这回也就没那么难以忍受了!

看看林逸正指点三小只,没有关注这边的意思,汤云圭偷偷摸摸的就准备把这事儿给办了!

手上做着炼丹的准备工作,汤云圭暗中则是在酝酿着放大招,因为对天地灵火操控力提升,所以这次放屁,应该不会又点燃裤子了……

除此之外,声音也必须控制,不能惊天动地那么响亮,平白无故的引起大家注意。

汤云圭心里有数,这回必须得是个闷屁!

林逸刚好指点完屠阁厦一个修炼问题,转头想看看汤云圭,结果看到这小【】子撅起屁股对着丹炉,脸上挤眉弄眼憋着嘴,似乎是在酝酿什么的样子……

“汤云圭,你干什么呢?”

林逸心里隐约有点猜测,却实在是无法相信自己的推断,所以忍不住扬声问了一句。

结果汤云圭被吓了一跳,酝酿已久的存货轰然爆发,孕妇和小偷作斗争流产了炽热的火焰包裹住炼丹炉!

这会儿还讲究什么暖炉凉炉啊,心惊胆战的汤云圭手足无措的把准备好的药材都丢了进去!

他心里在想着被师父看到这种丢脸的胡闹行径,该如何去解释,手上完全是本能的在进行动作。

孙晓东满脸无奈,对于雪儿的话语只当是不在意,委屈可怜的模样说:“雪儿,你为何把事情做的这么绝情呢?我们之间没什么了,也没必要做的说如此无情无义,真是令人琢磨不透!”

雪儿漂亮脸蛋露出嘲讽笑,冷冰冰说:“孙晓东,你可知道,你以前比我做了有过之而不及呀,我只是不想跟你有任何的纠葛,麻烦你从我的眼前立刻消失,以后我们老死不相往来!如果你再来骚扰我,那么我见一次报一次警,如果觉得不合合理,可以到警察局,和警察叔叔聊一聊,我们之间的故事!”

孙晓东见雪儿软硬不吃,有些尴尬翻脸无情说:“雪儿,我真没想到你会变成这样的人,我们之间连一点点感情都没有了吗?”

喜欢雪儿淡淡的说:“哦,有句话叫什么来着?你对我来说只是熟悉的陌生人,起初我还是恨你的,现在连恨都没有了,孕妇家里进小偷被打流产谈何感情!离开你之后我才发现,我对你的感情完全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深!”

孙晓东听后深呼吸一口气自己都如此来求雪儿,居然得到这样的的答案,一时之间不知该怎么还口!

“这个动作,你感受一下……”陆阳把身子微微一塌,一个微妙的动作,但他整个人的气质陡然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表演一方面要求投入,但另一方面又要求模仿。而好的模仿,就是抓住时代和群体特征,并且夸张。”

“你在投入方面是满分,但模仿上……胡万是一个真正的二流子、流氓、恶霸狗腿子,这种人走路、伸手、一举一动一个指头,都不会是有板有眼的。”

“你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嘛!”陆阳来了一句台词,身体稍微上下摇晃了几下,面部表情痞痞的,但眼中又有凶光绽放。

活脱脱的一个小流氓。

倾城与妈妈对于刘鸿远的话语感到很是震惊,倾城很是淡然无奈的说:“刘鸿远,你要想清楚,这不是三五万的问题而是三五十万,别以后没事拿这个来埋汰我!”

刘鸿远很是认真的点了点头温和说:“我知道呀,所以说在和你商量,孕妇被小偷打肚子我们是两口子呀?”

倾城妈妈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满脸无奈说:“这,这怎么行呢?你们同意了,你的爸妈同意吗?毕竟他们还是有些意见的!我看还是算了吧!”

刘鸿远似乎是知道倾城妈妈的担忧,满脸笑意盈盈说:“妈,你别在意,等倾严有了女朋友,结了婚之后,我出了力,以后你一定会对我好的!妈,您放心吧,我爸妈那边我会说清楚!再说了钱是我赚来的,我要怎么分配我爸妈说不让话来!”

倾城听了刘鸿远的保证之后,满脸淡然的说:?妈,既然刘鸿远都这么说了,你就别担心了,我们就按刘鸿远所言做决定吧,反正现在给倾严买房子!等有了房子人家没人才会上门给弟弟说媒…“

倾城绝美脸蛋露出一抹淡淡的笑说:“刘鸿远,我希望你说到做到,做不到就别在这里说这些事情,我们在想其他办法!”

倾城漂亮脸蛋露出惭愧之色,有些无奈说:“妈,对不起,我不该这么早要孩子,我可以在工作几年,孕妇家中进贼流产陪着你和弟弟这样,你们的日子也许会好过一些,没想到会变成这样,是女儿不好,让你受委屈受累了!一点忙都帮不上,反而拖累你!”

倾城妈妈听后优雅淡然的说:“妈受什么累呀,只要你过得幸福有个好归宿,妈就放心了!虽然你和刘鸿远之间总是吵吵闹闹但是看得出刘鸿远对你很好的,别天天没事的总是给人脸色看!”

刘鸿远尴尬笑呵呵说:“妈。没事的!我也不觉得辛苦!倾城怎么样都好!”

倾城与刘鸿远都发现妈妈自从说完房子的事情以后,就一直紧锁眉头,愁眉苦脸的神情,吃饭也是心不在焉。

刘鸿远看着这情况满脸笑意淡淡的说:“倾城,这件事跟你商量一下,不知你同不同意!既然我们俩人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也不需要什么房子了!”

倾城听后一脸怒气,刘鸿远尴尬的说:“倾城,先别生气,听我把话说完!我的意思是我们晚几年再买,把钱抽出来给弟弟先把房子买了,让他成家立业,这样咱妈也放心了,你看怎么样?”

“刚才你炼丹的时候,是按照丹方顺序投入药材,其中有一些错误,这也是导致你最后失败的原因之一!”

林逸终于开始指点汤云圭炼丹。

让对方自己去摸索,固然能认识到错误,加深印象,但毫无疑问的会多走许多弯路。

师父的作用,就是引导弟子走在正确的道路上,避开没有意义的弯路!

汤云圭得了林逸的指点,一丝不苟的跟着做,炼丹过程顿时变得如同行云流水一般顺畅,竟是一点停顿都没有,很快就成功将这一炉丹药炼制成功,还都是等级成色不低的丹药!

虽然只是最低级的丹药,但初学乍练,就能有如此成绩,算是相当不赖了!

“师父!弟子成功了!弟子真的可以炼丹,成为一个真正的炼丹师了!”

汤云圭激动不已,差点就要跳起来欢呼了!

“真正的炼丹师?你还差得远呢!赶紧清理丹炉,继续炼丹!”

林逸面带微笑,嘴里却没有夸奖的意思,妥妥的严师模样:“这一次,你用天地灵火炼丹,各种火候,你自己要仔细体会变化,不能照搬刚才的过程!”